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江泽民下达“杀无赦”密令之后…

2022年11月30日,中共官宣江泽民死亡。现居美国纽约的法轮功学员王建民、现居美国加州的法轮功学员王联苏,曾经和参加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关押在一起,见证了他们在狱中所遭受的酷刑和种种折磨。江泽民死了的当天,他们接受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回顾了那段坚难的岁月和难忘的经历。

2019年10月1日,中共前国家主席江泽民(右二)在北京天安门广场参加完纪念中共建政70周年的阅兵式后,被架著离开。

吉林省四平监狱。大约2009年年底的一天半夜,室外气温大概零下二十七八摄氏度。

年约60岁的王联苏突然从监舍的床上翻身下床,快步朝厕所方向走去。“法轮功囚犯”在这里上厕所,要经过监舍里犯人的记录、走廊里记录、厕所里记录三道手续,而王联苏属于特例。在长春市公安局地下秘密审讯室,王联苏因下体受到电棍电击,落下了憋不住尿的毛病。因此,狱方允许他上厕所不用像其他人那样需要作三次记录。

不过,一想到厕所墙壁上厚厚的冰,王联苏不由自主地打了个冷颤。为了省煤,监狱的厕所没安暖气。王联苏原是长春的一家军工厂的工程师,做机床设计工作,对长度、厚度很敏感。据他之前的目测,监狱厕所墙壁结的冰大概15厘米那么厚;水槽子的冻冰,大概1厘米那么厚。

可再怎么冷,也得解决“内急”的问题。等到他急急走到厕所门口,却被眼前的一幕惊呆了——长条的小便池上,一个男子穿着一条内裤光着身子趴在那里,两个犯人站在他身后一盆一盆地往他身上浇凉水。趴在那里的人,嘴里不由自主地发出“啊–啊—啊—”的呻吟声……

王联苏一看,“那不是梁振兴吗?我一看(他的)后背,印象太深了——几乎没有好的地方,背全都烂了,几乎没有完整的皮肤,全是电棍电烂的(伤)疤……”

梁振兴,是吉林省长春电视真相插播的发起人和主要协调人。2002年3月5日晚,长春上百万人通过电视看到了是《自焚还是骗局》、《法轮大法洪传世界》等法轮功真相片;距离长春市约150公里的松原市,大概有十几万人看到法轮功真相。这就是震惊中外的长春电视插播事件。

中共党魁江泽民当年震怒,密令对于长春插播事件参与者“杀无赦”,并下令调动军队,全城戒严大搜捕。吉林警方非法抓捕了五千多名长春法轮功学员和近400名松原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在插播前夕被捕,非法判刑19年,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时年46岁。

2022年11月30日,中共官宣江泽民死亡。现居美国纽约的法轮功学员王建民、现居美国加州的法轮功学员王联苏,曾经和参加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梁振兴、刘成军关押在一起,见证了他们在狱中所遭受的酷刑和种种折磨。江泽民死了的当天,他们接受大纪元记者电话采访,回顾了那段坚难的岁月和难忘的经历。

为何电视插播

现居纽约的法轮功学员王建民,当年和梁振兴在长春儿童公园一个法轮功炼功点上炼功。

王建民回忆,“他(梁振兴)总是笑咪咪的,有些自然卷的头发。早上炼完功,我们不急于上班的很多同修留下来,有时他也是其中的一个,就在炼功点上沟通交流,那是迫害发生前非常美好的一段回忆。记得他那时生活条件很好,在一个房地产公司工作,义务把房子拿来当做学法点,以供大家学法交流。”

法轮功1992年由创始人李洪志先生首次在长春传出,包括五套功法动作,由于祛病健身效果神奇,很快传遍中国大江南北。当时的神州大地各处出现难得一见的祥和风景:早间,音乐悠扬,人们在一起静静地炼功;傍晚,书声朗朗,他们在一起学法——诵读法轮功主要书籍《转法轮》。李洪志先生在《转法轮》这本书中揭示“真、善、忍”是宇宙最高特性,指导修炼者按“真、善、忍”的原则做一个好人和更好的人。

王建民表示,梁振兴1995年末和他一起参加大连的法轮功修炼心得交流会,两人并肩而坐。“当听到同修感人的交流时,我看到他眼中闪闪的泪光。”

梁振兴(明慧网

1998年5月15日,国家体育总局领导赴长春视察法轮功学员炼功情况,这是当天学员炼功场景。“法轮大法”、“李洪志师父传功讲法六周年”的横幅特别醒目。(明慧网)

梁振兴从事房地产工作,是一位水暖工程师,修炼法轮功后身心巨变。据明慧网报导,九十年代,梁振兴已经拥有几十万元个人资产、两部轿车,过着优越的生活,由于常人社会大染缸的污染,他也沾染了一些恶习,致使家庭不和、面临破裂。修炼法轮功后,梁振兴改掉了恶习,戒掉了恶习,家庭和睦了,生活清静简单、幸福快乐。

然而,梁振兴一家平静而快乐的生活,很快在1999年被打破。

中共公安部内统计,1999年前,法轮功学员人数达7千万~1亿人。1999年7月,江泽民不顾中共政治局其他六个常委的反对,下令镇压法轮功。电视、报纸、广播电台,一哄而上,铺天盖地谎言污蔑,配合江泽民发动的这场迫害。

大陆千千万万学员被迫前往当地省政府上访、到北京上访;在上访无门的情况下,他们又被迫走向北京天安门广场,喊出了“法轮大法好”的心声。

梁振兴也是其中之一。1999年7月22日,梁振兴和当地其他很多法轮功学员一样,自发到吉林省委信访办说明修炼法轮功利国利民的情况,无果。1999年8月、9月,梁振兴到北京上访,遭到非法劳教。

据明慧网的不完全统计,2000年至2001年间,大约有10万到15万法轮功学员走上了北京天安门广场。美国CNN电视报导说:“他们一个接一个小组地出现,拿着横幅、标志或口号……警察很快把抗议者抓起来带走。但是不久在另一个角落,另一群人又站了起来。”与此同时,加拿大、美国、澳大利亚等世界各国纷纷谴责江泽民迫害法轮功。

美国华府知名非政府机构“自由之家”发布报告说,“在1999年镇压后,当看到法轮功修炼者没有因为政府命令而停止修炼,共产党2001年开始强化打压。从1月份开始,新一轮的妖魔化宣传充斥媒体⋯⋯”

“自由之家”所指的这场“新一轮的妖魔化宣传”,即是在江泽民授意下所炮制的“天安门自焚”伪案。

2001年1月23日中国黄历大年除夕,中共声称五位法轮功学员在天安门广场自焚,煽动广大民众对法轮功的仇恨。“天安门自焚”案,被国际社会公认是一场世纪骗局。2001年8月14日,“国际教育发展组织”在联合国会议上,就“天安门自焚事件”发表强烈谴责,认为这是中共当局嫁祸法轮功的“国家恐怖主义行径”。

2001年1月23日大年三十,天安门广场发生震惊世界的自焚伪案。中共喉舌第一时间报导此案诬陷法轮功,但是漏洞百出。(网络图)

2001年1月23日,中共江、罗政治流氓集团在天安门导演了震惊世界的“自焚”伪案,用来构陷法轮功,煽动仇恨,为继续迫害法轮功制造舆论借口。整个“自焚”伪案漏洞百出,在世界上成为展示中共邪恶、无耻的事件。图为中共先后披露的三个“王进东”,根本不是同一个人。(大纪元资料图)

“天安门自焚”伪案发生时,梁振兴因上访被关押在长春市苇子沟劳教所。明慧网报导,劳教所过完年就召集劳教人员和法轮功学员强制收看中共中央电视台诬蔑法轮功的节目。梁振兴当场高喊“法轮大法是正法”。

从劳教所出来后,因为申诉无门,梁振兴经常和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向普通民众讲真相。他们想了各种办法,比如用气球放真相条幅,真相喇叭等等。

2001年秋,梁振兴了解到可以利用有线电视网络插播真相,就把自己的积蓄拿出来,凑了一万多元,和长春当地的其他法轮功学员一起做电视插播试验。

试验进行到最后之际,梁振兴在2002年2月27日接到电话赶到单位上班,被早已在那里布置好的市公安局十多个便衣警察绑架。但是,在严刑拷问下,梁振兴没有透露任何有关电视插播的信息。

其他参与插播试验的长春法轮功学员,顶着巨大的压力,决定继续下去。王建民回忆,因为3月6日长春南关区法院要非法庭审法轮功学员,所以。电视插播的主要协调人之一刘成军决定在3月5日晚行动。

2002年3月5日晚8时左右,吉林省长春市以及松原市有线电视频道,成功插播了法轮功真相片,震惊国际。

长春、松原全城搜捕

插播之后,长春全城戒严。军队、公安警察出动,全城大搜捕。

王建民并未参加插播,但因为迫害,当时流离失所在松原市。他回忆当时的情形时说,“松原出城的各个路口设安检,警察直接上大客车盘查旅客。大街上的便衣警擦,盯着大高个。”因为在松原作电视插播的法轮功学员刘成军是一米八的大高个。

“当时,警察挨家挨户搜,搜出租屋。你家来了陌生人,一定要报告。”他表示,当时不愿开门的,警察就叫把手伸出来,看有没有伤痕。因为刘成军当时以修电的名义,进入电视台;后来插播时,手在现场割破了。

王建民说,“我就没地方住。后来想到之前被抓、被劳教的同修,因为他们人已经抓走了,所以,现在去他(她)们家里最安全。”但是人家家人并不修炼法轮功。住了一个晚上,第二天就撵他走。

刘成军一开始在松原租房住,后来躲在他姨父家屋外的柴垛里。

3月23日半夜1点多,二十余辆警车包围了刘成军所藏身的前郭县深井子乡七棵树村山后屯,其中7辆车包围了刘成军的姨父家。

包围后,警察向刘成军藏身的柴垛纵火。随着火势越来越大,刘成军不得不从里面钻了出来。

松原市警察李伯武(音)当时往刘成军腿上连开两枪,并骂道:“这回我看你往哪跑!”

刘成军被抓后,被非法判刑19年。长春电视插播事件中,多人被判重刑,是1999年中共迫害法轮功以来被非法判刑最重的。

王联苏在吉林监狱首次见到梁振兴

2002年11月,梁振兴被送到吉林监狱迫害。插播事件后,王联苏第一次看到梁振兴也是在这里。

在吉林监狱,法轮功学员每人都有专人看管,每次去洗手间都有人跟着。梁振兴是两个“包夹”犯人跟着,王联苏是一个犯人跟着。

看管王联苏的犯人,听过法轮功真相,就告诉他:那人是搞电视技术插播的主要发起人,叫梁振兴。

在吉林监狱,王联苏和梁振兴之间不能说话,只是见面点点头,互相用眼神去鼓励鼓励,“他(梁)一见到我,就笑呵呵的。实际他经常挨打。”

王联苏听说,梁振兴几次被拉到“死人床”上。

酷刑演示:死人床(明慧网)

2003年10月末,梁振兴等法轮功学员被吉林监狱拉去“死人床”迫害。酷刑折磨分三阶段:

第一阶段是将人四肢固定在床上。

第二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向四个方向用力抻。

第三阶段是将人四肢捆绑后将人腾空,再在人的身下放一卷被子后向四个方向用力抻,再往下压。

上刑回来后,梁振兴人就变了样。王联苏看到他瘦得厉害。

2004年2月23日,王联苏被转到吉林省四平监狱。2005年,梁振兴也转到了那里。

“四平监狱实际上是吉林省所有监狱里最邪恶的一个。他们(狱警)张嘴就是骂人,满嘴脏话,随手就打人,抬脚就踢人。”王联苏说。

梁振兴转到四平监狱后,被关在教育监区。一次,王联苏去教育监区门口打电话时,看到梁振兴了。“他看见我时点点头,我们之间没有说话,因为他在走廊铁门里边,我在铁门外边,有十几米的距离。我们相对笑一笑。”

“记得(梁振兴)左后脑袋那个脑骨是塌进去的。好像是棒子打的,大概一英寸粗的凹陷,圆的。”

2006年7月,四平监狱所有被关押的法轮功学员被集中到一起,关到5个房间里,每个房间大概关押12个法轮功学员。两个犯人看管一个法轮功学员,他们叫包夹。所以,每个房间大概36个人。这样,王联苏经常能见到梁振兴。

王联苏介绍,四平监狱对不转化的法轮功学员的迫害主要体现在三个方面:一个是写“五书”(强迫放弃修炼法轮功);二是电棍电击;三是拳脚暴打。也有背铐、捏睾丸等其它酷刑。

“梁振兴几乎每天都挨打。(犯人)拿着塑料鞋底子抽梁振兴的脸,啪啪地抽,就像‘玩’似的,没事就打。”

梁振兴的床头,总坐着一个人,24小时不离开人,三班倒。并且,晚上睡觉的时候,他的一只胳膊始终被手铐铐在床板中间的铁栏杆上。

大冬天里半夜,有时犯人把梁振兴拽出来,梁只穿一个内裤,两个人给他拖到厕所,泼凉水。

四平监狱教育监区的监区长叫尹首东,因为非常邪恶,犯人给他起了个绰号,叫“尹老邪”。

“尹老邪”找王联苏谈话时时常提到:“你们这些法轮功啊,梁振兴是最有钢的。”

8根电棍同时电击肉电糊了

“尹老邪”向王联苏透露了梁振兴被电击的情况:4个警察,每人手里两个最大号的电棍,大概能有45厘米那么长,全充满电,一共8个电棍。警察往地上泼上水,把梁振兴脸朝下按到地,踩着他的四肢,往他后背、脑袋电击,8个电棍一起往上电。

“8个电棍,(电得)都没电了,梁振兴一声都不吭。把他拽起来,他那后背呀,全是血呀,肉烧糊了,和衣服都沾上了。”

王联苏自己遭受到电棍电击,所以,感同身受。

他说,“就是一个电棍触到人身上,那个人躺在地上,(电得)都让人不自觉地抽搐到都能把人电得弹起来,电击的力量都那么大!8个电棍都充足了电,同时地上泼上水。(电得)直冒烟,肉都糊了。(人)挺著都很难的。我的下体都电烂了。地上再泼上水和不泼水是不一样的。”

为了抗议迫害,梁振兴有一次绝食了162天。在此期间,四平监狱给他强行灌食。

图为法轮功学员演示被强制灌食(酷刑演示)(明慧网)

灌食的管子插了162天没拔出来

“尹老邪”跟王联苏谈话时,也讲到了强行灌食的这段内情:

给梁振兴灌食的管,一般应该一个月换一次,时间长了,那个灌食的塑料管在胃酸里就腐蚀了、硬化了。

“管子从鼻子插进去到胃里,天天给他灌食,结果管子用了162天。”

在医学上,灌食是为了挽救无法正常进食人的生命。可是,在中共监狱里,“强制灌食”是一种残忍的酷刑,随时有致人死亡的可能。

据明慧网2015年初的一份不完全统计,在被迫害致死的黑龙江法轮功学员中至少有112人遭受过多次灌食酷刑折磨,至少有32人在强行灌食迫害中被夺去生命。

“尹老邪”告诉王联苏:“医院往外拽管子时,管子已经硬化,都勾在了胃里面了。”

“没办法,就给送到了四平的中心医院。医院的意思是要做手术拿出来,因为管子已经拿不出来了。管子在胃里那么弯著,时间一长,管子都硬了。”

“‘尹老邪’说,不用做手术,还花那么多钱,就这样硬给拽出来的。”

“那医院大夫说,那这样是拽不出来的,只能手术才能拿出来的。手术就要住一段时间院的,那要每天付住院费用的,就这样给硬拽出来了。”

“他(尹老邪)还亲口和我说:‘拽管子的时候,我看到他(梁)的腿、胳膊都直颤抖……”

王联苏最后一次见梁振兴

王联苏最后一次见到梁振兴,是2010年梁被转到公主岭监狱之前。

“我的印象挺深的。他当时走不了路了,就是两个人驾着,脚在地上那么拖着。他好像有一点意识,有时候会往前迈两步,有时就跟不上,就那么来回拖着。”

“(用)我们东北的话说,就是脱相了,不像梁振兴了。整个就是一个骷髅头,皮包骨头,全身几乎没肉了,就是一把骨头了。”

2010年元旦,梁振兴又被转到公主岭监狱;2010年5月1日,被迫害致死。

王联苏后来也被转到公主岭监狱,他从一个警察那里打听到梁振兴的死讯,“听说他好像一直就关在小号里,直接就死在小号里了。”

刘成军被吉林监狱迫害致死

参加电视插播的刘成军2002年10月被非法判刑19年后送往吉林监狱。据明慧网报道,刘成军的姐姐刘璐在控告江泽民书中表示,刘成军在吉林监狱一大队遭到严重迫害:犯人用很厚的床板猛击刘成军,他的臀部被打得肿得很高,血渗透了内衣,脱不下来,木板被打折了几根。犯人贾玉彪还用腰带抽打刘成军的脸、眼睛,使他的眼睛全都充血。

每天早四五点钟,六个犯人就把刘成军拉到铺下,按着他,用木板立起来狠命的砍他的后背。

王建民被抓后也被关入吉林监狱,后和刘成军被非法关押在同一个监区,并且是同一个监舍。

王建民回忆说,“刘成军被五六个重刑犯用很厚的床板子打得皮开肉绽也不吭一声。”“(被打得)血粘在裤子上,屁股肿得老高。”

同监的老犯对刘成军佩服得五体头地。一个外号叫玻璃球子的犯人跟王建民说,刘成军有钢,意思是说他非常刚强。

刘成军也告诉了王建民自己的一些经历:上老虎凳、在“死人床”上固定五十多天……各种刑具都上过了。

2003年10月,刘成军被关到吉林监狱五大队。为了抵制迫害,刘成军绝食抗议,犯人用三至五公分厚的木板往死里打他。10月14日,家人去见他还很好,可一周后的10月20日,吉林监狱来电话说人不行了。刘成军被送到吉林市中心医院,医院下了病危通知。

在吉林中心医院时,刘成军吃力地告诉家人,他每天都被毒打。最后,他被折磨得骨瘦如柴,心脏、肾脏重度衰竭,咽喉部重度感染,两腿残疾。

刘成军还艰难地用手指著一个看护他的犯人,告诉家人说:“他,端屎、端尿。我走了,你们要善待他,救度他。”

在场的每一个人都被感动了,泪水夺眶而出,那个护犯眼里也噙满了泪水,说:“没什么,我应该的。”

2003年12月26日凌晨4点,经过21个月的炼狱摧残,刘成军离开了人世,年仅32岁。

刘成军临死时,鼻孔、耳朵、大腿根的血管都在流血,整个后背也都是淤血。

在参与长春电视插播的18名法轮功学员中,刘成军、梁振兴、雷明、侯明凯、刘海波等至少7人被迫害致死。插播者中超过10人被非法判刑4至20年。他们之中至今还有不少人仍在狱中煎熬⋯⋯

参与长春插播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从左至右依次为:刘成军、梁振兴、侯明凯、雷明、刘海波。(明慧网)

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纪念碑前举行烛光夜悼,悼念被中共迫害致死的法轮功学员。(大纪元)

对江泽民的罪恶追查到底

王建民说,“江泽民死了,但是这场迫害还没有结束,这场迫害的机制还在运作著、迫害的机器还在运转着。”

“江泽民是(这场迫害的)罪魁祸首。他是发起这场空前绝后的迫害的始作俑者。”他说,“我们清算江泽民本人,还有他背后所代表的势力。虽然他死去了,但是他背后的这种邪恶的力量还在运作著。所以,我们将追查到底。”

就江泽民之死,法轮大法信息中心发言人张而平12月1日告诉大纪元,“由于江泽民对法轮功学员的暴行政策,他生前在18个国家被指控犯下反人类罪、群体灭绝罪及酷刑罪。在中国大陆境内,便有数十万法轮功学员实名起诉江泽民。江泽民对法轮功和中国民众犯下的各种罪行迟早会被清算的。”

“天网恢恢,疏而不漏。黑暗即将过去,中国正处在历史转折时刻。我们要求中共当局立即停止迫害法轮功,并警告那些还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政府部门和工作人员应该认清时局,悬崖勒马,弃暗投明,站在历史和正义的一方。”

“我们呼吁善良的中国人民和国际社会与中共划清界线,抵制中共的这场没有人性的迫害,捍卫人类社会赖以生存的‘真、善、忍’普世价值。”

“我们坚信,一个没有中共的新中国即将到来,善恶自有报应。”张而平说。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2/1205/183815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