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还嫌敌人不够多?中共战狼外交又下一步臭棋

近日传出多起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争端,据日媒报道,中国拟将南海设为“内水”,越南外交部重申越方对南海的主权声索,呼吁在国际法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础上解决争端。菲律宾外交部长另透露,中菲联合探勘南海能源的会谈已完全终止。学者认为,中国在南海扩权将把东盟国家推向美国民主阵营。

2022年3月20日,在南中国海有争议的南沙群岛的人造永暑礁上的建筑物。

近日传出多起中国与东盟国家的争端,据日媒报道,中国拟将南海设为“内水”,越南外交部重申越方对南海的主权声索,呼吁在国际法及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基础上解决争端。菲律宾外交部长另透露,中菲联合探勘南海能源的会谈已完全终止。学者认为,中国在南海扩权将把东盟国家推向美国民主阵营。

台湾中央社援引日本《产经新闻》报道,中国政府拟将南海设为“内水”,日本对此向联合国大陆棚界线委员会(CLCS)提出异议。越南外交部发言人黎氏秋姮23日宣称,越南已在2020年3月30日向联合国递交的公函明确表态,依照国际法与1982年联合国海洋法公约(UNCLOS),“肯定越南对西沙和南沙群岛的主权,以及对南海相关海域的国家主权、主权权利和管辖权。”

而针对中国19日在西沙海域进行军演。黎氏秋姮指出,中国“严重侵犯越南对这个群岛的主权”,违背“南海共同行为宣言(DOC)”的精神,使局势复杂化。不利于中国与东盟(ASEAN)之间的“南海行为准则(COC)”当前谈判进程,越南坚决反对,要求中国不让类似行为再度发生。

台湾国际法学会副秘书长林廷辉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指出,中国采直线基线划设西沙群岛内部水域为“内水”,包含日本、美国等其他国家担心中国可能在南沙群岛,仿照他对西沙的划法,划设类似领海基线,进而主张整片南沙群岛内水域视为中国的“内水”,阻止他国行使无害通过或自由航行与自由飞越的权利。

林廷辉说,根据国际海洋法公约及中国国内法规定,一旦划为“内水”,各国船舶不分军舰、民用船舶,经过或通过这个海域,都要经过中国同意,这会影响各国在此的航行便利和权利。

林廷辉提到,美国奥巴马政府自2015年后,不断以军舰绕行西沙群岛水域,告诉中国这样的领海基线划法不对,不能主张为中国的“内水”,美国力劝及建议中国在西沙群岛,应回到正常基线、自然基线,简称低潮线法划设领海基线,就不会造成这一海域以直线基线所包覆形成“内水”。

中国在南海海域的人工岛上建设民用和军事设施。(美联社)

台湾国防安全研究院中共政军与作战概念研究所副研究员黄宗鼎,接受自由亚洲电台采访认为,日媒这则新闻报道应是误传,因为按中国最近一次、2021年8月向联合国大陆礁层委员会提的照会声明,最多只看见中国可能把南沙群岛视为中国的远海的群岛、在洋中的群岛。在这样的基础下,南沙群岛会拥有领海基线里的内水,领海基线以外十二浬则为领海、毗连区、专属经济海域等海洋权利声索范围。

资料图:2020年7月7日,日本自卫队训练舰与美军航母在南海联合训练

黄宗鼎指出,中国还没有、也不太可能会去把南海设定为领海基线以内的所谓“内水”的权利声索,因为这会非常严重。事实上南海有许多公海航道,“内水说”等于是主张一个封闭的南海,未经中国同意不得进入,这明显是对国际法的错误认知或误传。

保主权!菲律宾宣告终止与中国联合探勘南海能源会谈

综合媒体报道,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23日表示,2018年,中菲签署联合探勘能源合作备忘录(Memorandum of understanding),希望搁置主权争议,合作开发菲律宾在南海专属经济区(EEZ)的石油和天然气。但三年过去,探勘计划未能实现。反观中国在南海动作越来越多,包括片面宣布南海禁止捕鱼令、中国海警队持续骚扰甚至侵犯菲国海域管辖权,令杜特尔特政府相当不满。

洛钦23日宣布已遵照总统指示,如要以牺牲主权为代价,菲律宾无法达成开发离岸能源的目标,中菲两国联合探勘南海能源的会谈已经完全终止。

菲律宾外交部长洛钦(Teodoro Locsin)23日宣告终止与中国联合探勘南海能源会谈。(法新社图片)

林廷辉说,这显示杜特尔特亲中政策的失败,他2016年上台后,2018年跟中国商讨在南海进行中菲合作开发,但受宪法规定,菲律宾所有天然资源不能跟他国共享。最终因双方猜忌,或在价码和经济方面谈不拢而破局。

林廷辉分析,“六月底即将换新政府,菲律宾政府认知这情势,所以在以改变双方约定状态下,由旧政府处理比较不会给新政府负担、压力。接下来小马科斯政府在南海可能采取比较强硬作法,来力抗中国在南海对菲律宾权益的侵害。”

黄宗鼎也认为,杜特尔特政府卸任前,宣布停止中菲联合探勘南海能源的会谈,是对后任的小马科斯政权的尊重。问题比较大的是,小马科斯上台会怎么做?

黄宗鼎指出,有菲律宾人预判,巴拉望岛西侧海域早开采的malampaya气田大约会在2027年枯竭,更可能提前在2024、2025年小马科斯执政中后段,就会发生能源短缺的现实。本来杜特尔特已预见这个问题,且特别重视,希望以开采礼乐滩的sampaguita取代,如今计划破局,若届时malampaya枯竭,而新油田无法即时应对油气短缺的状况,这对菲律宾经济、内政将造成严重问题,因此小马科斯可能被迫在南海油气田开采时,对中国采取更强势的态度。

林廷辉提到,过去东盟国家以经济往来优先,不希望在中美选边站。但近年中国在南海扩权,杜特尔特亲中政权失败,让马来西亚、越南等东南亚国家了解,如果采取亲中政策不会有好结果和实际利益。近年中国在南海驱赶台菲合作研究科学调查船、对马来西亚油井、越南测量船进行骚扰,在西沙附近水域对越南船舶骚扰。中国的强硬作法,造成东南亚国家不安,而转向寻找美国、日本、澳大利亚的军事协助以抗衡中国是必然的。

责任编辑: 夏雨荷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625/176696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