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苦不堪言!接下来,更不要指望了…

—接下来,更不要指望了…

作者:
为什么外国殖民者占领了中国国土,却在建设城市时预留了千年安居的基础设施,而我们中国人自己建设和管理的城市,却经不起一场暴雨和台风?天灾夹人祸,百姓苦不堪言,口袋里有限的钱,用在本不需用的地方,日后只好更节省,一来一去,增加消费只是假相。听说又有一个台风要来,而夏天暴雨季节还在后面,次次水浸,次次遭殃,次次花钱善后,还有谁对未来会有信心?还有谁敢放心使钱?

强台风“杜苏芮”正面吹袭我老家福建晋江,网上大量视频记录了台风过路时的可怕景象。泉州一个体育馆的屋顶整个被吹走,一幢数十层高的住宅大楼被吹歪了,至于建筑物倒塌、汽车在激流中漂走、树倒桥塌满街灾劫的惨状,那更目不暇接。到处是断垣残壁,水过处无物幸存,大地满目疮夷。

7月29日福州五四

台风一路由南到北,沿途城市无不发生骇人的灾情,马路成为激湍河流,广场停车场成为半人深的湖泊,私家车迭罗汉,建筑物东倒西歪。台风从厦门泉州到福州,再到浙江江苏上海,直闯河北北京。执笔时看到河北北京灾情,似乎更比南方惨烈,洪水汹涌,私家车像饺子在水上漂流,而且看到不只一具浮尸。

在台风登陆之前,就有不少省市因一场暴雨而成灾,城市中私家车水上漂、行人耕水而行的情况,竟司空见惯。显然城中水患的原因,不在台风与暴雨的强弱,而在城市本身。

四十年的城市开发,地方政府光顾著表面繁荣,却放弃了城市基础设施的建设。城市发展迅猛,地域不断向外延展,地上的华丽,掩盖了排水系统的缺失。本来,城市越是扩张,下水道越是重要,但下水道的建设虽然也可作GDP成绩上报,可惜下水道看不见,工程浩大,投资不菲,因此地方官多兴趣乏乏,拖得就拖,不做这种吃力不讨好的事。

每一届官员都不理会城市排水问题,都把问题留给后面的官,城市表面建设得美轮美奂,干几年升官去了,留下危机四伏的城市,让后来的官员去背包袱。现在城市开发几近饱和,想要再投资,已经找不到合适的项目,而作为“千年之计”的排水系统,因地方政府囊中羞涩,更想都不敢想。

祸不单行,偏偏近年天气恶化,一场暴雨一个台风就让城市变成泽国,百姓受水灾之苦,政府束手无策。灾情严重,官员们作状去救灾,事情过去,还是没有人操心长远的排水问题,这不是个别现象,是普遍存在的现实。

多年前曾有报道,山东青岛是德国殖民地,当年德国人就把青岛地下排水系统修建得几近完美。有人去排水道探险,拍出来的照片,那条水道又寛又高,至今保持良好,证明当初的设计与施工,都作了“千年之计”的打算。青岛从来没发生水患,成为中国城市中的奇迹。

笔者居香港四十年,多次经历暴雨台风,我印象中从来没有涉水步行的经验。有一年台风正面吹袭港岛,住处附近一棵两人抱的大树被连根拔起,周围的走道与空地也没有发生水浸,足证英国殖民者也把香港的地下排水系统修得很完善。

为什么外国殖民者占领了中国国土,却在建设城市时预留了千年安居的基础设施,而我们中国人自己建设和管理的城市,却经不起一场暴雨和台风?这不是值得我们深思的吗?

中国大中小城市高楼林立,道路通畅,夜来华灯熣灿,城市设施极尽奢华之能事,让外国游客看在眼里,也不免要赞叹,可惜一场雨下来,整个城市就泡在水里。那些废弃的杂物如何清理,报废的汽车如何赔付,破坏的道路与设施如何修复,学校如何复课,工厂如何复工,住家损毁的窗门电器如何善后,种种问题,想起来令人忧心。

灾后大概电器店会好景,清洁公司生意应接不暇,装修公司也会红火,有闲钱的也会去买新车,政府正在操心消费低迷,大概短时间内,某些生意会好起来。但这种反常的消费热,只是把百姓手中的积蓄再榨光而已。

天灾夹人祸,百姓苦不堪言,口袋里有限的钱,用在本不需用的地方,日后只好更节省,一来一去,增加消费只是假相。听说又有一个台风要来,而夏天暴雨季节还在后面,次次水浸,次次遭殃,次次花钱善后,还有谁对未来会有信心?还有谁敢放心使钱?

市场已经足够冷,工厂早已开工不足,满街减薪失业,再加上一场台风搞得半个中国泡在水里,那下半年的经济还会有起色吗——想都不用想了。今年的日子不好过,中共的危机更深重,人民的苦难,正是统治者的毒药,不知习近平,是否还在做东升西降的美梦?

这是中国式开发的现眼报,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中国人泡在水里,望天打卦,谁还会对管控十三亿中国人的中共投以信任票——来日大难,各自苟全性命于乱世吧。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颜纯钩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02/193534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