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上海众多企业家开启软抵制 拒绝与中共体制合作

—数十位上海企业家躺平抗议 提出七大诉求

本台试图联系其中几位投资人,但他们以安全为由婉拒受访。邱家军转述一些企业家的心声,“现在的复工是上海市政府强制复工,要复工要有生产原料、要有工人,要有开销、给工资,才能复工。他们现在手里的钱没了,有个人说被剥夺了。有人就说,邱老师,我也想赚钱,但我手里没钱我怎么复工呢?”李先生近距离观察,这次上海的极端清零封控政策,是继美国对部分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以来,又一个将促使产业链移出中国的推力。

2022年6月1日,上海,戴着口罩的人们在中国宪法标志附近排队接受核酸检测。

封控六十多天的上海,在政府一声令下后要求全面复工复产,真实的情况是怎么样呢?一群上海企业家发表公开信,以"躺平、复工不复产"作为消极的抗议手段,拒绝与不合理的政治体制合作。他们还提出了要求政治改革的七大诉求。

上海企业家消极抗议:躺平、不复产

“从六月一日起,很多限制进一步取消,企业复工复产的审批制度取消......也就是六月一日以后就不存在企业复工复产白名单了。”疫情封控超过六十天后,上海市常务副市长吴清5月29日一声令下,让上海的企业两天后全面复工复产。

就在上海政府忙着营造“喜迎复工”的氛围时,5月30日,一封属名为“上海部分企业家与投资人”的公开信透露了一些基层不同的声音。

这封公开信以《躺平清零:复工不复产,静观二十大》为题,宣示要以复工不复产、裁撤部门、变卖资产、拓展海外市场、拒收“新冠”毕业生等方式,拒绝与不合理的政治体制合作。

公开信提出了七大诉求,包含要求政治体制改革;严惩疫情防控期间违法乱纪、罔顾民意的各级政府和基层官员;严惩僭权滥抓滥捕的执法、司法人员,整肃公检法队伍;释放、平反疫情期间为民发声或捍卫个人权益而遭受政治、司法迫害的公民;平反近年如“任志强案”、“孙大午案”等企业家的冤假错案,追回蒙冤企业家损失;释放、平反良心犯、思想犯、政治犯;确立私有财产权等。

“这些联署人都是中上阶层的企业家,这次(上海)封城让他们清醒过来了。”与发起这封公开信的上海企业家们保持联系的前上海同济大学副教授、现居美国的邱家军告诉本台,响应这封公开信的企业家目前有超过三十余人,他们所掌控的招工规模超过六十万人,影响的投资额达数亿人民币。邱家军说,这封公开信经过一个多礼拜的打磨,决定属名“上海部分企业家与投资人”发出。“他们觉得不能署名,谁属名谁就倒楣,这是很明显的,就可能人间蒸发了。”

上海于六月一日解除封锁状态,民众自凌晨即塞爆主要干道。外滩也涌入人群,享受得来不易的“自由”。不过上海还有区域未完全开放。而且民众仍需核酸证明才能进入许多公共场所。

封城两个月部分企业资金周转成问题

本台试图联系其中几位投资人,但他们以安全为由婉拒受访。邱家军转述一些企业家的心声,“现在的复工是上海市政府强制复工,要复工要有生产原料、要有工人,要有开销、给工资,才能复工。他们现在手里的钱没了,有个人说被剥夺了。有人就说,邱老师,我也想赚钱,但我手里没钱我怎么复工呢?”

上海市政府5月29日宣布出台了50条经济重振措施,包括全面复工复产、取消企业复工复产审批制、为企业提供更多税务优惠和雇佣补助等,以加速提振陷入低迷的经济。

不过,在上海经营汽车零配件工厂的企业主魏女士表示悲观,她告诉本台,封控两个多月来,她管理的两个工厂,六十多天光是维持宿舍员工的伙食、无法交货的成本、外包消杀公司的费用等基本开支就已经是很大的负担。现在政府突然宣布要复工,机器要重新运转、卡在港口的原物料要重新进入……她预估至少要三到四个月才能恢复原来的运转水平。

“复工复市整个供应链不可能是一步到位的,订单也要一段时间才会回来,至少三四个月吧!我们身边的中小企业主都非常惨,大企业一样也受影响……,出来这种公开信我觉得不意外,还写得很含蓄了吧。”魏女士说。

2022年6月1日解除封城后的上海外滩(美联社)

加速供应链外移

在广州经营鞋业相关工厂的李先生紧盯着上海的情况。他说作为中小企业主,对于政府政策只能消极配合,目前唯一能做的准备,就是请厨房多备一些伙食、干粮,以防突然清零封控到来,宿舍里的工人们没有饭吃。

李先生近距离观察,这次上海的极端清零封控政策,是继美国对部分中国产品加征关税以来,又一个将促使产业链移出中国的推力。以鞋厂为例,许多劳动力密集的组装厂已经移往越南、柬埔寨,在中国剩下皮料、楦头等零件厂。过去,鞋商可能在中国采购零件,运往东南亚组装;但中国封控打乱了供应链,鞋商开始询问如何在东南亚直接采购零件。

“在中国的采购除了关税以外,现在又加了一个清零,供应链的时间会很难掌握,因为你不知道什么时候会(封控)严重,你的原物料会延后,一延后你答应客人的交期很容易会达不到,这是加速供应链转移到东南亚的(原因)。”李先生说,“像我有个客人就是要出货的时候,那区突然是封控严重的区,物流没办法进出,他的交期整个被影响,从那以后他就要求在越南当地采购。”

“客人只要有吃到一次亏就会开始询问是否有(东南亚的)替代厂商。”李先生说,本来在中国的厂商已经在慢慢布局东南亚,现在看来外移的趋势会加速。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02/175653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