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好文 > 正文

王友群:不是为了金钱的巨额索赔

—致中国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的一封信

作者:
今天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请你们认真看一看我的亲身经历,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我讲的有没有道理。我奉劝你们一定要以傅政华等为戒,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在老天爷对迫害者最后的大淘汰到来前,为你们自己、为家人、为子孙后代留一条后路。

前中共政治局常委、中纪委书记尉健行的撰稿人王友群博士(新唐人电视台提供)

中国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

我到美国已是第十个年头了。这十年里,没有一个美国警察,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找过我一次麻烦。

昨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我在中国大陆,坐在一辆大巴上。大巴正在下坡,司机突然刹车,我身子往后一仰,差点摔倒。原来,大巴被几个警察拦住,警察要到车上抓我,我一下子惊醒了。

这个梦促使我给你们写这封信,跟你们说一说我的心里话。

我是从1995年5月3日开始修炼法轮功的,到1999年7月18日,4年零两个多月,没有一个中国警察因为我修炼法轮功找过我任何麻烦。

为什么?

因为我修炼法轮功之后,不仅身体好了,没有花中纪委监察部1分钱医药费,而且我严格按“真、善、忍”做好人,我的工作深得中纪委监察部领导的信任和器重。

1999年7月19日,当时的中共党魁江泽民正式作出取缔法轮功的决策。当晚,我正在家里吃饭,一个警察到我家看了看,就走了。这是我修炼法轮功之后,第一次有警察登门。

这天晚上,我做了一个清晰的梦,梦见我第二天将被“隔离审查”。

1999年7月20日早晨,我起床后,跟妻子讲,我今天将被“隔离审查”。然后,我找出出差用的旅行包,将换洗的衣服、牙膏、牙刷、剃须刀、毛巾等装进去。吃过早饭,我拿着旅行包,坐中纪委的班车上班。

一进中纪委大楼,就有人通知我到领导办公室开会。领导说,有一个重要文件,需要几个人,集中到一个地方,专心修改,马上出发。

在中纪委大楼门前等车时,我对带队领导说:“我知道,根本不是什么修改文件,而是对我‘隔离审查’。”这位领导吃了一惊,连忙问:“你怎么知道?”我笑而不答。

之后,我们一车人被拉到位于北京市大兴区的中纪委监察部北京培训中心。到达目的地不久,北京市公安局的几名警官到来,把我一个人带上警车,再开回市里,对我的住所和我在中纪委大院内的办公室进行搜查。

当晚,一位中纪委官员宣布:对我实施“两规”,即“隔离审查”。在审查我的专案组里,有一个北京市公安局的警官。

我被“隔离审查”4个半月。审查来审查去,没有发现我有1分钱的经济问题,没有发现我有任何不正当男女关系,也没有发现我有任何工作上的违纪违法问题。

我唯一的问题是,在法轮功问题上,向江泽民讲了真话,冒犯了江泽民的绝对权威。

具体地说就是:1999年5月7日,我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了江泽民。

1999年12月2日,我被开除党籍、辞退回家。从此,我成为公安部重点监控对象,受到公安机关长时间没完没了的监控。

到了2004年,我亲历的一系列反常现象促使我反思。此后,就法轮功问题,我写了许多信,以挂号信方式,寄给中共迫害法轮功的元凶江泽民等从最高层到最基层的官员。

比如,2007年1月22日,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第八个年头,我重写了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以挂号信方式,寄给江泽民,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罗干,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官员韩军。

我还将此信寄给胡锦涛等十六届中共政治局常委,习近平等29位十六届中央委员,宋平、万里、乔石朱镕基李瑞环、尉健行、叶选平、候宗宾、曹泽庆、徐青、刘丽英、傅杰、彭吉龙等13位前中共政治局和中纪委监察部领导,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警官杨金方。

经查询,我寄给江泽民、罗干、韩军的信全部妥投。

我的这封信是对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的全盘否定。

如果法轮功是江泽民所说的X教,如果1999年7‧20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是对的,如果中共法院以刑法第300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对的,那么,韩军、罗干、江泽民收到这我的挂号信之后,他们的第一反应应该是什么?

在收到我的信的当天,他们应该立即要求北京警察把我抓起来。

但是,在收到我的信的当天,无论是韩军,还是罗干,还是江泽民,都没有要求北京警察把我抓起来。

2007年3月初到4月初,近一个月的时间里,我骑自行车,亲自到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给610办公室官员韩军送了十多封信。每送一封信,我都请韩军亲笔写一张收条。韩军都按我的要求用钢笔写了收条。

如果上述致江泽民的信《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存在违法问题,那么,我到610办公室给韩军送信,等于“自投罗网”。而韩军正好可以立即通知警察把我抓起来。

但是,韩军没有通知警察抓我。

为什么当时韩军、罗干、江泽民没有立即要求警察把我抓起来?因为他们都知道: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是错的。

2008年7月11日,北京第29届奥运会开幕前夕,上述致江泽民的信寄给江泽民、罗干、韩军534天后,我被北京警察抓进看守所。

我这时被抓,不是因为我致江泽民的信有任何违法问题,而是当时江泽民迫害法轮功的最大帮凶,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为了所谓奥运“维稳”,而下令抓我的。

2008年11月19日,被关押在北京市第一看守所东一区102监室内的我,写了致时任中央军委主席胡锦涛的检举信《关于依法逮捕周永康的建议》,上交解国建(音)警官,解国建警官立即上交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员窦峥(音)。

这封检举信有三个特别之处:

第一,检举对象是当时中共公、检、法、司的最高领导,中共迫害法轮功的最高总指挥,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

第二,信中,详细列举了我就法轮功问题写给江泽民、罗干、韩军等的许多信。

第三,信末,我不仅提出依法逮捕周永康,还白纸黑字向周永康索赔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如果法轮功是江泽民所说的X教,如果1999年7‧20江泽民发动镇压法轮功是对的,如果中共法院以刑法第300条给法轮功学员定罪是对的,那么,我的这封信就是我的犯罪证据。

如果我的检举不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那么,这封检举信还是我诬陷、敲诈勒索“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永康的犯罪证据。

但是,北京市公安局预审员窦峥、北京市西城区检察院检察官陆俊钊、北京市西城区法院法官徐丽文、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都没有认定这封检举信是我的“犯罪证据”;也没有认定我诬陷、敲诈勒索“党和国家领导人”周永康。

为什么?

因为他们都知道:江泽民镇压法轮功是错的。

2010年9月9日、9月11日,被关押在北京市前进监狱第一分监区内的我,写了10封必须承担法律责任的检举信,上交副监区长柳刚。检举对象包括北京市第一中级法院法官贾连春等,检举内容包括贾连春法官利用伪造的证据栽赃陷害我等。柳刚竟然以“这里是监狱”为由,将10封信全部非法扣押。

2011年11月,就柳刚非法扣押我的检举信,我写了致前进监狱副监区长薛英奎的检举信,上交十一分监区副指导员任洪胜,任洪胜上交十一分监区指导员刘光辉。信末,我强烈要求依法查处柳刚的严重违纪违法行为,同时要求柳刚必须赔偿我的物质和精神损失不得少于1000万元人民币。

如果我的检举不是以事实为根据,以法律为准绳,而是诬陷、敲诈勒索狱警柳刚,那么,前进监狱的领导完全可以依法把我告上法庭,并请法官给我加刑。

但是,前进监狱领导,包括第十一分监区指导员刘光辉,副监狱长薛英奎,监狱长段柄川,都没有依法把我告上法庭。

为什么?

因为他们无一人敢跟我对簿公堂。

这里,我必须说明的是,我之所以向周永康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向柳刚索赔1000万元人民币,不是为了钱,而是第一,证明我是对的;第二,以巨额索赔这种特殊方式,促使公、检、法、司的相关官员,依法在法庭上质证、查实我提出的伪造证据问题。

但是,面对我的巨额索赔要求,公、检、法、司的相关官员,无一人敢依法、公开、公平、公正地回应。

为什么?

因为周永康对我的迫害,江泽民发动的对法轮功的迫害,没有任何法律依据,全都是知法犯法,执法犯法,欺上骗下,儿戏法律,玩弄法律,践踏人权。

我亲历的刑事诉讼全过程已充分证明: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是完全错误的。

2013年7月10日我出狱后,到我2015年1月22日出国前,一年半的时间里,北京市公安局、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北京市公安局西城分局德外派出所,没有一个警官找过我一次;北京市610办公室、北京市西城区610办公室、北京市西城区德胜街道办事处610办公室,没有一个610办公室官员找过我一次。

出国前,我将我办理出国护照、赴美签证的情况,以寄挂号信的方式,向习近平,向时任中央书记处书记、中纪委副书记赵洪祝,中纪委办公厅主任刘明波,中纪委办公厅办公室主任陈浩,讲得一清二楚。

2015年1月22日,我持公安部出入境管理局签发的护照,从北京机场离境,搭乘美国联合航空公司的飞机,飞抵美国。

今年是江泽民发动迫害法轮功25年。至今,法轮功不仅没有被打倒,相反洪传到了亚洲、欧洲、北美洲、南美洲、澳洲、非洲的156个国家和地区。

为什么中共以举国之力持续25年打不倒法轮功?

25年前,我的体会是:法轮大法于国于民有百利而无一害;25年后的今天,我的体会是:法轮大法是于个人、于家庭、于社区、于国家、于人类有百利而无一害的正道大法、高德大法、佛家修炼大法。

善恶有报是天理。

25年来,一批接一批参与迫害法轮功中共官员,像秋风扫落叶一样,遭到恶报。

曾经当过公安部副部长、中央610办公室主任、被称为中共“头号酷吏”的傅政华,是中国警察中迫害法轮功最坏的“政治打手”之一。

今天,傅政华在哪里?在秦城监狱。2022年9月22日,傅政华被判死缓,死缓减为无期后终身监禁,不得减刑、假释。

25年来,通过法轮功学员持续不断讲真相,相当多的警察明白了“法轮大法好,真善忍好”的真相,或不再参与迫害法轮功,或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少一事不如没事,或上面布置下来了,应付一下了事,或暗中帮助大法弟子,有的甚至走上修炼法轮功之路。

今天仍在参与迫害法轮功的警察,请你们认真看一看我的亲身经历,静下心来仔细想一想我讲的有没有道理。

我奉劝你们一定要以傅政华等为戒,不要再迫害法轮功,在老天爷对迫害者最后的大淘汰到来前,为你们自己、为家人、为子孙后代留一条后路。

2024年6月19日于美国纽约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21/206995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