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他让北约又爱又恨 连拜登也被算计

土耳其跟芬兰、瑞典之间长达数周的僵局告一段落,29日北约发表马德里峰会宣言,正式邀请芬瑞两国成为北约一分子。前一天,土芬瑞三国签署备忘录之后,土耳其随即“提醒”芬兰和瑞典要遵守协议,引渡33名库德族和“恐怖主义”相关人士。 艾尔段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跟美国总统拜登面对面谈话。马德里北约峰会前,艾尔段先是跟拜登通了电话;29日更如愿在峰会上跟拜登见面。两人会议前,拜登还感谢土耳其协助乌克兰和俄罗斯的谷物出口,并赞许艾尔段“做得很好”。 

土耳其总统艾尔段(右)和瑞典总理安德森(左)。(美联社)

土耳其跟芬兰、瑞典之间长达数周的僵局告一段落,29日北约发表马德里峰会宣言,正式邀请芬瑞两国成为北约一分子。前一天,土芬瑞三国签署备忘录之后,土耳其随即“提醒”芬兰和瑞典要遵守协议,引渡33名库德族和“恐怖主义”相关人士。

此协议遭到库德裔人士批评,但瑞典总理否认是为了加入北约而退让太多,欧美各国领袖亦普遍表态支持。

根据三方备忘录,芬兰和瑞典“反对任何形式的恐怖主义”,且“明确谴责所有在土耳其犯下攻击事件的恐怖组织”;除了不支持叙利亚库德人组成的人民保卫军(YPG)和库德民主联盟党(PYD),也不会提供协助给“葛兰恐怖组织”(FETO)。此外,两国亦重申认定库德族武装团体“库德工人党”(PKK)为“被禁止的恐怖组织”,并将强化合作以打击该团体的活动。

土耳其国营的安纳杜鲁新闻社(Anadolu Agency)曾于去年发表调查报导,称瑞典曾提供武器支援PKK;土国当局还指控芬兰和瑞典“窝藏”PKK和FETO相关人士。PKK主张库德人独立建国,早就是土耳其政府的眼中钉;至于FETO及其领袖、流亡美国的伊斯兰教士葛兰(Fethullah Gulen),则遭土国视为2016年爆发政变的背后主使者。

土耳其总统艾尔段出席北约峰会。(美联社)

土耳其真的“什么都得到”了吗?

如今土芬瑞三国达成协议,土国媒体将此事描绘成土耳其的“胜利”,认为“土耳其什么都得到了”;然而,对芬兰和瑞典而言,也未必等同于落了下风。

美联社引述欧洲外交关系协会(ECFR)学者艾丁塔斯巴斯(Asli Aydintasbas)观点,认为尽管瑞典和芬兰同意引渡库德“恐怖分子”,但还是有权依其国内法律程序,自行决定如何处理此事。艾丁塔斯巴斯指出,无论是土耳其还是瑞典,两方皆未“什么都有得到”,但外交和谈判的艺术本就如此。

艾尔段的算计:F-16战机和国内选举

华府非营利组织“中东民主计划”(Project on Middle East Democracy)学者塔希罗格鲁(Merve Tahiroglu)接受华盛顿邮报访问,主张土耳其总统艾尔段(Recep Tayyip Erdogan)打得一手如意算盘,想趁乌克兰危机,向北约要求让步,并提高自身在国际上的重要性,“证明自己是不容忽视的领导人”。

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指出,土耳其让北约相当头痛,但最近的地缘政治局势,却迫使北约不得不容忍土耳其。土耳其身处北约的东南翼,能充当俄国和西方之间的缓冲,又跟许多中东国家接壤,而且它的军力在北约内仅次于美国;上述种种因素,使土耳其在北约的价值前所未有地高。艾尔段深知这点,因此利用土耳其在北约中的一席之地,实现自身的国家利益。

土耳其总统艾尔段和美国总统拜登于西班牙马德里举行双边会谈。(美联社)

艾尔段其中一个目标,就是跟美国总统拜登面对面谈话。马德里北约峰会前,艾尔段先是跟拜登通了电话;29日更如愿在峰会上跟拜登见面。两人会议前,拜登还感谢土耳其协助乌克兰和俄罗斯的谷物出口,并赞许艾尔段“做得很好”。

美国F-16战隼战斗机。(取自美国海军)

近年来,美国和土耳其近年的关系称不上和睦;2019年土耳其执意购买俄罗斯的S-400地对空飞弹系统,因而遭美国制裁,之后还被美国踢出F-35匿踪战斗机的联合开发计划。

然而,美国政府29日公开表态,有意出售F-16军机给土耳其。美国助理国防部长瓦兰德(Celeste Wallander)表示,“完全支持”土耳其F-16军机的现代化计划。金融时报指出,土耳其曾向美国要求购买40架新的F-16战斗机,并希望获得新的零件设备,替其原有的80架战机进行升级;不过,任何F-16军售案仍需国会批准才有可能成真。

但F-16战机不是土耳其唯一的考量。眼看土耳其大选将于2023年6月登场,美国智库布鲁金斯研究所(Brookings Institution)学者基里什(Kemal Kirisci)主张,先前艾尔段之所以不愿意妥协,跟土耳其的国内政治有关;艾尔段诉诸民族主义和反西方情绪,背后主因之一就是为了转移民众对经济状况的关注,同时拉抬自己的民调表现。

美国智库德国马歇尔基金会(German Marshall Fund)4月的调查显示,有58.3%的土耳其人认为美国是对土耳其国家利益最大的威胁;62.4%则认为欧洲国家想分裂土耳其,正如过去瓜分鄂图曼帝国一样。

法国国际关系暨战略研究院(IRIS)学者利古雷侯兹(David Rigoulet-Roze)形容,艾尔段是“真正的政治动物”,在国际舞台上宛如一个“扑克牌玩家”,但他在国际上的表现皆是为了因应国内问题,并展现出他对掌握权力的渴望。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01/176977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