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UN人权高专访华无果 新疆警察文件证中共罪行

2022年5月24日,德国学者、新疆人权问题专家郑国恩公布了一批来自新疆的机密照片和文件,佐证了中共罪行的存在。同一天,共产主义受难者纪念基金会发布这张未注明日期资料照,图中是被拘留在新疆某地拘留中心的伊力哈木‧伊斯梅尔。

5月28日,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巴切莱特(Michelle Bachelet)在结束了对中国新疆等地为期6天的访问后表示,她此行只是告诉北京政府,在制定反恐政策时要符合国际人权标准。

美国国务院对巴切莱特能否自由调查新疆人权现况不抱希望,24日更直指其在北京诸多限制下的新疆之行是“一个错误”。而北京当局始终否认其在新疆实施种族灭绝。

就在巴切莱特去中国的第二天,德国学者、新疆人权问题专家郑国恩(Adrian Zenz)公布了一批跟此有关的机密照片和文件,佐证了中共罪行的存在。

郑国恩取得的这批“新疆警察文件”(Xingjiang Police Files),是由匿名骇客从中共新疆喀什疏附县和伊犁州特克斯县公安局的电脑系统取得的,包含数千张被关押者的照片和文件,以及主要官员将少数民族视为危险的罪犯直白讲话。

文件中提到当时的自治区党委书记陈全国在2017年的一次内部讲话,下令守卫开枪射杀试图逃跑的任何人,并要求新疆官员严加控制宗教信仰者。

文件披露,新疆再教育营的守卫由配备军用突击步枪和狙击枪的特警部队负责,警察负责运送被拘留者,在运送过程中都要被戴黑头罩和手铐、脚镣。

“新疆警察文件”曝光的当天,美国国务院发言人普莱斯(Ned Price)表示,这样的迫害行为或得到北京当局最高层级的许可。

德国经济部长哈贝克(Robert Habeck)也对此表示,要改变与中共打交道的方式,将把人权放在更优先位置。

六四”领袖吾尔开希是维吾尔人。他在2020年台湾公视一个访谈节目中说,新疆集中营中关押了至少180万的维吾尔人。维吾尔人被关押的原因有:留胡子、不吃猪肉、不参加中共在斋戒月举办的活动、在公开场合没讲汉语等。

整个海外维吾尔人现在都不敢与家人联络,以保家人安全。吾尔开希的家人已经被监控超过30年,且被限制出境,他也34年未与父母见面了。

访谈节目主持人范琪斐说,集中营的女子牢房长7米、宽3米、高6米,塞了40人,睡眠时间4小时,要分两班,20人侧身睡、20人站着,睡两小时再起来换下一班睡。女性也要上5公斤脚镣,有些人还单手上手铐并连着脚镣。她们每天可以洗手洗脸不到1分钟,一个月洗冷水澡2分钟。

2019年,美国国务院发表的《2019国际宗教自由报告》中提到,美国政府估计新疆再教育营(集中营)中关押了超过100万的维吾尔族、哈萨克族、回族和其它少数族裔,还有一些维吾尔族的基督徒。这些人只因他们的宗教信仰和种族,或是使用WhatsApp社交软件就被失踪、被思想改造,遭受酷刑、身心虐待和性虐待,他们未经审判而被长期拘押,被强迫劳动,甚至被迫做绝育手术。

邻近的中亚国家几乎都有被关押在新疆再教育营的受害者,其中以哈萨克人最多,至今已有50万至70万人。哈萨克人权组织(Atajurt Kazakh Human Rights,AKHR)已搜集并记录超过3万宗受害人证词。

据《报导者》(The Reporter)报导,2017年11月,哈萨克公民叶尔哈利(Erhali)像往常一样到新疆霍尔果斯批货时,被中共警察拘捕,罪名是他去哈萨克(有出国记录)、信仰伊斯兰(有宗教信仰),手机下载WhatsApp。

叶尔哈利全家于2012年移民到哈萨克,他常到边境的霍尔果斯经济特区进货,到哈萨克贩售。中共警察未经审判就要他认罪,叶尔哈利不接受指控,就遭虐打、电击、不给饭吃等;警察拷打他时还想出“他妻子带头巾”罪行。

一旦进入集中营,囚禁者必须坦白自己有多少亲人、认识哪些“可疑对象”,交给官方进行下一波的搜索;接着是验血、打针,狱警说是为了预防感冒用。每个人需缴交学习费1,800人民币(约270美元)、打针费250人民币(约38美元)。

在15平方米的男牢房内,被关押者与尿桶和便桶共存,每一囚室关押20至25人以上。

叶尔哈利因其宗教信仰被列为“强管”对象,每天上课8小时,包括政治思想、习思想和唱红歌,若考核不过,将延长关押时间。上课时,老师在铁围栏外讲课、受教者坐在围栏内。

叶尔哈利亲眼看到法轮功学员、基督徒,甚至汉人被迫害,他想告诉世人,(中共)用集中营“去极端化”的政策是假的,只是在迫害无辜者。

另一位哈萨克受害者阿瓦尔汗(Gulzira Auelhan),出生于新疆伊犂哈萨克自治州。2014年与丈夫移民到哈萨克斯坦,2017年7月,到中国探望女儿时,被中共公安以户籍注册问题强行关押。

阿瓦尔汗每天上完洗脑班后,还必须写思想和学习汇报,要“歌颂(中共)党、新疆的美好日子,以及(在集中营)日子过得多好”,若不达标就得重写。

若有上级官员巡视或媒体到访,这些人都被警告不准说任何实话,即使官员要求一对一面谈,狱警还是随身跟着,记录每个字。

阿瓦尔汗经历了4个再教育营,遭关押15个月后,被强制送到伊宁县家纺服装工业园,强迫签一年的工作合同,月薪600元(约90美元),若拒签就送回再教育营。这些工人每天工作12小时(早上7点~晚上7点)后,还须接受一小时的“政治教育”,护照都被没收。

中共在国际社会强烈抗议后,新疆当局将部分再教育营改头换面变成廉价劳动工厂。

据自由亚洲电台2018年12月31日对新疆穆斯林廉价劳工的报导,女工面上月薪600元,实际到手只有300元(约45美元),新疆有许多这种拥有上千名廉价女工的工厂。

阿瓦尔汗在他先生和哈萨克人权组织(AKHR)的努力下,被强迫签了几份保密书后,2019年1月回到哈萨克,但她在合约工厂的工钱一毛钱也没拿到。新疆的“强制劳工”无异于中共早前创建的劳教所,只不过换了一个名称而已。

阿瓦尔汗说,关在集中营的人从17岁到80岁都有,她曾听一名警察对聋哑人士讲:“你们这些人聋哑,但你们的器官是完好的!”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专题部记者万平综合报导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30/175520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