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颜纯钩:动态清零,习近平来到十字路口

作者:
动态清零对中共的好处是,维护习近平“一尊”的英明形象,吹嘘“中国解决方案”,展示中共政权无远勿届的管控能力;动态清零的坏处是,打击濒危的经济,招致民间抗争,政府疲于奔命,消耗国家财政,最终必然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 但要中共放弃社会主义大方向,只怕比登天还难,中共势与社会主义共存亡,中国人被中共绑架了,也只有与社会主义共存亡。幸亏,中共会死,中国人是不会死的,中共死后中国人还在,社会主义死了中国人还在,问题只是中共死得快不快而已。

除非中共放弃一党独裁的体制,否则中共国与全世界、与时代潮流都是无法和解。(美联社)

中共二十大后,外交动作频频,向外释出某种和解姿态,经济上鼓励私企,挽救房地产,放松动态清零,有舆论甚至认为习近平永久执政后,又准备走回改革开放之路了。

事情当然没有那么简单,改革不改革,开放不开放,不是基于习近平能不能永续掌权,而是决定于中共的终极目标。

中共“江山”观念根深蒂固,红一代打下江山,红后代要永远坐下去,利益不可分沾,政权不可动摇。政治路线之选择,只服从权力稳固这个终极目标,其馀都只是花招和手段。

二十大后内政外交有松动迹象,是面对现实权衡利弊之后,发觉天天在倒自己米,再搞下去经济要死,人民要反,政权要垮。

本来,若奥密克隆(Omicron)没有变种,病毒毒性强,重症与死亡率高,动态清零尚有一点作用,因为同等条件下,民主国家不可能采取同样违反人权的社会管控措施,只能在疫苗和药物上下功夫,被动抵抗病毒的攻击。

但奥密克降变种了,轻症多,死亡率比流感还要低,民主国家便因利乘便,采取与病毒共存的政策,社会恢复正常。与此同时,中共的动态清零政策便显得极之“戆居”,等于几个游兵散勇在城外叫嚣,满城的人都要半夜爬起来备战一样。

动态清零对中共的好处是,维护习近平“一尊”的英明形象,吹嘘“中国解决方案”,展示中共政权无远勿届的管控能力;动态清零的坏处是,打击濒危的经济,招致民间抗争,政府疲于奔命,消耗国家财政,最终必然影响中共政权的稳定。

要不要放松动态清零,习近平举棋不定,他的性格就是不肯认输。一旦取消清零政策,即证明三年来的动态清零搞错了,不但搞错,而且错得很“戆居”。此外,一旦放松了,病毒长驱直入,到时全国各省市大爆发,政府束手无策,最丢脸的也还是他自己。

二十大后,刚把门开一条缝,又碰上广东重庆大爆发,这个关口若全面放松,等于制造一个不设防的国度,病毒全面反扑,攻城略地,把全国搞得人仰马翻,到时要收又收不回来,不收又会死得很难看,所以刚一放松,看看势头不对,又赶紧把门关死。

三年来严格实行动态清零,中国人打疫苗的比率不高,疫苗有效性成疑,染疫人数少,普遍人群没有抗体,又没有特效药治疗染疫病人,更不甘心进口外国的疫苗与特效药,因此松也是死,紧也是死。

人家西方民主国家好端端地与病毒共存了,只剩下中共国还在与病毒挣扎,不但挣扎,而且挣扎得很难看,是放松好还是清零好,中国没有人知道,习近平也不知道。唯一可以做的,就是走一步看一步,松一松又紧一紧,然后看看有什么事情发生。

现在形势便是,习近平走到一个十字路口,往左看好像有地雷,往右看好像有陷阱,往左走一步赶紧收住脚,往右走一步又只好退回来,他站在十字路口,担天望地,还一副不可一世的样子。

岂只是动态清零,中共所有内政外交,都在这种担天望地进退维谷的状态中。经济不救已经不行了,但要救经济,又要国进民退,全面管控,两种政策互相打架。回归社会主义经济一定死,不回归社会主义又保不住政权,于是只有在集体经济与市场经济这个十字路口,向左走一步,又向右走一步`,来来回回折腾自己,折腾到最后,还是得个橘。

出尽吃奶力气要救房市也一样,房市不救,拖垮整体经济,拖垮中共政权,但房市体量那么大,杯水车薪等于白做,于是又把金融系统搭进去。房市的问题不是钱的问题,比如一个人要饿死了,给他吃一餐饭不能救他,要让他米缸里有米,让他自己种出粮食,要让他能买种子肥料。房市低迷是果,经济低迷才是因,现在是实在没招了,所以拿钱来出气。

回归社会主义的大方向错了,再多小修小补的临时措施都是白搭。正如一时对外示好,不能解决中西价值对立的根本冲突一样。中共今日的处境,不是政策的错,是国策的错,除非中共放弃一党独裁的体制,否则中共国与全世界、与时代潮流都是无法和解的,与中国人民也是无法和解的。

但要中共放弃社会主义大方向,只怕比登天还难,中共势与社会主义共存亡,中国人被中共绑架了,也只有与社会主义共存亡。幸亏,中共会死,中国人是不会死的,中共死后中国人还在,社会主义死了中国人还在,问题只是中共死得快不快而已。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上报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126/183457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