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警匪一家?上海居民遭黑社会控制并反锁屋内 警察不作为

—上海居民遭黑社会控制并反锁屋内 警察不作为

上海市黄浦区居民赵学鸣说,一周来他被一群黑社会人员控制在家中。近日黑社会人员变本加厉,当着警察的面在赵家房门外上了二道锁,将他夫妻俩反锁在屋内。

赵学鸣表示,当日“下午近2点时,我开门出去拿快递,刚开门,一群匪徒就冲向我,他们手拿铁棍、盾牌、长矛等凶器对着我。我打110报警,警察(警号016235)来了。我向警察叙述事情经过时,匪徒当着警察的面用大铁锁把我反锁家中,限制我的人身自由。警察却不制止,不履行法律职责——保护我公民合法的财产和生命安全。”

赵学鸣说,“9月12日开始,每天至少有七八个人看守着我们,我已经近一星期没出去买菜了。”

“17日,我家门口又来了二次警察,还有消防车、120车都来了。警察对我说‘有人打119说有人纵火’,我回答‘不知道。既然你们消防来了,就帮我打开被人反锁的铁锁,救救我们’。警察置之不理。”

“谁给他们这么大的权力,想限制谁人身自由就限制谁?非法剥夺公民的吃饭权、健康权、生命权!谁制造冤假错案?谁在搞乱社会安定秩序?——就是这些贪官污吏、腐败分子。”赵学鸣气愤地说。

实施维稳防止非法行为遭举报

被问到为何遭遇政府“维稳”,赵学鸣表示,“毫无理由。”

2022年10月4日,赵学鸣在扬州寻医看病期间,在宾馆被一群不明身份的人绑架,打伤致残。他说,“我的四根肋骨(被)打断、一根骶骨(被)打断。家中三道房门和锁被砸毁,并且用三把铁锁把我反锁在家。”

“我向扬州报案,扬州已经给我受案回执和移送案件通知书。(2022年)12月30日我向黄浦区五里桥派出所报了警,至今五里桥派出所不给受案回执。”

知情者、海外活动人士林生亮表示,“赵学鸣当初在扬州被打,他报案时扬州公安局江都分局将他户籍地的黄浦区写成黄埔区,案件移转时上海黄浦区公安局不接受。后来赵在咨询律师后,依法申请把名称更正过来,案件已经移转至上海市黄浦区公安局。”

他说,现在上海当局因担心赵学鸣在敏感日期间上访举报此事,而将他软禁家中。

赵学鸣指出,监控他的黑社会人员是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综合平安办科长毛学迟和五里桥派出所警察涂云青(警号0015387)派来的。

记者拨打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街道综合平安办科长毛学迟的电话,电话一直处于通话状态。

记者打电话给上海市黄浦区五里桥派出所警察涂云青核实情况,他说,“我无法核实你的身份,没法回答你。你要在上海,来我们派出所对外窗口询问。”

赵学鸣20日表示,“至今家门的铁锁仍然反锁著,我们仍被反锁家中、限制人身自由。万一我肝硬化食道出血发作没法救,是要出人命的。生命至上,希望能早点摆脱目前的非人待遇!”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921/195679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