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马斯克访华44小时保持沉默有原因?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6月1日访华结束后,迄今未对外公布成果,引发外界关注。

特斯拉首席执行官马斯克上周访华结束后,到现在没有公布取得了什么成果,从马斯克平时高调的性格来看,此举不寻常。分析认为,中共虽然高调接待马斯克来访,但出于对政权安全的考量,并不愿意让出多大的利益,西方企业家应重新考虑其进入中国的战略。

马斯克访华 专家析中共意图

马斯克此番访问中国,正值特斯拉与比亚迪在全球与中国电动车市场上激烈竞争、中关系持续恶化、外商对华直接投资达18年新低,以及外国投资人正在撤离中国股市之际。

马斯克5月30日抵达北京后,中共外交部长秦刚、商务部部长王文涛、工业部长金壮龙会面分别与他会面,据传中共国务院副总理丁薛祥也与他一对一会面。

结束访华后,马斯克一反常态,没有对外谈及中国行的“成果”,直到6月5日才在推特透露,他与中共官员会面时,谈及AI的风险与监管的必要性,“我对这些对话的理解是,中国(中共)将启动在中国的AI监管”。

美国南卡罗来纳大学艾肯商学院教授谢田6月7日对大纪元说,中共高调接待马斯克,主要是对他有所求,马斯克除了拥有电动车技术,还有太空服务公司SpaceX的“星链计划”(Starlink),“马斯克拥有中共需要的先进技术、空间探索和宇航技术,中共想要拉拢他,希望取得他的协作,也希望马斯克的星链不要对中共的互联网封锁产生负面作用。”

台湾大学电机系教授林宗男6月7日告诉大纪元,中共受到西方国家高科技管制之际,希望借由马斯克访华,作为其与国际科技大厂并未中断交流的一种指标,达到其内宣和外宣的目的。

分析:马斯克等外企高管访华沉默有原因

路透社6月7日的分析文章表示,就连以在推特上毫无保留地开玩笑而闻名的马斯克,在上周的中国之旅时也一反常态地保持沉默。

2020年,这位亿万富翁在向媒体开放的舞台上跳舞,庆祝特斯拉上海工厂生产的第一批汽车交付。不过,这一次访华,马斯克没有邀请媒体参观并报导他的工厂。

虽然马斯克离开中国后在两个帖子中提到了这次旅行,但他在访华期间没有发过一次推文。

加中贸易委员会常务董事诺亚弗雷泽(Noah Fraser)对路透社表示,来访的高管们不再追逐新的商业机会,而是专注于维持现有关系,通常不会开任何媒体发布会、举行盛大晚宴或演讲。“他们似乎低着头举行私人午餐,在那里他们可以向当地人了解(中国)正在发生的事情。”

今年有67位外国商界领袖出席3月中国发展高层论坛,比2019年减少20位。

在美中地缘政治紧张的影响下,报导援引分析认为,与此同时,这些外企高管不愿意触发美国政府的警铃。

日媒:特斯拉上海工厂扩建计划部分受限

多家外媒报导,马斯克此次访华在业务上有三重目的:特斯拉上海扩建工厂、全自动驾驶功能进入中国市场,以及扩大电池及储能业务。

谢田表示,除了上述目的外,马斯克此次中国行还可能涉及外汇管制问题,“因为马斯克的上海工厂是中共官方出资建设,他现在也赚到一些钱,但因为外汇管制,没办法换成美元拿出来,马斯克显然希望中共能够通融,但中共似乎还没松口。”

从已公布的信息来看,中共并未给马斯克太多好处。

《日经亚洲》6日报导,为了对抗中国本土企业比亚迪,马斯克需要迅速扩大在中国的产能,但是,中共官员似乎不太欢迎此类计划。有行业消息人士透露,中国(中共)政府希望特斯拉将上海工厂更多地用作出口基地,不想批准超过出口以外的产能扩张。

谢田表示,中共允许马斯克在上海投资,除了希望获取先进技术之外,当然希望特斯拉能扩大出口,为中共赚取外汇,但对马斯克来说,对于扩大出口想必没有太大兴趣,因为他除了在上海,在美国有2座工厂,在德国也有超级工厂,还打算在墨西哥、印度建厂,他在世界各主要区域,都有自己的布局。

特斯拉汽车不许进入中共政府大院专家解析FSD入华的可能性

《巴伦周刊》(Barron’s)比较近两年第一季度新车的交付数字,比亚迪在2023年Q1交付了逾二十六万辆纯电动车,较2022年同期成长了85%,而特斯拉在今年Q1则是交付逾42万辆,虽然销量较多,不过成长率(36%)逊于几乎只在中国销售的比亚迪。

特斯拉与比亚迪的竞争越来越激烈,也使得马斯克访华后,全自动辅助驾驶系统(FSD)能否在中国落地,进而刺激新车销售,受到关注。

美国之音日前报导,由于对车载摄像头的安全性担忧,北京和上海至少有两个政府机构的官员收到口头指示,不要将特斯拉汽车停放在政府办公区内。

谢田表示,他并不看好FSD能在中国大陆落地,“中共并不是出于对人们生命安全的重视,而是对它的政权安全超乎一切,担心自动驾驶的自动摄像头、传感器收集的信息会传回美国,或被其它国家利用。”

林宗男认为,中共一向以政权安全作为最高指导原则,被其认为涉及国家安全疑虑的产品不可能开放,特别是当产品在国内有替代性时,它更倾向于扶植国内产业。

至于马斯克释放中共正在研拟AI监管的说法,林宗男认为,这只是一种托辞,“特斯拉电动车在开拓中国市场的相关计划受阻,并不是因为他还要等待AI监管措施,这只是中国(中共)政府给马斯克台面上的一个借口。”

大纪元记者致信特斯拉中国公司,询问马斯克为何对访华成果保持沉默及该公司如何评价此次访华成果。截至发稿,并未收到回复。

专家:多数外资在撤离中国西方企业家应重新考虑中国战略

马斯克访华44小时,虽然并未公布任何“成果”,却引发了批评。

共和党总统候选人拉马斯瓦米(Vivek Ramaswamy)表示,他对马斯克与秦刚会面“深切关注”。中共正在把美国杰出的商业领袖和明星变成了推进其议程的傀儡,这对美国来说是一个真正的风险。

谢田认为,马斯克占领了中国市场,也扩大了全球版图,“但是,并非全面的情况都是这样,其它外资、外商都在撤离中国,马斯克可以说是一个例外”。

他说,原本热衷投资中国的西方企业家们正在撤离,“对于那些仍然想去中国的西方资本而言,只要看一看中共整体经济状况现在陷入严重衰退,出口、进口双双下滑,民怨沸腾,考量到这些,西方企业家就应该重新考虑他们进入中国的战略。”

中华经济研究院台湾东盟研究中心主任徐遵慈近日出席论坛时强调,美国政府、欧盟最新定调是“不寻求与中国经济脱钩”,但要求必须“去风险化”,即分散生产来源,以降低对中国市场的依赖。

徐遵慈分析,以台厂分散布局为例,现在用“中国+1”已无法反映供应链现状,而是用“平行供应链”来形容更为贴切,即已不再以中国大陆为最重要生产基地,而是指中国大陆或中国大陆以外的供应链,目标并非中国市场,而是瞄准美国市场,这就是“平行供应链”的概念。

责任编辑: 时方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610/19126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