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财经 > 正文

美联储加息将使中国经济增长放缓

美国央行加息将有利于抑制美国的通货膨胀,同时吸引外资远离中国。此举还会造成人民币贬值,并且增加中共及中资企业的外债支付成本。

2022年3月23日,中国上海陆家嘴金融区内空荡荡的大街。

美国央行加息将有利于抑制美国的通货膨胀,同时吸引外资远离中国。此举还会造成人民币贬值,并且增加中共及中资企业的外债支付成本。

为了对抗已经高达8.5%的通胀率,美联储在5月4日将利率上调了0.5个百分点。在此之前,美联储已在3月中旬将信贷基础利率上调了0.25个百分点,这是自2000年以来的首次加息。美联储主席杰罗姆‧鲍威尔(Jerome Powell)在5月4日的新闻发布会上表示,未来数月内可能会多次加息50个基点。

由于借贷成本增加,较高的利率通常会使过热的经济降温。随着信用卡和贷款的利率增加,人们趋向于减少借贷。同时,支付储蓄账户和存款证的利率上升,会鼓励人们将钱存在银行里而不是花掉。

而不利的一面则是,任何拥有可调利率抵押贷款或信用卡的人,都会受到成本上升的冲击。新屋和新车的销售量会下降,一般的消费者支出也会下降。新发行的债券将提供更高的利率,因此债券价格会下降。美国政府的借贷成本将增加,从而推高美国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

在全球范围内,包括中国,美国的加息将削减企业的利润,因为许多国际公司都以美元借贷。而另一方面,美元走强也会压低外国进口商品的价格,因此对美国消费者来说更具吸引力。

反过来,美国的商品出口则变得更加昂贵,因而海外对美国产品的需求将下降。更高的利率还会将海外投资吸引到美国,使其远离中国。这将削弱人民币,破坏其央行的货币政策

由于多种因素,中国经济一直在放缓。COVID-19疫情的前两年,封锁使消费者口袋里的钱变少了。乌克兰战争又让问题雪上加霜,带来了能源成本的膨胀、商品价格上涨、制造成本增加以及供应链的中断。

对上海等主要城市的持续封控,已经使中国经济降至2020年疫情开始以来的最低水平。制造业和出口增长放缓。3月份的非制造业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为48.4,到4月份时已经降至41.9。同样地,衡量非制造业经济的财新服务业采购经理人指数,也从3月份的42降至上月的36.2。

随着消费者需求的减少,中国的抵押贷款额下降,整体贷款总额也已降至五年最低点。银行4月提供的贷款数量大约是3月的一半。与此同时,影子银行业也受到了冲击。贷款额下降代表着消费者的悲观预期,人们宁愿持有现金,也不愿花钱或投资。因此,消费者支出也随之下降。

位于北京的中国人民银行(中央银行)总部。摄于2021年12月13日。 

中共领导人习近平依赖内需作为经济驱动力的计划没有奏效。彭博社5月13日报导称,预计中国人民银行将降息以鼓励借贷和消费。与此同时,商业票据、短期公司债务的利率已在上个月降至接近于零的水平。可问题是:它还能再降低多少呢?

预计,中国人民银行刺激经济的努力将提高中国债务与国民生产总值(GDP)的比率,该比率目前已经高达77%。由于政府的刺激措施,中国的M2增速(衡量货币供应量的最宽泛指标)从3月份的9.7%上升至4月底的10.5%。货币供应量的增加通常伴随着借贷的增加,但后者并没有发生。

香港,作为中国经济的重要组成部分,也将受到美国加息的沉重打击。港元自1997年开始就与美元挂钩。这种与美元挂钩的做法曾使港币保持稳定,但这也意味着香港央行将别无选择,只能在货币政策上追随美国的步伐。

与中国经济一样,香港的经济也在衰退。5月,香港2022年的经济增长预期被下调至1%到2%。利率上升将造成其经济进一步放缓。较高的利率预期将会首先影响购房者市场,随后在未来六个月内波及银行和其它行业。

同时,美国加息与随之而来的美元升值和人民币贬值,将使中共更难偿还其外债,而这些外债大多是美元债务。中国公司也将受到影响,因为中国大约四分之一的公司债务是美元债务。

惠誉评级已经将其对中国经济增长的预期,从4.8%下调至4.3%。这两个预期数字,都明显低于北京政府5.5%左右的增长目标。如果中国的封锁和美国的加息持续下去,中国经济的增长预期可能还会再次被下调。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在亚洲地区工作了二十余年。他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的中国工商管理硕士学位。身为知名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他为多家国际媒体撰稿。他还撰写了一批涉及中国经济议题的著作,包括《一带一路之外: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等。

原文:US Interest Rate Hike Slashes China Growth Outlook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英文大纪元专栏作家Antonio Graceffo撰文/姬承羲编译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531/1755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