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资深记者:美国将军对中共超限战的解读

斯伯丁在唐纳德‧川普总统任期开始时担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武官。他后来转到白宫,在那里担任战略规划高级主任。在2018年离开政府后,他决心帮助美国人了解中共对西方的战争,并揭露“中共努力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导者的主要蓝图”。根据斯伯丁的说法,1999年由两名人民解放军上校乔良和王湘穗撰写的一本名为“超限战”的小册子中概述了这一关键理论。

退役美国空军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摄于华盛顿,2019年5月29日

中国共产党正在与美国交战,尽管我们的大部分政治和军事领导都没有看到这一点。根据美国退役准将罗伯特‧斯伯丁(Robert Spalding)的说法,这是因为他们没有接受过培训,无法理解中共如何结合其经济、军事、外交、技术和通信能力,对我们这个主要敌人发动“超限战”。

在EpochTV最新一集的“越过目标直播”(Over the Target Live)节目中,我与斯伯丁讨论了为什么美国很难理解中共威胁的性质和程度。

“我必须训练自己去观察这些模式,因为这是一种完全不同的思维方式,我们(美国人)的大脑无法理解中共和中国军队的政治战争的水平。他们就是这样被教导的。我学到的是这是一种不同类型的战争。”这位曾驾驶过B-2隐形轰炸机的退役空军军官说。

斯伯丁说,研究中共政治战争需要“理解战争的新背景,这种背景实际上更多地与情感和心理、以及对宣传的控制有关。”

斯伯丁在唐纳德‧川普总统任期开始时担任美国驻北京大使馆的武官。他后来转到白宫,在那里担任战略规划高级主任。在2018年离开政府后,他决心帮助美国人了解中共对西方的战争,并揭露“中共努力取代美国成为世界经济、政治和意识形态领导者的主要蓝图”。

根据斯伯丁的说法,1999年由两名人民解放军上校乔良和王湘穗撰写的一本名为“超限战”的小册子中概述了这一关键理论。在斯伯丁最近出版的《没有规则的战争》(War Without Rules)一书中,他解读了这本艰涩、冗繁,且晦涩的中共文本。这些文本讲述了北京政权对美国无所不用其极的斗争手段。

斯伯丁解释说,作者们制定的战略是为了应对1996年的台湾海峡危机。

“那段时间(比尔‧克林顿总统)向台湾海峡派遣了两艘航空母舰,因为中共正在向海峡发射导弹,克林顿希望他们打消这个念头。”斯伯丁在采访中说。

由于中共面临着“一台不可思议的战争机器”,乔良和王湘穗“的任务是提出一个对付一个非常强大的美国的理论”。

他们得出的关键结论是避免与美国发生直接的军事冲突。相反,中共利用了美国和其它西方民主国家所提供的工具,如贸易和经济关系,以及他们可以利用的国际机构,为他们带来好处。作者们认为,全球化和互联网提供的庞大信息平台将进一步推动中共的战争工具。

正如斯伯丁在《没有规则的战争》中所写的那样,超限战使用“一切手段,包括武力或非武力、军事和非军事手段,以及致命和非致命手段,迫使敌人接受符合自己利益的条件。”斯伯丁写道,在超限战中,唯一的规则就是“没有规则”。

迄今为止,中共最成功的战役是利用COVID-19病毒。在《没有规则的战争》一书中,斯伯丁区分了“中共在实验室里设计了COVID-19作为生物武器”的猜测和“不那么极端但被证实的情况:中共利用一场突发危机来推进自己的利益并伤害其对手”。

“如果你了解超限战的本质”,斯伯丁在接受“越过目标直播”采访时说,“你可以看到他们在用冠状病毒做什么。病毒不是关键,关键是中共能够利用病毒来产生恐惧,……由于中共与西方的联系,他们能够利用这些联系来向(西方社会)输出恐惧。”

为了传播恐惧,中共利用了世界卫生组织(WHO)等机构。据报导,该组织的总干事谭德塞受到中共的影响。斯伯丁说,当中共首次实施疫情封锁时,世界卫生组织“说这是前所未有的。这不是我们大流行协议的一部分”。

然后,该组织改了口风,这似乎是由它与中共的关系所引导的。斯伯丁说,世界卫生组织后来声称“封锁阻止了病毒的散播”,因此,这鼓励了自由世界的其它国家也基本上接受了封锁政策。

斯伯丁谈到了伦敦帝国理工学院开发的疫情预测模型。该模型从根本上夸大了COVID-19的危险,之后又引发了一系列赞扬中共封锁的研究。斯伯丁说,通过各种中共机构,北京“一直在向伦敦帝国理工学院支付数千万美元,习近平本人于2015年曾访问过伦敦帝国理工学院”。

利用西方机构作为政治战争的工具来传播恐惧,中共塑造了最终会摧毁经济、社区、家庭和生活的决策。此外,西方官员采用的策略,比如封锁、对挑战COVID官方说法的医学观点进行广泛的新闻和社交媒体审查,以及强制注射疫苗,这些都侵犯了作为西方社会基石的自由。

而这正是中共政治战争运动的重点——破坏西方作为自由捍卫者的地位。根据斯伯丁的说法,北京“正在与民主原则交战”。

“他们看到……自由的理念是对中国共产党的生存威胁”,他说,“他们一直担心他们的人民可能会被这些自由原则唤醒。因此,他们尽一切努力使人民与西方隔绝。但确保他们长期生存的真正方法是确保西方不再是民主国家。”

美国和其它西方民主国家如何保护自己的原则和人民,使其免受极权主义政权的侵害?这个政权如何利用其掌握的任何工具——包括我们为和平目的而开发的工具——对我们进行围攻?

这个问题由于以下事实而变得更加复杂:西方统治阶级的大部分人已经被中共对我们的超限战所影响,或者更糟糕的是,他们自愿在这场战争中与中共合作。

作者简介:

李‧史密斯(Lee Smith)是一位资深记者,他的作品发表在“Real Clear Investigations”网站、“联邦党人”(the Federalist)网站和《平板电脑》(Tablet)在线杂志上。他是《永久政变》(The Permanent Coup)和《阴谋反对总统》(The Plot Against the President)的作者。

原文“The Chinese Communist Party Is at War With America”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的观点,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的立场。

责任编辑: 江一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0916/1803624.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