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衙内”中共干部性侵,竟致被害人“持内裤报案”

—又一个“性侵”干部,竟致被害人“持内裤报案”

南阳唐河县祁仪镇党委书记李博,与两名刑满释放人员一起喝酒,酒后3人共同对一名卖酒女子实施性侵。 据说事后曾意图出20万私了,最终被害人“持内裤报案”。

没有最龌龊,只有更龌龊。

江西那位侵犯挂职女干部的县长还没调查清楚,河南这厢又冒出一个更加胆大妄为的镇党委书记。

3月25日,南阳唐河县祁仪镇党委书记李博,与两名刑满释放人员一起喝酒,酒后3人共同对一名卖酒女子实施性侵。

据说事后曾意图出20万私了,最终被害人“持内裤报案”。

当地警方非常给力,现在该案已由上级公安机关指定异地侦办,并且李博书记也被免职。

李博是唐河本地人,出生于1988年,31岁出任共青团唐河县委书记,33岁任唐河县大河屯镇长,34岁担任唐河县祁仪镇党委书记。按照这个态势发展下去,提升副县级指日可待,往更高处发展也不可限量。那么为什么如此不自律不自守,犯下低级错误呢?

草蛇灰线,马迹蛛丝,皆有来由。

李博出事后,马上就传出他的背景,至少在当地并不一般。其父李金山,是唐河县政协副主席,长期在纪检系统工作,曾任县纪委副书记,县监察局局长,果然又是一个衙内。

人不会无缘无故飘起来,体制内各类人员法纪和道德约束最多,平时接受的教育最多,就算想干坏事也需要思忖掂量一番,尤其没背景、没后台的更得考虑后果。因此,像李博这种身份还伙同他人共同性侵女性实属罕见,足见其道德品质已经恶劣到极点。

写到这里又回归到选人用人上来,像这种品行低劣的衙内,一两年就换个岗位,到底是凭什么得到提拔重用的呢?

李秋平段位高,在省一级层面运作,走的是国企老总向县长岗位弹跳的路子;李博在县里混,先是以年轻干部身份当团委书记,再择机主政乡镇,进而谋得晋身之机。从国企和团委选年轻干部这个路子没问题,关键是谁在把守着路口,有没有把正常路径变成终南捷径,有没有夹带私货浑水摸鱼。

北大博士冯军旗在南阳新野代职时,写出了著名的《中县干部》作为博士论文,揭示了县域政治生态不为人知的一面,县城里关系错综复杂,副科级以上干部往往分别属于不同家族,每个家族都有一定世代传承。

唐河紧挨着新野,政治生态大同小异。李金山到政协任职,意味着其政治生命基本到头,但是把儿子扶植起来比自己提升还重要,足以确立他们家在唐河长盛不衰地位。

事已至此,李博注定逃不掉身上的刑事责任,但是他顺风顺水的提升使用终将变成一笔糊涂账,没人追究也没法追究,真翻个底朝天整个县城都得房倒屋塌,谁也别想有好日子过。

最后结果就是怪李博自个倒霉,地主家的傻儿子,能花钱解决的事非得来硬的,白白葬送了自己的仕途,辜负了老父亲的栽培。

有人欢乐有人愁,也有人巴不得李博出事,他一出事便空出个镇党委书记的肥缺,不知多少人正垂涎欲滴呢。

这就是江湖,没人在乎你的死活,只会在乎你能带来什么。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燕梳时评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417/189064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