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叮咚:他,可能是下一个尹锡悦

作者:

2016年南海仲裁

由诸多岛屿组成的中型国家菲律宾的政权交接变得全球瞩目,完全仰赖于它作为西太平洋地理位置十分重要、外交关系十分复杂和领土争端十分敏感的关键国家,对于改变大国力量平衡具有重要战略意义。

在2016年,前总统杜特尔特从达沃市进入首都掌权之际,一宗南海仲裁案曾掀起轩然大波,从海洋主权到地缘政治,它们如何演变,国际舆论的目光都盯向这位个性特殊的新总统如何抉择。

杜特尔特用他的六年任期作出了回答:奉行高度现实主义的外交政策,改变了前任政府的亲美政策,大幅改善了与邻国原本趋于对抗的关系。作为一位务实的政治领袖,他把执政的重点放在国内的扫毒、经济建设、基础设施和民生问题上,乐于享受伙伴国家对其残酷禁毒政策的宽容以及对其致力于经济发展、基础设施建设和改善民生的全方位支持和援助,争取了数以百亿美元的资金和源源不断的项目,而不是迎合华盛顿的外交政策转型,站在对抗邻国的前线。

由于杜特尔特独特的个性、强硬的作风和务实的政策倾向带来了丰硕的施政成果,因此在离任之前,他成为菲律宾有史以来最受欢迎的总统,赢得高达75%的支持率和69%的信任率,将所有其他前任总统撇在身后。

这位总统执政作风务实,但并不脱离实际,更不愚蠢,在其担任总统的几乎所有时间里,他都在竭力为菲律宾争取利益,为此以颇有些傲骨之身甘于放低对外姿态,采取战略隐忍策略,搁置领土主权争端,换取了全面的经济支持,然而在明确不再寻求连任总统之后,他的政策突然发生了重大改变,特别是在外交政策、海洋主权和地缘政治方面。

中国的填海造岛

在他执政的最后一年前后,协同他的重要内阁同僚,积极推动改善与美国的条约同盟关系,菲美军事同盟关系实际进一步得到加强;重申海洋主权,并在一系列纠纷或冲突事件中鲜明地表达立场,采取行动,包括重新强调联合国机构作出的南海仲裁决议的权威性,直到宣布停止一项男孩联合能源项目的谈判,明确宣示,菲律宾无意以主权换取能源开发。

南海岛屿

换言之,在杜特尔特离开马尼拉之后,他在掌权之初所推动的搁置主权争议、寻求共同开发能源、促成南海和平、亲邻疏美策略等一系列政策全部予以推倒,从而为继任总统摆脱前任的政治包袱,创造了良好的条件。

与此相关的重大背景是,近一年半时间以来,美国拜登当局奉行联盟战略,加强了对马尼拉的外交攻势,取得了成效,在新旧政权交接的时刻,菲美关系回归正常轨道,朝着加强同盟的方向发展。

正因如此,新一届总统奉行何种外交政策,特别是如何处理大国关系变得很关键,从而使新总统就职典礼如同韩国新政权成立仪式一样变成了大国竞争的“舞台”。华府和邻国(中国)对韩菲都派出了同等规格的外交使团,(王岐山)出席新总统就职礼,竞争意味极为浓厚。

从尹锡悦政权来看,其继任后,韩国的外交政策已经发生了深刻变化,初步具体表现在大国平衡、朝鲜半岛以及与北约关系三个方面政策的矫正和发展上,表现出根本改变前任政府战略中立的倾向的趋势,在经贸、安全、外交等一系列政策领域转向华盛顿。

总体来看,以杜特尔特执政晚期表现为起点,以韩国新政府的政策态度转变为标志,印度-太平洋地区的政治和外交风向以及与其相关的战略生态正在生变。

在当前的大环境下,菲律宾的马科斯可能是下一个“尹锡悦”。值得关注。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亚欧视点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02/17702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