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在衙内的世界,我们都只是二舅

作者:
大约是10多年前,我还在中国做调查记者的时候,接到任务去跟着一艘轮船出海巡航。等到了三亚才知道,原来这艘排水量近5000吨的巡逻船,仅仅是为了接来自北京的几个厅级官员去西沙群岛玩一天。原因是这个单位的老大,在中央党校进修期间,给同班同学许诺用大船接送他们玩西沙。一天一夜航行,仅油费20万人民币。船长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相当于一个人坐在船尾,每40秒就向海里扔一张百元大钞。

近日中国有两个网络舆论事件很热。一个是江西交通系统的官二代周劼朋友圈炫富坑爹坑大伯三伯,外加祸及官员若干,最后一地鸡毛;另一个是被官方力捧但炒著炒著就糊了的励志短视频鸡汤《二舅》。

周劼的事情版本很老套,大约就是一个财主家的学渣蠢儿子,混了一个职业学院,最后也能在家族的庇护下进入体制内工作,而他的那些学霸同学们,现在想进入他三伯掌管的交通设计院无门,他们的出路甚至是命运,都被他这样的学渣轻易的捏在了手心。

至于喝20万一斤的茶叶,抽150元一包并且还买不到的蓝利群,整天宴饮,谈笑必官宦、往来衙内……最后,一个看不惯他的朋友,将他的朋友圈截图,发到了网上。周家的大船,说翻就翻——至少目前,表面上。

当然,我们能想像得到,掌握多年实权的交通部门的高官,及其结交和培植的关系网最终也许会让事情不了了之,一切归于平静,等待下一个衙内重复周劼版本坑爹重现。

相比周劼这样的坑爹桥段,《二舅》则要高明得多。比如,二舅曾经是天才的少年,因为医疗事故成了残疾,到老了都没能办到残疾证,靠做木工养活自己和老母亲,以及为年轻的养女凑购房的首付……

作者、一个前历史老师,现专门的自媒体人把自己二舅苦难的生活娓娓道来,润物细无声地给这个66岁还在照顾88岁老母亲的残疾人,披上一件官方和民间都能喜闻乐见的正能量的外衣,美其名曰“二舅努力把一手烂牌都打出精彩”。于是,观众撒一把同情的眼泪,欣慰地发现原来自己并不是最惨的人、官方又盖上了励志正能量的认证标签,作者收割由此带来的高流量,各取所需,皆大欢喜。

但我看完视频,除了悲哀,还是悲哀。

悲剧,就是把美好的东西毁灭给人看。但在中国的网络社会,悲剧,从来也都是收割流量的利器,前提是官方如果放行的话。

比如杨改兰铁链女,这些活生生的悲剧,如果在正常社会里,这些网络事件的第一作者是有可能获得普立兹新闻奖的。但在党国的剪刀下,《二舅》能被放行,大约是剪刀们认为,这样的励志视频帮忙不添乱。

当然,这只是他们的一厢情愿。随着官媒《人民日报》的力推,留言下清一色的骂声。比如,消费苦难、盛世蝼蚁等等。当犀利的评论直刺事情的本质后,《二舅》的麻烦也就来了。视频作者拒绝了所有的采访,二舅和姥姥被接出村躲避,俗称,又炒糊了。

其实我很想知道,二舅是否看到过周劼的朋友圈。

他是否知道,当他用毕生做木工赚来的钱去给养女凑首付的时候,周劼已经轻松坐拥6套住房两套门面。其中,还不包括那些还不登记在自己和直系亲属名下的财产。

至于20万一斤的茶叶、周副省长的香烟、欧米茄、LV,我不知道二舅是不是知道,但我基本敢肯定二舅未必敢买。

这是两个完全不相容的世界。周衙内纸醉金迷、二舅挣扎求生,互不打扰。各自安好?但客观地说,周衙内虚荣的炫富坑爹,其实也真还不在党国,甚至是江西地方的核心利益圈内。中国官场的人际关系,讲究的是对等。我也亲身领教过一次什么叫晒资源和实力。

大约是10多年前,我还在中国做调查记者的时候,接到任务去跟着一艘轮船出海巡航。等到了三亚才知道,原来这艘排水量近5000吨的巡逻船,仅仅是为了接来自北京的几个厅级官员去西沙群岛玩一天。原因是这个单位的老大,在中央党校进修期间,给同班同学许诺用大船接送他们玩西沙。

一天一夜航行,仅油费20万人民币。船长用了一个形象的比喻——相当于一个人坐在船尾,每40秒就向海里扔一张百元大钞。

那一天,我沉默了。因为我惊讶地发现,即便是我已经当了近10年调查记者,在铁肩担道义、妙手著文章的神龛下自我安慰了10年,却依然对中国社会,特别是权力场的基本生态一无所知。我何尝不是那个稍大号的二舅?

在衙内们的眼里,“率土之滨,莫非二舅!”当二舅多了,衙内,才成其为衙内。

(以上评论纯属作者个人观点,并不代表本台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801/178337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