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林艾德:伪中立者对台湾的伤害

作者:

阳明交通大学退休教授傅大为、政大退休兼任教授郭力昕、政大教授冯建三以及中研院研究员卢倩仪等学者在3月20日发表声明,其中提到了与疑美论,强调台湾不该成为美国的小弟或跟班,傅大为教授特别在记者会上指出:“反战声明引起这么大的反弹,是因为台湾人对二战后国际间的发展情势的失忆。台海紧张情势,美国要负非常大的责任,真正要抗中的是常在台海挑衅的美国,台湾不应总是跟在美国后面买武器、抗中,应该对中国、美国应采取等距离外交的新立场。”

无视于人民苦难的大学者

这让人不禁想起去年乌克兰学者们对杭士基的抗议,其中最掷地有声的一段,是乌克兰学者们质问杭士基:“您有没有想过,乌克兰人想脱离俄罗斯的势力范围,可能是因为历史上俄罗斯搞过的种族灭绝和文化压迫,以及其对乌克兰人民自决权的持续否定?”

被誉为现代语言学之父的诺姆.杭士基。图片

台湾又何尝不是如此?从国民党潜在的总统候选人侯友宜在元旦抛出的棋子说,到如今学者们的反战声明,都忽视了一个最简单的道理:为什么反抗中国侵略,拒绝被一个反民主、反人权、反多元价值观的国家统治,不能是台湾人自己的想法,而必然是受到美国人的煽动?为什么只有你的看法是中立客观,而其他不同的看法就是受到蛊惑?

回顾这几位学者过去的著作与观点,其实他们并不完全是统派,例如郭力昕教授就曾在讲座中明确表示他反对与中国在政治上统一。但这些学者们无一例外,都自认有着可以超越争议、俯瞰众生的上帝视角,总是妄想真实世界可以如同做研究般控制变数,以一种客观的姿态来分析,仿佛世上所有人都受到非理性因素影响,而仅仅只有他可以置身事外,所以每个人都应该静下来听他的意见。只是当他们一开金口,所有人都不免哑然失笑。

自以为是上帝的学者之眼

最明显的例子,就是卢倩仪正襟危坐地说出:“台湾有个现象是坚持面对的威胁只会有一个,就是中国,但反战声明里并没有否认中国是威胁,而是要提醒,威胁可能不只有一个。”作为一个有礼貌的台湾人,我必定要先谢谢卢老师的“提醒”,大概是我们脑袋都烧坏了,才不知道美国、或者说世界上所有国家都会以自身利益为优先。

就这么简单的观点,也能说得好像什么真知灼见。有时我会羡慕起这些年纪两倍于我的前辈,究竟是什么样的好运,可以让人一辈子活得如此天真?

“中立”也是一种价值判断

不是读过哲学、对时事能发表看法,然后把台面上的政治人物不分蓝绿全都骂一轮,就表示你有什么中立的观点。因为任何的中立都牵涉到价值判断。例如在霸凌与反霸凌之间,通常我们认为中立是指让霸凌者受到应有的制裁,姑且先不论应有的制裁是什么,至少这其间就涉及到支持平等、互相尊重而非弱肉强食的价值判断。

那么在侵略者跟被侵略者之间,中立是什么意思?在这篇反战声明中,谈到乌俄战争时,他们谴责的是美国与北约在俄罗斯家门口的挑衅,他们呼吁的是北约停止以维持领土完整及捍卫民主自由等让人无法反对的理由让战争升温,他们诉求的是以外交斡旋来取代战争。

这样的中立,涉及的价值判断是什么?如果我们用正面的方式表述,当然可以说生命是无价的,我想这大概就是这些学者们的意思,因此他们认为声明中那些“让人无法反对的理由”都应该为反战而放弃。

那容我也“提醒”一下这些老师们,当所有价值都要为反战而放弃时,当所有人都要对发起战争的国家让步时,等待你的绝不是一个反战的世界,而是一个充满战争的世界。

没有人不想以外交手段解决问题,但我始终无法理解的是,为何以人道为最高标准的你们,在批评乌克兰与美国不做外交努力的同时,却不见你们批评在外交谈判期间持续轰炸平民、产房、医院和人道走廊的俄罗斯?对侵略者而言,无论是乌克兰面对的俄罗斯,或是台湾面对的中国,他们的目标是征服,战争、外交或经济制裁当然都可以是征服的手段,而对被侵略者而言,我们想捍卫的就是民主自由跟领土完整,但你们却说这是在让战争升温,这样的中立,我怎么看都是在帮侵略者、帮发动战争的人讲话。

号称超越蓝绿,其实是独裁的土壤

黄国昌与时代力量、柯文哲与民众党再到反战声明的学者们,这种伪中立,正在持续伤害台湾人对民主的信心。因为伪中立者并不是像政党政治般,诉诸于代表某种路线或群体的利益,伪中立者强调的是他们超越了政党,代表着全体人民的利益;他们指控的,是政党政治必然会出现蓝绿一样烂的结局;他们的潜台词,是人民没有能力代表自身的真实需求,才会选出无法治理国家的政客。

因此,即使他们没有这样的意图,但他们实际上反对的是整个民主体制。台湾人或乌克兰人,在他们的论述中成为了没有自我意识、无法做出理性决策的棋子。他们号称有一种价值,是高于人民基于个人物质或精神利益所做出的判断,但他们指称的这种价值,往往就像他们鄙夷的人民一样,仅仅只是出自于个人的喜好。

可是,由于价值决策者从多数人民变成了自己,因此在他们幻想的世界里头,许多不同利益团体间的冲突与矛盾,都可以、也应该服从他的意志迎刃而解。反战声明学者们的外交斡旋,就像时代力量的打房,都仅仅只能存在于独裁的世界,他们的强调与中、美的等距外交,就好像柯文哲画的等边三角形,没有任何理论依据,在现实上也不可能存在。这种论述唯一展现的,只有他们多么以自我为中心。

哪怕有一天,伪中立者真的成为了台湾多数人的选择,也不可能代表台湾人争取什么权利,因为他们永远自认是最聪明的那个,而现实总有不完美之处,因此最聪明的人必然是提出批判的那个人,而不是执政者。因此,当伪中立者执政后,会将敌人从其他政党,转变为怪罪整个国家的结构导致他们无法施展长才,于是他们需要越来越集中的权力来推翻体制,这种自视甚高而拒绝妥协的氛围,正是民主转变为独裁最重要的土壤。

我始终对这种高高在上的学者或政党反感,因为即使他们满嘴的民主、自由与人权,但他们实际上信仰的却是菁英与独裁。一旦我们接受这种概念,相信民主或政党政治始终会做出最烂的决定,那么是由谁来独裁似乎也不是那么重要了。独裁者最喜欢这样的伪中立者,就像这些伪中立者们,骨子里喜欢独裁者一样。

作者为皮格子乐团主唱及文字工作者,长期从事社运倡议、时事评论、哲学及母语推广等工作。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思想坦克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325/188148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