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上海汽车厂陆续复工分析人士:停工待料风险仍高

资料照:特斯拉上海工厂里生产的汽车。(2020年1月7日)

随著北京传出将4月20日定为上海解封日,全上海包括汽车等周边产业都积极准备复工。其中,特斯拉位于上海的超级工厂于4月19日宣布复工复产;中国汽车龙头的上海汽车集团(上汽)也于同日完成首台整车下线。对此,市场分析人士表示,上海诸多地区仍处于严密封控下,公路及海运也还有待恢复正常,因此,即便部分车厂恢复整车生产,短期内恐将面临库存零部件用尽,而必须停工待料的风险。

特斯拉、上汽陆续复工复产

特斯拉的上海超级工厂于4月18日召回八千名员工到岗后,隔日即宣布正式复工。据《新华社》4月19日引述该厂高级总监宋钢报道,特斯拉“将在接下来的三四天内逐渐进行产能爬坡,实现单班制满产。”

报道还称,特斯拉将在官方部门协助下,带动其上百家零部件供应商尽速复产。由于上海多数地区仍受封控,特斯拉新车将以“送车到家”、“在线远程问诊”等服务,确保消费者在疫情期间的购车、充电及售后服务等需求。

特斯拉上海超级工厂去年交付超过48万辆电动车,占该公司全球产量的51.7%。其上海超级工厂自3月中、下旬前后停产超过三周后,《财新网》引述申万宏源的研究估算,总损失产量达4.8万辆车。

另外,中国汽车龙头上汽集团也于4月19日宣布,其“临港乘用车工厂”已完成复工复产压力测试下的首辆整车下线。该测试旨在确保人员、供应链、物流保障及防疫措施等各方面皆符合复工条件。

位于上海周边的车厂一一复产无疑让中国吃紧的汽车产能松了口气。因为据上海《IT时报》估算,除了特斯拉上海厂停工期间损失4.8万辆的产能,约合140亿元人民币的价值外,上海的汽车产业也是该市重要的经济支柱之一,全中国每十辆车,就有一辆产自上海。

零部件备料不足车企忧供应链中断

然而,在喜迎复产的同时,特斯拉坦言,现有零部件的库存仅能满足一周的产能。换句话说,若一周后零部件供应不及,下游车厂恐又得停工待料。

对此,位于北京的商业顾问公司Sino Auto Insights董事总经理李图研判,就算上海疫情完全受控,全中国的汽车生产要恢复到2021年的水平,至少还要3个月的时间。

北京的商业顾问公司Sino Auto Insights董事总经理李图(照片提供:李图)

李图告诉美国之音:“如果总装厂还在运转,但没有零件进来,那你还是没办法生产汽车。还有其他问题像是仍被封闭管制的道路及高速公路,再进一步说,如果客户像上海一样被居家隔离,就没人买车,所以这不单是一个简单的解决方案。”

一位因议题敏感而不愿透露姓名的汽车零部件贸易商则更悲观,他告诉美国之音,目前上游供应商缺工缺料,零部件供应平均得等上四到六个月已经是业界的常态。

沪供应链敲警钟何小鹏:全国车企5月恐停工

早在李图之前,小鹏汽车创办人何小鹏4月14日就曾透过微博发文示警。他写道:“如果上海和周边的供应链企业还无法找到动态复工复产的方式,5月份可能中国所有的整车厂都要停工停产了。”

华为智能汽车事业群执行长余承东也于4月15日在微信朋友圈发文称:“如果上海不能复工复产,5月之后所有科技及工业产业涉及上海供应链的,都会全面停产,尤其是汽车产业。”

这些业者的警告并非危言耸听,因为从上海辐射到江浙的整个长三角地区不仅大型车企云集,规模以上的汽车零部件企业超过6000家,若算上小微企业,更多达2万家,堪称是汽车重镇。中国国家统计局的数据显示,长三角地区在全中国汽车产量的占比约为21.6%,若以汽车工业的增加值计算,占比则高达31.2%。

上海关键零部件供应全国七成市场

不仅上海产量惊人,全球零部件百强企业几乎都在长三角设厂,其中美商安波福(APTIV)生产的线束,也就是汽车电路的连接主体,占全国供货量的八成,德国博世(Bosch)研发的车身电子稳定系统(ESP)在中国的市占率则高达七成。

对于上海汽车产业“快撑不下去”的说法,中国汽车工业协会副秘书长陈士华4月19日在接受《中新社》等境内媒体采访时则略作缓颊说:“情况虽不见得会像何小鹏等人所预期的那么绝对,但确实可能出现大面积停产的现象。”

封控“一刀切”冲击海运及公路物流

分析人士说,供应链断供主要因为各省市“一刀切”的封控措施导致工人无法到岗、工厂被迫停工外,无数的货车司机也频遭高速公路匝道所设立的拦检点管控封闭,而滞留高速公路上“以车为家”,无法将货物送达。

不仅境内公路运输受阻,上海港也因封控而导致进出口作业大塞车。位于台北的政治大学经济系兼任教授林祖嘉说,上海封城期间,上海港因工人无法到岗而难以正常运作,导致出口货品严重塞车外,以电子零件为主的关键零组件也无法顺利进口。

台北的政治大学经济系兼任教授林祖嘉(照片提供:林祖嘉)

林祖嘉告诉美国之音:“上海封城以后,整个港都封了。在上海,甚至包含长春,还有武汉这些汽车厂,现在因为一些关键零组件的供料不足,所以汽车现在生产碰到很大的困扰,产生的影响比大家预期要大很多。”

刘鹤领军下令确保物流通畅

为了解决产业供应链难题,北京于4月18日举行“全国保障物流畅通促进产业链供应链稳定电视电话会议”,并由国务院副总理刘鹤下令部署十项重要举措,包括“足量发放全国统一通行证”,以及“核酸检测结果48小时内全国互认”,不得以等待核酸结果为由限制通行等。

此外,上海市经信委4月16日发布第一版的《上海市工业企业复工复产疫情防控指引》,要求在确保风险可控的前提下,有力、有序、有效推动企业复工复产,其中登上首批复工白名单的666家企业中,有249家跟汽车产业有关,超过三分之一。

疫下复工规定繁杂外企拒签“承诺书”

但有业者反应,中央下达的指引到了地方因严格的防疫流程而变得窒碍难行。例如,地方政府核准企业复工的前提是,员工所在小区要“楼栋七日阴,本人七日阴”,但全上海现在符合七天内未出现阳性感染者的小区或企业不到五成,工厂生产线凑不到半数员工出勤,根本也无法恢复生产。

多日来频传有企业人事主管带着相关文件要前往隔离中的小区“捞”出自家员工来上班,却遭到防疫人员严拒。多家有幸上榜“白名单”的企业,包括3M和美邦等,因此质疑官方把防疫责任转嫁给企业,更拒绝连署上海市政府发起的复工承诺书。

动态清零成KPI各地防疫难松手

位于台北的中华经济研究院第一研究所所长刘孟俊分析,防疫与经济是两难,难以兼顾。一旦中共中央继续坚持“动态清零”,防疫就成了各省市领导最重要的关键绩效指标(KPI)、甚至是一场政治运动,因此地方政府就算明知防疫过度会冲击到经济,但仍不敢冒险松绑,以免掉了自己的乌纱帽。

中华经济研究院大陆所所长刘孟俊

刘孟俊告诉美国之音:“这种政治运动使得(地方官员)就是经济先放一边,防疫先放在首位。”

位于香港的经济学者罗家聪认为,上海太过严苛的防疫制度,除了导致生产链断链外,相关人员离职或失业等人才流失问题,都将是难以弥补的经济难题。

罗家聪告诉美国之音:“这个经验在香港也常常见到,因为它太多人为而且随意的限制,所以表面上是可以复工了,实际上效率也不高,按理复工还有其他很多配套,比方交通、饮食什么都停的话,你教人家怎么去上班。”

根据中国汽车工业协会的统计,中国2021年的汽车生产与销售量分别达2600万辆以上,同比增长双双超过3%,不但打破了2018年以来连续三年的下降趋势,其中中国产新能源车更被视为产业亮点,全年销售超过350万辆。

2021年表现亮眼中国车企再遇挑战

按往例,4月份本该是北京车展百家争鸣的盛况,但在防疫挂帅下,北京车展已宣布延期。而上海去年车展的展场国家会展中心,更摇身一变,成了上海规模最大、可容纳5000张床位的方舱医院。

台北学者刘孟俊表示,中国房地产业2021年接连传出恒大等龙头企业违约爆雷的惨况后,外界原本高度期待,汽车产业能对中国经济产生强大的拉动作用,尤其上海跟长春更是仅次于广东,产量分列全国第二、三名的汽车制造业重镇,却不料因疫情而急踩刹车。

刘孟俊告诉美国之音:“现在对于房企的管控比较严,能带动中国的经济发展的,应该是汽车,像火车头工业,所以,汽车业对于中国而言是相当重要,中国几乎每个省、(就连经济增长)最差是甘肃跟海南,都有在生产汽车。”

以2020年武汉封城为鉴,生产线重启不代表就能开足马力投产,武汉汽车产业当时花了一个月才恢复正常产能。

放眼未来,分析人士认为,尽管中国新能源车市场因官方推动“双碳政策”而前景看好,但疫情反复,汽车市场也面临竞争加剧、原材料价格上涨及芯片供应持续短缺等难题,再加上,中国人口老龄化以及房地产债务风险等诸多利空因素,都将对中国车企带来业绩挑战。

责任编辑: 刘诗雨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421/17381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