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中国版“N号房事件”最新内幕 举报猥亵女童上万案疑遭控评

署名“梁州Zz”博主钜细弥遗地揭露,收到读者投稿称,一个名叫“小白菜”、专门“诱捕”未成年少女的群组,在群里统称未成年少女叫“小白菜”。韩国N号房事件在中国上演,网友爆料称一个名为“秘密花园”的网站,存在大量关于猥亵女童乃至于性侵视频,引发热议,有网友爆料说这受害者通称“小白菜”,人数高达多达5万人。聊天室曝光后,部分受害女性组成志愿者在群里卧底搜集证据并向警方报案。尽管话题在微博引起大量讨论,网友们纷纷贴文指控微博压制热搜。

网友爆料称一个名为秘密花园的网站存在大量关于猥亵女童乃至于性侵视频

韩国N号房事件在中国上演,网友爆料称一个名为“秘密花园”的网站,存在大量关于猥亵女童乃至于性侵视频,引发热议,有网友爆料说这受害者通称“小白菜”,人数高达多达5万人。聊天室曝光后,部分受害女性组成志愿者在群里卧底搜集证据并向警方报案。尽管话题在微博引起大量讨论,网友们纷纷贴文指控微博压制热搜。

上周末,一位网友在网上发帖称,他在一个名为“秘密花园”的网站上,发现大量的儿童色情视频,随即向公安机关报警。事件曝光引起大量网友关注。

紧接着,署名“梁州Zz”博主钜细弥遗地揭露,收到读者投稿称,一个名叫“小白菜”、专门“诱捕”未成年少女的群组,在群里统称未成年少女叫“小白菜”。

署名“梁州Zz”揭露围猎“小白菜”未成年少女群组。(截图自网路)

群里的男性惯用手段,假扮成20岁出头的知心哥哥,给小白菜们换情头(情侣头像)、打语音、给100块钱左右的礼物令她们上钩,并在过程中“调教”让女孩拍私密照片、裸聊,并引诱出来见面。从所谓的“寻求猎物”,到“调教”、“捕获”,甚至见面“收网”的过程,全程图文直播。

以爱之名“围猎”中国“小白菜”未成年少女

“小白菜”群有人把手机里对话秀出来炫耀将会更新。(截图自网路)

今年1月,中国教育电视台就曾披露“N号房”的新闻,并以将近10分钟的追踪报道,在群里的网友受访时揭露更多的讯息表示,关注帐号的有5万多人,事发之后群里的数量依然有7千多人。“群里的人无时无刻在‘献祭’自己的女友、前女友、朋友、网友、甚至是陌生人乃至母亲,为陌生男子所意淫。他们把那些无辜的女生称为母狗、母猪等,那些词汇真的不堪入耳。”网友说。

最悲哀的是,举报里提到,群里达成共识“原生家庭越惨的女孩,越好骗。”有的小女孩常年生活在家暴的环境中离家出走。有12岁女孩父亲过世,年三十被奶奶赶出门。“女孩的悲惨遭遇,成了被恶魔利用的致命弱点。”吹哨人说“不缺爱的很难骗”。

“几万人浏览了我的私密照片,我感受到了极大的侮辱。”一名女孩对中国媒体《新京报》说出自己被害的经验。

另一名受害者梁飞指出,“300多张来自朋友圈的照片被盗走上传至不雅聊天室中,这些照片甚至被合成裸照肆意传播。”

“小白菜”群组对话各种引诱教战手册曝光。(截图自网路)

N号房会员制私密经济形成产业链

《新京报》记者调查发现,对年轻女性进行“围猎”,已经成为一条产业链。

台湾励馨基金会执行长纪惠容接受本台访问时指出,“N号房”是利用有些人对网络不熟悉,社交媒体交友过程是虚拟的,很多人无法分辨交往过程,被要求亲密的行为,最后就被控制。她解释,控制的过程是一种很幽微的,很多受害者不知不觉被控制,就很难脱身。“因为他掌握你的私密影片,很多人就很害怕,继续待在里面,可是待在里面继续被剥削。”纪惠容说。

除了被害人外,纪惠容提醒要看到需求面的问题,嫖客、或是性消费者在网路世界看起来好像是虚拟,但是又能约出来见面,有秘密经济让他们觉得好像很安全,就会扩展得很快。“事实上这件事情真的需要吹哨者去揭发,才可能曝光。这种会员制,好像有一个control(控制)的门,一定要有勇气,有吹哨者才可能被发现。”纪惠容补充说。

韩国N号房事件在中国上演网友质疑为何上不了热搜。(截图自微博)

数百万人关注为何微博压热搜?

在微博不少网友热心贴了好几个标签,例如#网友举报国内版n号房#、#网上存大量买卖未成年人不雅影像现象#、#中国n号房#、#中国版N号房里被围猎的女孩们等,希望能把新闻推上热搜。

许多网友反应,“这么骇人听闻的事情为什么要压?”“明白了…微博也是控制舆论的工具,只沉溺于欣欣向荣的虚假景象,对于恶的坏的、闭眼不看闭口不谈…”一位何安妮律师发帖称,“仅看标题,感受到了这严重挑战法律和伦理底线的程度,一旦查证属实,那么请严惩其背后的犯罪嫌疑人。”

相关举报一再传出,但是中国政府却置若罔闻。纪惠容以韩国处理模式举例,韩国的民意很强,逼得政府不得不面对,后来就一举破获,把主谋找到。她认为,这样压下来的结果,有可能让火苗继续延烧,不可能扑灭。“如果不民主、比较专制的社会,觉得这是丢脸、不想面对、想cover(掩护),或者甚至有政府官员牵涉在里面,可能一揭发让政府颜面丧失等。”纪惠容说。

《凤凰周刊》称,有网友已用短信报警,警方回复称,“短信报警内容已记录”。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720/177796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