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人物 > 正文

首个被枪毙的省委书记夫人向往美国

作者:

自中共建政以来,中共官员贪污腐败是屡见不鲜。根据中共官方2012年5月公布的数据,过去30年,中共共有420余万党政人员受到处分,其中465人是省部级官员,包括原中共中央政治局委员的陈希同、陈良宇。仅2003年到2011年9年中,因贪腐被移送司法机关的就有42,000余人。

习近平上台后,更是拿下了一众高官,包括时任和卸任的中共政治局委员薄熙来孙政才周永康郭伯雄徐才厚等。这些人的贪腐数额一个比一个惊人,但却无人被判死刑。

与他们相比,上个世纪九十年代贵州的一个正厅级官员,且丈夫刘正威还是省委书记,却因贪污受贿被判处极刑,着实有些“冤枉”。这个本身是官的官太太名叫阎健宏,曾任贵州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贵州省国际信托投资总公司董事长、贵州省政协常委。

1994年12月,贵阳市中级法院判决书称:阎健宏贪污公款65万元人民币和1.43万美元,伙同他人共同贪污150万元人民币,个人挪用公款200.64万元和5万美元,为他人倒卖香烟提供批件,个人收取获利款40万元,接受他人贿赂1万元港币和价值1.7万元人民币的物品。以权谋私为其子刘博非法获利120万元。判处阎健宏死刑,剥夺政治权利终身。

1995年1月3日,贵州省高院“驳回上诉,维持原判,执行死刑”。1月12日,最高院核准后四天,阎健宏被执行死刑,终年63岁。蹊跷的是,其丈夫刘正威却安然无恙。一个问题是,阎健宏所为,刘正威真的丝毫不知?

显然,与薄熙来、徐才厚等大贪相比,即便扣除通胀因素,阎健宏也是小巫见大巫。其被处死背后的真正原因是什么呢?

丈夫升任省委书记妻子飞扬跋扈

要说阎健宏,先得说说刘正威。1930年出生的刘正威于1952年加入中共,先后任河南省委办公厅秘书、省委政策研究室干事、地质部党组书记秘书、国务院三办副主任秘书、第二机械工业部党组秘书、第八机械工业总局政策研究室主任。1980年历任河南省南阳地委副书记、书记、河南省委副书记。1982年,当选为中共十二届中央委员;1987年担任中共十三届中央委员,同年任中共贵州省委副书记,当时任书记的是胡锦涛。1988年底在胡锦涛调任西藏后,刘正威升任书记。

据大陆媒体报道,阎健宏是在丈夫任命为书记后,从河南调过来的。她此前先后出任河南省南阳地区行署副专员、河南省计划委员会副主任、郑州铁路局政治部副主任。最初,贵州省委组织部想让她到省档案馆、省图书馆等比较清闲的单位工作,但阎健宏很生气,称自己“16岁参加革命,不是好惹的”,并在省委组织部慑于书记夫人的淫威下,低声下气询问她的想法时,阎健宏毫不避讳地说或者去省组织部,或者去省计委。按照她的说法是:“我阎健宏要么管人,要么管物,没权没油水的地方,我才不去呢。”

无疑,刘正威给了阎健宏霸道的底气,刘正威出马游说。最终,省组织部任命她为省计委副主任。一名给省领导开过车的司机后来对中纪委调查组说:“阎健宏刚来那会儿,省里议论挺多,有的说她在河南就是以夫人身份参政,闹得鸡犬不宁,是河南省委班子不团结的因素之一。”能以夫人身份参政,应是得到了丈夫的允许,不管他是情愿还是不情愿的。

阎健宏出任省计委副主任之后的第一件事,就是调任自己在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工作的大儿子刘博,到贵州省政府驻北京办事处工作。刘博一到办事处,就开始做起了生意。

阎健宏在省计委大权独揽,大肆抓钱,一个副主任比主任还厉害。与当时多省为发展经济,弱化计委的传统职能和权限不同,阎健宏下令将已经下放的权力都收回到计委,把好多分配到各部门的资金、物资也收了回来,借机捞钱,底下的企业叫苦连天,计委与省里其它部门的关系也紧张起来。

大陆媒体披露了这样几件捞钱的事情。一件是1990年,省计委下文,自己给自己批了50吨平价茅台酒,批件“委托华侨友谊公司和侨新企业公司办理”。这两家公司又以议价销售,平价与议价的差价,计委得七成,两家公司得三成。从1989年下半年至1992年,阎健宏还多次将贵州省计委掌握的进口化肥、农药、平价外汇指标、计划内的铝锭、煤炭指标,批给其儿子及其好友联系的单位,她儿子从中索要好处费75万元。

1991年9月,贵州国际信托投资公司成立,成立目的是希望引进更多资金,发展贵州经济,刘正威又安排老婆当首任董事长。冠冕堂皇的理由是阎“敢干”、“关系多”,但她到任后,却通过各种方法抓权抓钱,而且更加肆无忌惮。

比如她仰仗自己省委书记夫人的身份,在石油紧张的情况下,硬是要到了2万吨计划内石油指标,倒卖出去,赚了一大笔钱。还有她亲自找到省长要50节车皮,当时一节车皮计划,可以卖到2000元,50节可以卖到10万元。当时的10万元对于每月工资几百块的老百姓来说,是一笔巨款。省长很为难,阎健宏就把报告递到省长鼻子底下,把钢笔塞到省长手里,省长只得批了。

在用人方面,阎健宏也十分霸道。她看上的人,不管人品如何,都要重用,但一旦厌恶,也是立竿见影报复。

贵州省委组织部的人后来告诉中央调查组一件事,那就是阎健宏任贵州国投董事长后,从北京调来一个叫刘树森的人任公司总经理。阎健宏还特意找到组织部,提出要让他进计委党组班子。

组织部官员提醒她,刘树森是计委下属公司的老总,从上下属关系、政企关系来说,都不宜进计委班子。阎健宏听了大为不满,不依不饶。但没过几天,不仅不再坚持,还拿来一份刘在北京受过处分的复印件,让组织部放进刘的档案中。组织部一打听,才知道,原来两人闹翻了。提拔还是毁掉他,都在阎的一念。

还有阎健宏要将亲信宋立权,由副处破格提到局级,也是在刘正威发话后组织部才派人去考察的。组织部考察后的结论是此人只对赚钱感兴趣,且有经济和作风问题,与多名女子存在不正当关系。这样的人,自然不适合提拔。得知组织部的结论,刘正威和阎健宏夫妇都大发脾气,省委组织部只好提出“同意提拔”和“暂缓提拔”两种意见,报了上去。

很快,宋立权被任命为省供销社副主任,两个月后,被阎调到贵州国际信托公司,任阎的副手,为阎健宏卖力。而宋的非正常提拔,也让官场很多人不满。

此外,刘正威的前秘书刘建军因为堵了阎健宏赚钱的路,劝其不要参政的言辞得罪了阎,而被“双开”。

在贵州官员看来,阎健宏除了霸道,还很自私,什么东西都要,什么便宜都占,有时直接向公司老板索要财物。大陆媒体报道了这样一件事:1993年1月,阎健宏的亲信宋立权,从宇通房地产公司要来10万元现金,以为职工发放奖金的名义入了帐,最终这10万元全部“发”给了阎健宏,阎则以“王艺民”的名字,存到银行。类似的例子不少。

向往美国宁要绿卡不要党籍

按照中共官媒的说法,阎健宏在改革开放前还是很少为自己谋利益的,但改革开放后,她出了几次国,看到了外边的世界,因此受到了所谓的“腐蚀”。

大陆媒体记述了阎健宏和中纪委官员的一段话:

问:“你的两个儿子都在美国,将来你和刘书记就自己过?”

答:“他怎么考虑,我不管。反正我是要到美国找儿子的,一辈子待在国内,太没劲了。”

问:“去了还回来吗?”

答:“回来也行,不回来也行。我本人是不太想回来。在美国和儿子住在一起,他有房子,比我们在国内的房子都强。”

问:“你是党员,不回来党籍怎么办?”

答:“党籍不让留就不要了,在美国住着,是不是党员有什么关系?如果能办个绿卡就好了。”

宋立权也告诉向调查组:阎健宏曾多次和他讲,给共产党干没劲。咱们至少要自己搞个两千万元。她还让宋立权把能搞出来的钱都放到账外,还另外成立了一家通达公司。阎出事后,中纪委查到了两千多万。

此外,中纪委查到了阎健宏夫妇的两个儿子都是美国国籍。长子刘博1991年10月去了美国,不久花30万美元买了房子,买了车,全家定居美国。次子刘×,1986年被单位选送至日本大坂学习半年,后又去美国费城一所大学读博士,毕业后在世界银行工作,全家定居美国。

看来中共对自身官员的洗脑并未成功,有着四十多年党龄的阎健宏仅仅出国几次,就通过直观上的感受,对西方充满了好感,想追求更美好的生活,哪怕抛弃党籍,并将儿子送去美国。这是不是也正好说明中共几十年治下的经济落后,经济贫乏,连中共官员自己也无法忍受?不正好说明长期浸染在官场的中共官员们,最了解中共的本性,也深知如何利用漏洞为自己的“潜逃”做准备?步阎健宏后尘的诸多中共官员,哪一个不是如此?

结语

阎健宏出事是因为被多人向中纪委举报,在中纪委的不断调查下,其贪腐问题浮出水面,并最终被判死刑。据中办人士透露,1994年年底,中纪委和中央政法委上报政治局常委关于阎健宏贪污受贿案的刑事处理意见时,江泽民挥笔在“死刑”两字上打了个问号,在“死缓”两字后面打了个惊叹号。贵州传出的消息说,江泽民在这份材料具体批注了三句话:“不杀不足以平民愤,不杀不足以正国法,不杀不足以立党威。”而据说在江时代,中共所处死的数名经济犯罪的司局级干部中,女性仅阎一人。

阎健宏之所以被重判,并不简单,涉及到中共高层博弈。几年前,《中国之春》杂志刊登华铭的文章认为,江之所以要拿刘正威夫人开刀,是出于几方面考虑:一、贵州地方势力与中央派去的干部唱对台戏,令江十分恼怒。二、江希望通过这一“打老虎”举动,警告其他地方势力特别是北京地方势力:如果不在政治上与党中央保持一致的话,别忘了你们的屁股都是不干净的!

此外,江胡间微妙关系也是阎被重判的另一个原因。胡锦涛曾举荐刘正威出任中组部部长,江为打击胡而对阎下重手,最终中组部部长落在江派手中。据传胡锦涛为此还作了自我批评。刘正威的仕途也戛然而止,担任了一个并不重要的中共中央国家机关工作委员会常务副书记一职,2012年离世。

很难说,刘正威不知晓枕边人的所作所为。正如大陆媒体公布的一封举报信上对刘正威的讽刺:夫妻朝夕相处,而阎健宏贪污、挪用公款在家中滴水未露,从香港带回的皮衣、影碟机也未在家中放出影来,第一夫人的保密工作,实在是令人叹服!大概中共高层为了遮丑,或许是避免兔死狐悲,还是免了刘正威的罪责,但阎健宏之死,刘正威余生会心安吗?

而中共杀了一个阎健宏,还是有一波又一波的后来者,且迄今未绝,这足以说明中共恶反腐从来就没有成功过,而滋生腐败的土壤正是中共这个缺乏监督的体制。只要中共一天不倒,中共贪腐官员就绝不会消失,而他们也正成为埋葬中共的重要助力。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617/191540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