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王友群:中共解体可能在极短时间内发生

中共二十大已结束。二十大报告罕见地91处提到“安全”二字。这表明:中共已经意识到它的统治已经很不安全了,必须全力保安全。但是,笔者认为,历史的发展可能与中共的主观意志相反,中共的解体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极短时间内发生。

江泽民家族被认为是中共第一贪家族。(大纪元合成图)

中共二十大已结束。二十大报告罕见地91处提到“安全”二字。这表明:中共已经意识到它的统治已经很不安全了,必须全力保安全。

但是,笔者认为,历史的发展可能与中共的主观意志相反,中共的解体可能出乎很多人的意料在极短时间内发生,主要理由有五:

第一,中共二十大打破太多常规引发全方位不满。

中共二十大是文革结束以来打破常规最多的一次党代表大会,突出表现在:

(1)打破党魁连任纪录。

文革结束至今的46年,有六位中共党魁——华国锋胡耀邦赵紫阳、江泽民、胡锦涛习近平。习是唯一一个在三次党代会上获得连任的中共党魁。

(2)打破“七上八下”规矩。

此前中共有一个不成文的正、副国级领导人“七上八下”的规矩,即党代会召开当年,年满67岁者,仍可继任或新任;年满68岁者,必须退休。2002年中共十六大,2007年中共十七大,2012中共十八大,基本遵循了这个规矩。

二十大上,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克强、汪洋,都未满67岁,但都退下了。72岁的张又侠连任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69岁的王毅“当选”政治局委员。

(3)打破派系平衡。

从毛泽东时代到邓小平时代到江泽民时代,中共最高层都有一个派系平衡问题,即便毛泽东想一家独大,也会搞几个其他派系的人点缀和平衡一下。

但是,在中共二十大上,从政治局常委到政治局委员,习派一家独大;泛江派剩下王沪宁赵乐际两人。

已退休10年、79岁高龄的前中共党魁胡锦涛,在闭幕会中途被架出会场,中共元老派受到重大打击。“团派”全部被清零。59岁、已连任两届政治局委员的胡春华,没能留任政治局委员。太子党、官二代无一个新人进入政治局。

(4)打破任职资历。

二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李强,预计明年3月接任国务院总理。但李强没有在中央、国家机关任职的经历,没有当过中共中央、国务院所属委、部、局、办的第一把手,也没有当过国务院副总理、国务委员。

新任常委丁薛祥预计明年3月接任国务院副总理,但丁薛祥既没有当过任何一个省、自治区、直辖市的党政一把手,也没有当过中办主任以外的其他中央、国家机关的第一把手。

李书磊、何卫东,此前既不是中央委员,也不是候补中央委员,二十大却直升政治局委员。李书磊拿笔,任中宣部长;何卫东拿枪,任军委副主席。

(5)无女性政治局委员。

2002至2017年,十六大、十七大、十八大、十九大,都有一名女性政治局委员,分别是吴仪、刘延东(十七届、十八届)、孙春兰。1997年,十五大虽然没有女性政治局委员,但吴仪当选政治局候补委员。

中共二十大没有女性政治局委员,打破了过去20年的惯例。

(6)中央书记处三人警察出身。

二十届中央书记处书记七名书记中,有三个警察出身,分别是陈文清、刘金国、王小洪。陈文清此前任国家安全部长、总警监;刘金国在公安系统工作几十年,曾任公安部副部长、副总警监;王小洪在公安系统工作38年,现任公安部长、总警监。有人戏称未来五年,将是“警察治党”。

(7)安全部长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

此前的三任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孟建柱、郭声琨,都是由公安部长升任。中共建政至二十大前,无安全部长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先例。陈文清是安全部长升任中央政法委书记的第一人。

(8)没有较年轻的潜在接班人。

二十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李强(1959年生)、蔡奇(1955年生)、李希(1956年生),五年后将分别达到68岁、72岁、71岁,都到了退休年龄。只有丁薛祥(1962年生)五年后65岁,可能留任。

但是,按照过去接班人的政治履历——当过政治局常委、国家副主席、中央书记处书记、中央军委副主席、中央党校校长等来看,丁的政治履历太过单薄,接班的可能性较小。

习的这些超常规安排,基本上是一种“任人唯习”的安排,这使得二十届中共核心领导集体基础薄弱(代表性太窄)、脆弱(刚有余、柔缺乏)、虚弱(有丰富治国理政经验的人才少),能够进入政治局和政治局常委会的人,主要靠与习个人的关系。

这样的安排,表面上习派大胜,习可以大权独揽,“定于一尊”,但可能引发元老派、太子党、官二代、团派、以及其他派系、社会精英的反对,只能靠高压维持。

高压手段一旦失控,可能因为一件小事,触发从上到下的连锁反应,导致中共解体。

第二,民怨已达到爆发的临界点。

标志性的事件是,二十大召开前三天,10月13日,有人在北京市海淀区四通桥上打出反习标语:“不要核酸要吃饭,不要封锁要自由,不要谎言要尊严,不要文革要改革,不要领袖要选票,不做奴才做公民”,“罢工罢课罢免独裁国贼习近平”。

上述标语可能反映了许多人的看法。挂标语的人明知这么做会有什么后果,他却义无反顾地这么做了,说明他早已将生死置之度外。

老子在《道德经》中讲:“民不畏死,奈何以死惧之。”当老百姓连死都不怕,敢跟中共玩命时,中共确实危矣。

二十大后,民怨的爆发将集中表现在以下三方面:

(1)极端的“清零”政策导致的民怨。

2020年大瘟疫从武汉爆发以来,中共对疫情一直采取极端的“清零”政策,严重打乱亿万中国人民正常的生产、生活秩序,由此引发的各种灾难,在一些地方,甚至比疫情本身更严重,从最底层的老百姓到中产阶级,怨声载道。

BBC报导,自3月以来,中国已有152个地级市遭部分或全面封锁,影响人口超过2.8亿,其中114个城市是在二十大临近的8月以来被封锁的。

目前,疫情在中国大陆仍呈遍地开花之势。各种极端的“清零”举措产生的次生灾害,如食物短缺,看病延误导致的死亡,企业减产、破产,外资撤离,大量人员失业等,将进一步加剧官民对立。

(2)中共当政73年来对各阶层民众镇压积累的民怨。

包括毛泽东当政时杀害8000多万中国人积累的民怨;邓小平下令“六四”屠杀积累的民怨;江泽民卖国、淫乱、腐败、制造无数冤假错案积累的民怨;当今中共对基督徒、新疆人、香港人、西藏人、公共知识分子、民营企业家、金融难民、退伍老兵、失业工人、失地农民、上访民众、公民记者、维权律师等的持续镇压积累的民怨等。

这些民怨,就像火山的岩浆一样,在地底下奔涌了73年,已接近最后喷发的时刻。换言之,当今的中共正坐在一座民怨沸腾的火山口上。一个突发事件,就可能导致火山喷发。

(3)1999年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积累的民怨。

之以所以将这一条单列,是因为这是文革结束以来持续时间最长(23年多年)、波及范围最广(全球)、涉及人数最多(上亿人)、使用手段最邪(活摘器官)、在国内外导致的后果最严重(2020年从武汉蔓延全球、数亿人感染、数百万人死亡的大瘟疫,与这场迫害有直接关系)的人权大灾难。

其中最邪恶的是,是由江泽民下令实施的大规模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被称为“这个星球上前所未有的罪恶”。

23年多来到底有多少法轮轮功学员被杀害,很难有确切的统计数字。

2016年6月22日,加拿大著名律师大卫-麦塔斯、加拿大前亚太国务卿大卫·乔高、美国资深调查记者伊森·葛特曼,联合发布“中共活摘人体器官的调查报告”显示,2000年至2016年,中国器官移植数量可能高达150万例,器官的主要来源是法轮功学员。

这是上世纪30年代希特勒屠杀犹太人以来又一场天怒人怨的大屠杀。

第三,中共已成为全世界最腐败的党。

习当政十年查办的副省部级以上高官及其他中管干部达570多人。

头五年,习查办了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郭伯雄,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薄熙来,原中共政治局委员、重庆市委书记孙政才,原全国政协副主席、中央办公厅主任令计划等。

近五年,习查办了原公安部副部长孙力军,原公安副部长、司法部长傅政华,原公安部副部长、国家安全部纪委书记刘彦平,原公安部副部长、国际刑警组织主席孟宏伟,原上海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龚道安,原重庆市副市长、公安局长邓恢林,原江苏省委常委、政法委书记王立科,原山西省副省长、公安厅长刘新云等。

近五年,习查办的地方上的腐败分子,辽宁省公安厅的四任厅长、五位副厅长很有代表性,其中包括原辽宁省人大党组书记、公安厅长李峰,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李文喜,原辽宁省政协副主席、公安厅长薛恒,原辽宁省副省长、公安厅长王大伟,原辽宁公安厅副厅长白月先、周朝东、杨耀威、刘家铎、刘乐国等。

习当政十年查办的亿元以上贪官,据笔者初步统计,至少112个,中共亿元贪官数量之多,堪称世界第一。

前中共独裁者江泽民家族,被认为是中共第一贪家族。江泽民之子江绵恒,一边升官,一边经商,升官、发财两不误。江泽民之孙、江绵恒之子江志成,则充分利用江家权势,在国内外“闷声发大财”。

2018年2月15日,逃亡美国的中国亿万富豪郭文贵爆料:江泽民家族是世界首富,江家在海内外持有的现金和资产,合计超过5,000亿美元(约4万亿人民币)。

十八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王岐山,是习头五年反腐打虎的总操盘手。但是,跟随王岐山几十年的大秘、原中央巡视组组长董宏,也是严重腐败分子。董宏因受贿4.6亿元被判死缓。王岐山的另一个秘书、原招商银行行长田惠宇,也是严重腐败分子,已于10月26日被逮捕。

十九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赵乐际,是习近五年反腐打虎的总操盘手。赵担任陕西省委书记时,他手下的一大帮官员都是严重腐败分子,包括他当时的副手、继他之后任陕西省委书记的赵正永,他当时的大秘、原陕西省委秘书长魏民洲等。赵乐际本人涉秦岭违建别墅案、陕西千亿矿权案、最高法院法官王林清案、青海非法采矿案等一系列大案。

自上世纪90年代江泽民以“贪腐治国”以来,中共的腐败之癌恶性发展,至今已到了几乎无官不贪的地步。一个腐败分子倒下了,千万个腐败分子马上被“复制”出来了。

第四,更多中国民众走向觉醒。

2004年11月大纪元发表系列社论《九评共产党》,通过对中共历史的追根溯源,将中共假、恶、斗、反天、反地、反人类、反神佛的本质昭告天下。

从此,全球兴起一个退出中共党、团、队大潮。据大纪元退党网站统计,至今已有4亿多中国人“三退”。

4亿多中国人“三退”,是苏联东欧各国共产党政权垮台以来最伟大的一场精神觉醒运动。

随着有关中共本质的真相广传,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包括许多外国人,都已经认识到:中共是全世界杀人最多的党,全世界最大的卖国党,全世界破坏传统文化最邪的党,全世界最大的国家恐怖主义党,全世界最腐败的党;中共的终极目的,不仅要毁掉中华民族,而且要毁灭全人类。

与手上沾满中国人民鲜血的中共彻底决裂,不做马列子孙,做回炎黄子孙,正成为越来越多明白真相的中国人民的选择。

波澜壮阔的“三退”大潮正从根本上摧毁中共的统治基础。

中共二十大之后,随着中共经济、政治、文化、社会危机的全面加深,相信会有更多中国人加入“三退”大潮,为自己、为家人、为子孙选择一个光明、美好的未来。

第五,国际社会围堵中共将加速。

2018年中美贸易战爆发以来,以美国为首的自由世界,从经济、政治、科技、外交、军事、金融、人权、宗教、反间谍、反中共代理人、香港、新疆、台湾、西藏、意识形态等各个领域,一次又一次掀起围堵中共的浪潮。

8月9日,拜登政府通过《2022年芯片与科技法案》,切断中共芯片产业所需的高端设备与技术。10月13日,美国商务部将对华芯片出口限制扩展到禁止芯片人才流向中共。

这是美国对中共最新、最全面、最严厉的芯片出口限制。这也是美国对中共最强有力的科技战、经济战、贸易战、人才战、在“人力物力财力”上拖垮中共的消耗战。

10月24日,中共二十届一中全会结束的第二天,美国公布了一份中共火箭军内部人事结构与全国基地部署坐标的详细报告,对中共火箭军上至最高指挥层、下至炊事班人员的整个火箭军组织结构进行大曝光。报告对火箭军各部队番号、驻扎地址、部队主要功能、各基地坐标,以及火箭军各部门主要负责人的照片、姓名、相互间的工作关系等,都一一标明并加以说明。

言外之意,有关中共火箭军的重大情报,尽在美国掌控中,美国既可先发制中共,也可后发制中共。

美国总统拜登至少三次公开表示会保卫台湾。中共二十大前,10月12日,白宫发布《美国国家安全战略》;二十大后,10月27日,五角大楼发布《美国国防战略》,这两大战略,针对中共可能升级对台军事行动的意图明显。

美国正在组建一个包括美、英、法、德、意、日、加拿大“七国集团”,美、日、印、澳“四方机制”,澳、英、美联盟,美、英、澳、加拿大、新西兰“五眼联盟”,印太经济架构,美国与欧盟,以美国为首的北约,加上包括日、韩、澳、新西兰在内的“小北约”等多层次的围堵中共机制。

可以预见,中共二十大之后,随着中共对内对外“假、恶、斗”的不断加剧,国际围堵中共将随之加速。

结语

9月28日,美国前国务卿蓬佩奥在台湾出席世界台商联合总会年会时说,当年他在西德靠近东德的边境服役过。就在他离开东德边境两周后,发生了欧洲的自由浪潮,柏林墙倒下,苏联恐怖统治的铁幕也很快倒下。

蓬佩奥特别指出,当时没有人想到这一天会这么快到来,但是,当世界努力让自由壮大时,苏联垮台就突如其来地发生了。“我相信同样的情况很快也会发生在中国,那一天到来时,我们可能都不会料到,但可能比任何人的想像都要快。”

笔者认同蓬佩奥的说法。中共这艘破船早已千疮百孔,八面漏风。中共的解体,很可能如蓬佩奥所说,比许多人的想像都要快。

大纪元首发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01/182404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