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政党 > 正文

王友群:中共高官频“失踪” 中国人被蒙在鼓里…

作者:

中共声称:“民主好不好,人民最知道”。中共搞的“是真正的民主、管用的民主、成功的民主。中国是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

在“当之无愧的民主国家”——中国,却频频发生中共高官“失踪”事件。他们为何“失踪”?中国人民全不知道。

一,副国级高官李尚福“失踪”。

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国防部长李尚福,自8月29日在北京出席“中非和平安全论坛”后,“失踪”至今。

记者通过不同渠道获悉:李尚福因在担任中央军委装备发展部部长期间的贪腐问题已被抓捕。

李尚福2017年9月至2023年3月任装备发展部部长五年。2015年习军改前,李尚福曾任总装备部副部长。

李尚福是在今年3月12日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防部长、国务委员的。

国务委员,与副总理的级别相当,是副国级。

在中共体制内,副国级及以上高官,属于“党和国家领导人”。因此,李尚福是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之一。

前大陆媒体人赵兰健9月15日透露:李尚福是9月1日被捕的。之后,军委装备发展部共抓了8个人,其中6人是副部级,2人是局级。这8人都是李尚福自己去指认的。

路透社9月22日报道,李尚福失踪,是近期习近平随行高官神秘失踪案中最新的一例。10位知情人士表示,李尚福因在军事装备采购中的腐败问题正在接受调查。

3月5日,习近平进入人大会议会场时众人鼓掌,包括李尚福、魏凤和。(Noel Celis/AFP via Getty Images)

二,副国级高官秦刚“失踪”。

6月25日,中共中央委员、国务委员、外交部长秦刚“失踪”。

秦刚失踪后,一段时间内,全世界都在寻找:秦刚在哪里?最尴尬的人,不是秦刚本人,而是中共外交部发言人毛宁

在多次新闻发布会上,面对外国记者接连不断的提问,毛宁找不了合适的语言应对,只好不断重复一些答非所问的空话,贻笑全世界。

7月25日,中共十四届全国人大常委会第四次会议决定:免去秦刚外长职务。

秦刚是去年12月30日被任命为外长的。到他被免去外长时,担任外长不到7个月,如果从他失踪之日算起,他实际担任外长不到6个月。

秦刚是中共建政74年来任职时间最短的外长。

秦刚也是在今年3月12日十四人大一次会议上被任命为国务委员的。

这一天,距离秦刚57岁生日(3月19日)还有一周。秦刚成为当今中共最年轻的党和国家领导人。

在通常情况下,从正部长提拔为副国级,至少需要五年。但秦刚从正部长级被提拔到副国级,仅用了两个多月,速度之快,堪称“火箭式提拔”。

但是,秦刚被提拔被副国级高官仅3个多月,就从中共政治舞台上“被失踪”了。其坠落的速度之快,也是史上罕见。

虽然现在秦刚还没有被免国务委员之职,也只是中共为了减缓此事对官场的冲击波而拖延时日而已。

三,副国级高官魏凤和“失踪”。

魏凤和是上一届中共中央军委委员、国务委员、国防部长,今年3月卸任后退休。

之后,魏凤和再也没有公开露面过,“失踪”至今。

魏凤和退休后,海外媒体便传出火箭军司令员李玉超等被军纪委带走调查的消息,还有人说,魏凤和也被带走调查。

魏凤和是习军改后的第一任火箭军司令员(2015-2017)。火箭军的前身是第二炮兵部队。此前,魏凤和就是二炮司令员(2012-2015年)。

魏凤和是习2012年就任中央军委主席后授予上将军衔的第一人。

8月31日,有记者问到火箭军高层人事变更和数月没有露面的前国防部长魏凤和的下落时,国防部发言人吴谦没有直接回答,而是说,“我们将调查每一个案件,打击每一个腐败官员”,“对腐败零容忍”。

这个说法与2014年3月记者就原中共政治局常委、中央政法委书记周永康被查的传闻向全国政协新闻发言人吕新华提问时吕的回答类似。

当时,吕新华没有正面回答周永康是否被查,而是说:“我们严肃查处一些党员干部,包括一些高级干部,一些违法违纪问题,向全社会表明,不管什么人,不管其职务有多高,只要触犯了党纪国法,都要受到严肃的追查和严厉的查处,绝不是一句空话。”

对于国防部发言人吴谦的说法,许多评论者认为,这几乎坐实了魏凤和被查的消息。

如果魏凤和确实被查,那么,他将是今年被查办的第三位中共党和国家领导人。

四,火箭军两上将“失踪”。

7月31日,习近平在北京八一大楼授予火箭军司令员王厚斌、火箭军政治委员徐西盛上将军衔。

这表明:原火箭军司令员、上将李玉超,原火箭军政委、上将徐忠波已被解除职务。但李玉超、徐忠波为何被解职?中共没有向外界透露一个字。

李玉超2022年1月升任火箭军司令员,并晋升上将军衔;2022年10月“当选”二十届中央委员。

也就是说,李玉超任火箭军司令员、晋升上将仅1年半,“当选”中央委员仅9个月,就被解职了,这是非同寻常的。

徐忠波原本不是火箭军系统的政工干部,曾长期在济南军区服务。2020年“八一”前夕,作为火箭军政委,徐忠波被习授予上将军衔。当时,全军仅有徐忠波一人被授予上将军衔,足见习对徐的信任和重视。2022年10月,徐忠波“当选”二十届中央委员。

徐忠波任火箭军政委仅3年、“当选”中央委员仅9个月,就被解职了,这也是非同寻常的。

此前,海内外媒体已广传火箭军司令员李玉超因涉嫌泄密、贪腐问题被带走调查。

7月31日,火箭军军政首长双双换人表明:已失踪数月的李玉超、徐忠波可能都确实落马被查。

五,火箭军三中将“失踪”。

据港媒5月中旬报道,火箭军副司令员、中将刘光斌和前火箭军副司令、中将张振中,已于4月被捕。

据陆媒报道,刘光斌缺席火箭军党委5月初举办的习思想主题教育专题党课。如果刘光斌4月被抓,5月初缺席上述活动在情理之中。至今,刘光斌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张振中3月出席全国“两会”解放军与武警代表团的讨论会之后,“失踪”至今。

另有海内外多家媒体报道,刘光斌、张振中因贪腐问题被军纪委带走调查。从两人“失踪”至今、中共所有党媒一声不吭来看,两人被查是大概率事件。

7月25日,网上出现一则关于前火箭军中将副司令吴国华的讣告。讣告称,吴国华“因病于2023年7月4日在北京逝世”,“遗体送别仪式订于7月30日(星期日)上午9时,在八宝山殡仪馆东礼堂举行”。

中将去世一般由新华社发消息,但新华社没有发任何消息。

有网友留言:“4号过世,30号送别,26天了,就比较烦这种处理方式,对内捂得严严实实”。

7月27日,上海澎湃新闻”报道:“记者从吴国华中将亲友处获悉,火箭军原副司令员吴国华中将,因病医治无效,于2023年7月4日在北京逝世,享年66岁。”

这则报道很奇怪。记者不是从官方渠道获悉,而是从吴国华的“亲友处获悉”,且几个小时后,这则报道被删除,原因不明。

7月23日,吴国华曾经的老领导张小阳发贴说:“2023年7月4日,星期二晚九点,他(指吴国华)在自己家中三楼厕所……上吊自尽了,可惜!”

张小阳是前中央军委副主席张震之子,军衔是少将。张小阳说吴国华“上吊自尽”这个消息应该属实。

吴国华2010年任第二炮兵副司令;2012年被授中将军衔;2022年从火箭军副司令的职位上退役。到今年已退休3年。

吴国华拥有双博士学位——中国俄语语言文学博士和俄罗斯俄语语言文学博士;当过解放军外国语学院第一系主任、教务长、副院长、院长;曾任总参谋部三部(技术侦察部)部长;先后任第二炮兵副司令、火箭军副司令。

吴国华退休后,享受中共副大战区级别高级将领的所有优厚待遇,如果没有遭遇令他绝望至极的巨大压力,是不可能上吊自杀的。

吴国华今年只有66岁,比起那些八九十高龄仍在世的中共高官,属于“英年早逝”。如果吴国华真的是“因病医治无效”去世,作为一名对中共军队教育、军事情报、火箭军建设作出重要贡献的高级将领,中共新华社理应发布讣告;中共党媒理应发文纪念,给予正面评价;他的领导、同事、下级、同学、学生、师长、朋友、家乡人,理应都会出面吊唁他的不幸离世。

但诡异的是,至今为止,中共新华社、中央电视台、解放军报等,对于吴国华之死,都没有发布任何消息。

最大的可能是,吴国华生前因火箭军大案,受到军纪委调查,身感事态重大,难以承受,只好一死了之。

六,多名中共军工企业高官“失踪”。

9月11日,前大陆媒体人赵兰健在社交媒体X上发布消息:多位中共军工集团高官被抓,其中包括刘石泉(中国兵器集团董事长)、袁洁(中国航太科工集团董事长)、陈国瑛(中国兵器装备集团总经理)、谭瑞松(原中国航空工业集团董事长)。

刘石泉任现职仅1年零3个月;袁洁最近一次公开露面是6月28日;陈国瑛任现职仅1年半;谭瑞松因年满60被免职仅半年多。

关于上述中共军企高官被抓,至今没有一家中共党媒出面辟谣。

中共军工企业是腐败高发区。2021年4月以来,中央军委曾开展过一轮军工反腐,不少高官落马,比如:

2021年4月8日,原海军副参谋长、少将宋学,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罢免十三届全国人大代表职务。宋学2009年至2012年任海军装备部副部长,与军工企业有很多接触,握有采购大权。

2021年9月30日,原中国兵器工业集团董事长、党组书记尹家绪,因严重违纪违法,被开除党籍和公职,其涉嫌犯罪问题已被移送检察机关审查起诉。

2020年5月12日,原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党组书记、董事长胡问鸣,因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查。胡问鸣曾任中国第一艘国产航母“山东号”研制的总指挥。

2021年2月,上海第一检察分院向上海第一中级法院提起公诉。胡问鸣被控犯受贿罪、滥用职权罪。

综合海内外媒体报道看,原火箭军高层被“一锅端”,一个原因是泄密,一个原因是贪腐。就贪腐而言,可能都与军备采购中的权钱交易有关,或涉及不少军工企业的高官。

鉴于上述情况,刘石泉等军工企业高官“失踪”,或涉火箭军贪腐案。

七,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尚宏“失踪”。

尚宏2016年起任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员、战略支援部队航天系统部司令员。

2022年8月15日,中共党媒公布的军队和武警部队二十大代表名单中有尚宏,但到了2022年9月25日,中共公布的二十大代表名单中,却没有尚宏。

中共中央“关于党的二十大代表选举工作的通知”明确指出:“对政治上不合格的一票否决”。

尚宏是唯一被取消二十大代表资格的军队高级将领。很显然,尚宏因“政治上不合格”被一票否决了。

很可能,在2022年9月,尚宏就“出事”了。至今,尚宏一直处于“失踪”状态。

尚宏曾长期在军队装备系统工作,当过中央军委总装备部司令部参谋长;且跟火箭军前副司令张振中一样,都曾当过酒泉卫星发射中心主任。因此,与火箭军军头在贪腐问题上可能有关联。

或许,尚宏被查后,交代出了与火箭军军头一起在装备采购中的权钱交易问题。

八,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巨干生“失踪”。

6月27日,前中共海军司令部中校参谋姚诚在推特上透露,李玉超等被查,战略支援部队司令员巨干生亦受牵连。

巨干生被牵连,首先可能是被他的直接部下——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员尚宏牵连。

作为巨干生的直接部下,尚宏与巨干生是一个领导班子成员。尚宏被查,可能咬出巨干生。

巨干生曾长期在总参三部工作,当过总参三部副部长。火箭军前副司令吴国华当过总参三部部长。他们在总参工作时有交集。通过吴国华、尚宏,巨干生可能与火箭军军头有牵连。

九,空军上将刘亚洲“失踪”。

港媒3月报道,刘亚洲因涉及严重贪腐案,可能会被当局判处死刑,缓期两年执行。

刘亚洲是何许人也?原中共军旅作家、国防大学政委、空军上将、中共国家主席李先念的女婿。

据大陆资深媒体人高瑜的文章,刘亚洲还是前中央军委主席江泽民与军队之间的联络员。

4月12日,中共“红色文化网”发表署名“贺兰峰”的文章《刘亚洲在为谁殉道?》,称刘亚洲是“一个典型的野心家和阴谋家”。

按照中共的说法,只有那些“妄图攫取党和国家权力”的中共高官,才被称为“野心家、阴谋家”。

比如,原中共政治局委员、中央军委副主席徐才厚郭伯雄,都被称为“野心家、阴谋家”。

贺兰峰的文章在相当程度上印证了港媒关于刘亚洲的报道可能属实。

4月12日,高瑜在推文中说“军队有动静了,网络还没动静”,同时附上一张太原第七干休所清理刘亚洲“有害信息”的通知贴图,内容涉及清理刘亚洲的图书、报纸、期刊、文章、题字、讲稿、音像制品等。

高瑜的上述推文也进一步证实刘亚洲确实“出大事了”。

海外最早透露刘亚洲被抓消息,是在2021年12月19日。大陆媒体最早间接证实刘亚洲被抓消息的,可能是中共“红色文化网”。2022年1月19日,“红色文化网”发表署名关愚的文章《刘亚洲批判》,文章标题下、正文前,有一个红色手臂紧握拳头猛击“腐败”两个字的插图。由此可见,刘亚洲可能因涉嫌腐败被查。

至今为止,中共最重要的喉舌媒体,如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解放军报》等,都没有公开报道刘亚洲被查办的消息。

如果从2021年年末算起,刘亚洲“被失踪”已有1年零9个月了。

结语

上面列举的“失踪”中共高官,副国级的有三位,上将有四位,中将有四位,军工企业副部级高官有四位,加上李尚福供出的装备发展部的八位高官,共计22人。

这个名单肯定所列不全,可以预计,这个名单还会不断加长。

以上中共高官都曾经身处关键岗位、位高权重、声名显赫,在中共党、军队、国家事务中影响巨大,他们却一个接一个“被失踪”了。

对于他们为什么失踪,中共一个字也不向中国人民透露,中国人民全被蒙在鼓里。

这说明什么?说明中共根本不代表中国人民。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中文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0924/1957815.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