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追踪高超音速飞弹 美军对抗中俄的最新武器…

五角大楼正在制定一项新武器计划,以便在与中共和俄罗斯的竞争中获得优势。这个新武器就是:高空气球。

2014年12月15日,马里兰州阿伯丁试验场。“联合对陆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架网状传感器系统”(JLENS)人员正在监督一个浮空器的充气情况。(U.S. Army Photo/Ronald Sellinger via Getty Images)

五角大楼正在制定一项新武器计划,以便在与中共和俄罗斯的竞争中获得优势。这个新武器就是:高空气球。

据美国“政治家”网站(Politico)报导,这种将能够在6万至9万英尺(约合18200-27400米)处飞行的高空充气飞艇,将被添加到五角大楼的广泛监视网络之中,并将被用于追踪高超音速武器。

这个想法听上去可能很像科幻小说,但五角大楼的预算文件表明,这项新的技术正在从国防部的科研部门转向军事部门进行部署。

战略与国际研究中心(Center for Strategic and International Studies)国际安全项目高级研究员兼导弹防御项目主任汤姆·卡拉科(Tom Karako)对此表示:“高空或超高空平台,在长时间滞空方面的续航能力、机动性,以及对多种有效载荷的灵活性方面,都有很大的优势。”

五角大楼计划将继续投资这些项目,因为军方可以利用这种高空气球执行各种任务。

根据预算文件,在过去的两年里,五角大楼已经在该项目上花费了大约380万美元,并计划在2023财年再花费2710万美元,继续开展多项工作。

与此同时,五角大楼还正在开展自己的高超音速武器项目。尽管最新消息显示,于上周三(6月29日)进行的最新测试失败。

新的高空气球技术的一个亮点是,它可能有助于跟踪和阻止中国和俄罗斯正在开发的高超音速武器。

中共在去年8月测试了一枚可载核弹头的高超音速导弹,让五角大楼感到惊讶。这枚导弹以大约20多英里(约合30多公里)的距离与目标擦肩而过。

俄罗斯也正在加强其高超音速武器的研发,以应对美国从2002年《反弹道导弹条约》的退出。俄罗斯政府声称,在3月份对乌克兰的一次攻击中,它发射了一枚高超音速导弹。这标志着它首次在战斗中使用。

该新式热气球可能发挥作用的一种方式,就是在追踪导弹方面,对昂贵的卫星进行功能性增强。这款水滴形的高空气球,将可以收集复杂的数据,并使用人工智能算法进行导航。

隐藏在众目睽睽之下

多年来,国防部一直在使用高空气球和太阳能无人机进行收集数据方面的测试,以便为地面部队提供通信,并缓解卫星方面监控不足的问题。Politico在美国国防部预算论证文件中发现,五角大楼正在悄悄地将气球项目过渡到各军种,以帮助部队收集数据,并将信息传输给飞机。

在2019年,一个旨在定位毒贩的项目“秘密长驻平流层架构”(The Covert Long-Dwell Stratospheric Architecture,简称COLD STAR)曾被广泛报导。当时,作为演示的一部分,五角大楼从南达科他州发射了25个监视气球。

五角大楼向Politico证实,COLD STAR项目已经过渡到各部门。由于属于机密,国防部不便透露这项工作的细节。

另一项举措旨在将所有的技术联系在一起。五角大楼正在对此进行演练,以评估如何将高空气球和商业卫星结合在一起,发动被称为“杀伤链”(Kill Chain)的攻击。

卡拉科表示:“高空气球可以成为承载任何数量平台的‘卡车’,无论是通信和数据链节点、监视与侦察、跟踪空中和导弹威胁平台,甚至可以搭载各种武器。而且,它没有像卫星那样的可预测轨道。”

美国国防部还正在尝试为“平流层有效载荷”配备无人机和气球,来追踪地面上的移动目标,并提供通信和拦截电子信号。根据预算文件,其想法是最终将该技术过渡到陆军和美国特种作战司令部。

随着空军的侦察机退役,寻找其它追踪地面目标的方法,成为了五角大楼的优先事项。

不是普通的气球

雷文工业公司(Raven Industries,又译:乌鸦工业公司)的一个下属部门Raven Aerostar正在生产这种气球。雷文公司透露说,它包括一个飞行控制单元,由使用可再生太阳能电池板充电的电池来供电。Raven Aerostar公司的工程总监罗素·范德韦夫(Russell Van Der Werff)在接受采访时透露说,它们还有一个有效载荷电子包,以对飞行安全、导航和通信进行控制。

气流会使气球沿着所需的飞行路线漂浮,该公司能够利用不同的风速和风向将气球移动到目标区域。

范德韦夫说,但这还不是全部。Raven Aerostar还使用了一种专有的机器学习算法。它可以预测风向,并实时融合传入的传感器数据。

他还补充说,该公司拥有一个任务操作中心,每周七天、每天24小时都有训练有素的飞行工程师驻守,并采用了软件程序,来驾驶和监测其气球飞行队。

这种新式的高空气球,可以对传统侦察飞机和卫星所做的工作进行补充,而且平流层气球的建造和发射的成本和时间都很低。例如,发射和运行气球数周或数月的费用为数十万美元,而发射卫星或不间断运行飞机,所需的费用为数百万或数千万美元。

已不是第一次

早在20世纪50年代,美国国家航空航天局(NASA)就开始了放飞充满氦气的平流层气球的工作。而陆军近年来也在较低的高度上对这些系统进行了试验。

此外,私营部门也在对气球市场进行投资。在2017年的飓风玛丽亚过后,Alphabet在波多黎各部署了气球,为该地区提供移动通信。

2010年代中期,美国陆军投资了一个间谍飞艇项目。该项目被称为“联合对陆攻击巡航导弹防御高架网状传感器系统”,简称为“JLENS”。它最终于2017年被取消。

与高空气球不同,飞艇是拴系的,它被设计用于追踪船只、地面车辆、无人机和巡航导弹。而国防部现在使用的高空气球更小、更轻,可以比间谍飞艇飞得更高。

从2015年开始,美国陆军进行了为期三年的演习,以确定是否继续从雷神公司(Raytheon)购买JLENS飞艇。但在一次事故中,演习的飞艇从巴尔的摩(Baltimore)附近的停泊站挣脱,飞行了三个小时,最终在宾夕法尼亚州莫兰镇(Moreland Township)附近降落。

之后,美国陆军决定放弃该计划。JLENS的开发成本接近20亿美元,设计部署在美国中央司令部。

卡拉科说:“如果我们能成长起来,克服JLENS事件带来的困扰,那么飞艇、气球和高空气球的未来将会是很光明的。”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06/17720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