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伦敦“涂鸦墙”事件主角控诉“被迫害” 在英华人:输出中共价值

一群中国留学生把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的24字,喷在伦敦街头的事件,在过去的周末引爆舆论。策划行动的中国留学生王汉铮发表声明,控诉自己和国内家人被“网暴迫害”。他一方面声称自己没有政治立场,另一方面又强调自己是爱国者。而他的行为,引起部分在英华人的愤怒,急急和他“割席”。

由在英中国留学生及华人组成的团体“China Deviants”(暂译“中国反贼”),进行“三次创作”。

伦敦“涂鸦墙”事件经网络传遍全球后,仍在持续发酵。策划这次行动的英国皇家艺术学院(Royal College of Art)中国留学生“一鹊”,身陷舆论风暴。

本台周一(7日)早上联系到本名“王汉铮”的“一鹊”。他爽快答应当面接受采访,然而当记者到达英国皇家艺术学院后,王汉铮却没有现身,在电话中表示目前“事情很多”,现阶段不想接受采访。

在简短的对话中,他向本台透露,在国内的家人没有受到来自政府的压力,却遭受“网暴”攻击,被网民电话滋扰,对此感到困扰。

王汉铮:我并无政治立场 我很爱我的国家

王汉铮同日通过Instagram发布千字声明,控诉自己“处在很激烈的被迫害之中”。

王汉铮说:我和我的团队人员都受到了非常激烈的网暴,和生命安全威胁,比如香港团体要购买我的头颅等,而非讨论和质疑。我的个人信息和私人生活被恶意丑化且放大,公司被攻击。我的父母个人信息、家庭住址、公司情况、工作情况也被非法查阅并放到了互联网上,他们不断的受到电话的骚扰,各个社交媒体都在接受数以万计的谩骂,和死亡威胁。

他表示父母年纪已大,担心他们的人身安全,哀求“恳请你们不要这样”。他又强调不愿连累家人和朋友,愿意一人承担质疑和后果。

王汉铮表示,自己希望把这个作品交回给世界,然而一切都比他想像的猛烈,到了必须先保护自己和家人安全的地步。而外界目前议论的,是王汉铮到底是“高级黑”的反共艺术家,还是“低级红”的海外小粉红?他在声明中三次高呼“我并无政治立场”,但就强调自己是“爱国者”。

王汉铮说:目前它完全被上升到了反映两股极端思维对我的迫害上,但作品在我构思之初只作为一个探测器。本意在于引发对不同环境的讨论,不同人对事件的态度。任何极端对我个人来说都不正确,作品只是一种艺术表达,所以才说是“反者道之动”,同时,我很爱我的国家,但这不代表我没有权利对它进行一定的反思性批判。

王汉铮称覆盖涂鸦前已征得同意

外界猛烈抨击王汉铮的一点,在于他以白漆红字,覆盖艺术家Benzi Brofman纪念已故涂鸦艺术家Myartis Frank的涂鸦作品。王汉铮解释,涂鸦前已谘询当地涂鸦者,获对方确认不介意自己的涂鸦被覆盖,并有影片和图片为证。他又表示当晚到场阻止的人无法证明自己是产权所有者,因此选择坚持创作。

在声明最后,王汉铮表示自己已无法承受来自双方的恶意和抨击,也无法站队,希望把作品交回给社会,目前不再接受传媒采访,也不会再发布作品的记录,但就会保留被“网暴”的记录,希望曝光。

他在信中三次呼喊“我需要帮助”,向“社会各界人士及学者”求援,却没有明言需要甚么形式的援助。

在网络上以“麻烦制造者”(Troublemaker)和“马克思主义者”自居的王汉铮,上周六(5日)联同团队,在伦敦东区涂鸦圣地红砖巷(Brick Lane)的一面涂鸦墙上刷上白漆,并用红色喷漆写下“富强、民主、文明、和谐、自由、平等、公正、法治、爱国、敬业、诚信、友善”24个简体中文字。

他扬言要以中国“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反殖民西方的虚假自由”;对于遮盖其他艺术家的作品,他称是“自由的代价”,引发具大争议。

反共“二创”、“三创”不断涌现

包括英国华人、港人和当地人在内的大批民众,周日(6日)到场“二次创作”,把王汉铮的标语改为“无自由”、“伪法治”、“不公正”和“国不爱我”等,并在墙上写满“释放黄雪琴”、“光复香港,时代革命”,以及为西藏、台湾和维吾尔人的自由呐喊的字句,更有人贴出“反习”海报。

未被抹去的“二次创作”。(石头摄)

本台记者周一(7日)下午再到现场观察,王汉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前一天的“二次创作”涂鸦,大部分被白漆抹去。据了解,当地政府周一清晨派人到场刷上白漆,然而新的白漆不久后又被画上新的“三次创作”。

本台记者周一(7日)下午再到现场观察,王汉铮的“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和前一天的“二次创作”涂鸦,大部分被白漆抹去。据了解,当地政府周一清晨派人到场刷上白漆,然而新的白漆不久后又被画上新的“三次创作”。(石头摄)

有人用黑色喷漆在白墙上写上已故捷克裔法国籍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对抗极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并列出一系列标志性日子,包括发生“天安门屠杀”的1989年6月4日,以及爆发香港“反送中运动”的2019年6月12日。

在当地政府白漆上的“三次创作”,有人用黑色喷漆在白墙上写上已故捷克裔法国籍作家米兰.昆德拉的名言“对抗极权的斗争,就是记忆与遗忘的斗争”,并列出一系列标志性日子,包括发生“天安门屠杀”的1989年6月4日,以及爆发香港“反送中运动”的2019年6月12日。(石头摄)

在英华人:不是所有海外华人和留学生都是小粉红

中间的一面白墙被喷上红黄蓝三色,上面用英文喷上“白纸革命”(White Paper Revolution),并描绘去年中国青年手持白纸反封控的标志性一幕。这幅涂鸦,由在英中国留学生及华人组成的团体“China Deviants”(暂译“中国反贼”)创作。

参与行动的“China Deviants”成员Gonki接受本台访问时,批评王汉铮等人的行为鲁莽,在英国输出中共价值观,破坏当地文化,并引起当地民众和艺术家的愤怒。

他希望以行动表达反共讯息,并告诉当地人,不是所有海外华人和中国留学生,都是小粉红和“战狼”。

Gonki说:也有很多人像我们一样,秉持民主和自由的价值观,希望在英国这片土地上维持这种价值观,同时希望有朝一日,能在中国实现民主和自由。

由在英中国留学生及华人组成的团体“China Deviants”(暂译“中国反贼”),进行“三次创作”。(石头摄)

“白墙红字”勾起华人创伤

“China Deviants”另一成员“糯米糍”(化名)告诉本台,她看到王汉铮的“作品”后,只觉得这个“所谓的艺术”奇丑无比,也勾起在英华人社群的创伤。

“糯米糍”说:我朋友看到这个事件的第一反应,就是很被创伤。在国内已经有太多类似的,布满社会主义价值观的墙了,其他不一样的声音和艺术在国内的审查制度下,全部变成了404。好不容易来到国外,希望有一丝自由的表达空间,现在这件事就简直像是无形的红线一样,绑住了我们。

她批评王汉铮霸道地覆盖了原作者对故友的悼念,“好比是去了一个墓园,往别人的墓志铭上踩了两脚”,她正积极联络原作者Benzi Brofman,希望能还原画作。

“China Deviants”发布声明,批评王汉铮的行为引起愤慨和反对,形容他的表达手法“反映了中国体制中暴戾和荒诞的元素”,计划众筹让原创者还原作品。

记者:吕熙(伦敦)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08/193797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