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存照 > 正文

暴财经pro:铁饭碗,也保不住了

作者:

越来越多的小县城,开始砸“铁饭碗”。

澎湃新闻报道,湖南湘西州古丈县推进机构编制改革,重点“优化政务服务效能,减轻财政供养压力”。

在古丈之前,就已经有山西娄烦、河曲、榆社等6县率先进行机构改革,多个行政部门被撤并精简,部分事业单位编制被缩减,缩编人数超过千人。

湖南古丈之后,安徽、青海等地迅速跟上,纷纷表示:也有开展人口小县机构改革试点。

这些城市都有一个明显的特征,那就是人口较少,普遍低于20万,而且都存在共同的难题:财政供养入不敷出,财政支出主要依靠转移支付;财政供养人员比例欠合理,存在人浮于事的现象等等。比如说,个别袖珍县城,人口区区几万人,财政收入只有数千万元,但行政机构与事业单位却多达100多个,财政供养人员更是多达6000多人,给国家财政带来了巨大负担。

国家统计局数据显示,在全国2000多个县域单位中,人口在20万以下的多达400多个。未来,这些人口小县,除非因为自然条件所限,或者肩负特殊的区域战略乃至国家安全使命,否则都有可能成为机构改革试点的对象。

这次机构编制改革,绝不是在喊口号,国家已经动真格了。早在今年两会,就已经通过了“公务员缩编”这项提案,提出中央国家机关人员将被精简,缩编,比例可达5%,这是历史上首次提出缩减公务员队伍,直接导致2类公务员的铁饭碗不保:首当其冲的就是那些吃空饷的,占着名额却不承担任何工作的公务员。第二类,就是一些存在意义不大的编制岗位,或者是各部门的空编。

随着人口的减少,城市从大扩张模式,转向“收缩”模式,部分区、县因为拆分、合并而“消失”,或许并非危言耸听。

其实,缩减公务员编制已经讨论了很多年了,大家有没有想过为啥在今年开始正式落地?

因为,2023年我们迎来了一个历史性的拐点:中国人口负增长。从发达国家的人口增长规律看,人口负增长基本不可逆。总人口减少,需要公共服务的人自然就减少,提供公共服务的人必然也要减少。当然,最重要的是随着人口流出,城市收缩,人口与财政供养比例严重失衡。

说白了,就是老百姓养不起这么多公务员了。

我们都知道,今年就业形势并不乐观,虽说有些学生是带着情怀与热情去考公,但是大多数还是为了那份安稳,而想尽办法争取铁饭碗岗位,想着考上公务员就能“躺平”了。为了上岸更是不在乎岗位,各种冷门,偏门都会抢着去报。从今年开始,旱涝保收的公务员铁饭碗,或许随着改革一去不复返。

不仅仅只是公务员的铁饭碗保不住,最近几年大家打破脑袋挤进教师岗位的饭碗,也会保不住。

逻辑和公务员相似,但情况还略有不同且更加严峻。

教师配置有一个最大的特点,那就是必须按照社会需求的最大量来配置。

2016年我们全面实行二孩政策,当年出生人口的大幅增长达到1723万,这些小孩现在都到了读小学的时候。所以,整体上看全国各地都出现义务教育学位预警的现状,导致教师需求量大增。

加上教师待遇的稳定性,很多年轻人就开始趋之若鹜地考教师编制。

实际上,从2017年开始生育出生人口持续快速下滑,2022年只有956万,接近少了一半。

入学的人减少,学校也会相应减少,需要的老师当然也要减少。

出生人口进入负增长后第一个受影响的就是学前教育,比如最近《中国新闻周刊》报道,第一轮幼儿园关闭潮已经到来:在一些地方,2021和2022年私立幼儿园将面临招生困难,少数公立幼儿园也会对招生感到不满。这种情况不仅发生在北京等一线城市,也发生在山东临沂等三线城市。

这个影响就像“多米诺骨牌效应”一样,接下来受影响的就是义务教育的小学、初中,再到高中和大学。

从现在开始,今明两年小学老师需求出现峰值后开始下降;6年之后,中学老师需求出现峰值开始下降,10年之后大学老师出现峰值开始下降。

再考虑到人口流出,城市收缩的影响,有些地方教师资源过剩将更加凸显。随着这些地方学校的撤并,教了几年书的你,恐怕只能另谋生路了。

所以,年轻人千万不要被考公、考教师的潮流给卷了进去。对于绝对多数人来说,你现在有多疯狂,以后就会有多后悔。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暴财经pro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823/19444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