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大陆 > 正文

东北县城,触目惊心的未来预演

最近,有网友写下了以下文字:

我的家乡是黑龙江省七台河市勃利县,东北非著名小县城一枚,据2022年人口统计目前在册人口27万多,常住人口19万,房价4000多一平,平均工资2000多一个月。

恐慌就来自于人员本身。

每年这里人最多的时候是年末,一到年关之前的那十多天里,车水马龙人山人海。不管是做什么买卖,视线所及全都是人。

从今年初三开始,人就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快速的消失不见了。街头巷尾可以感觉到的冷清再次回到了日常状态。

这个时候再想看到车水马龙,就要到学校门口了。每天早中晚三个时间点,每个学校的每个门口,站着的、坐在车里等着的人们才又一次组成了一幅生动的画面。

可商场里、大街上、饭店中,都是没有人的,空空荡荡的。

正常周一到周五,想要再见识一下人流如织的场景,就只能去政务大厅门前的那条大马路了。

东北县城,触目惊心的未来预演

那条汇集了政府、各单位政务大厅服务人员的路那才叫一个热闹,热闹到去办事儿都找不到停车的地方。

一进政务大厅,扑面而来的嗡嗡声,和由远及近的目光聚焦,会让你觉得你不是来办事儿,而是在走奥斯卡红毯。

疫情的三年以来,这个小城的主要街道上,各种商户牌匾几年里换了无数次,唯独党政机关、银行的牌子一直安然如故,换新如旧。

再有就是从2022年开始对全县每条马路的各种操作一直没有间断过。

先是在原本宽敞的马路中间竖起一道铁护栏,然后是天然气管道铺设交换着刨出来一条沟,接着是自来水管道维护,刚回填的沟再一次被挖开、回填,后来是供热管道维护,又重复了一遍上面的操作。

4月份开始,落雪前后结束,如此反复已经两年了。

一开始每项工作完毕之后还会把路面重新修理平整,重新打上沥青,后来干脆就直接裸露着铺垫砂石。于是乎现在全县各条主干线往往是前面还在封路占地挖坑,后面是堵成狗的车队,中间是风一吹都看不见对面的砂石临时路,走上去是高低不平的城市乡间路况。

即使是一些偏僻的小路其实也不能幸免,要么是施工队刚走,要么是施工队要来,每天接孩子上下学的路上,彼此交流的也不仅仅是孩子最近生活学习咋样,而是应该从哪儿绕行躲避施工造成的拥堵。

最近十几年以来,这个小城的人员一直在对外流出。

过年才恢复车水马龙就是人员严重对外输出的一个佐证,这里没有什么矿山、没有什么大型企业,根据上年政府工作报告看,2022年全县的收入2.8亿元,预算支出34亿元,也就是说这样一个小城每年都要靠中央财政拨款才能运行下去,妥妥的入不敷出。

去年出生人口七百多,死亡人口一千四百多,按照这个速度下去,这个小城年轻人清零就是十几年左右的光景。

到那个时候该怎么办呢?

还有网友用图片描述了黑龙江小县城现状:“人走一大半,大街白天看不到人,剩下都是老头老太和公务员。空房子满大街,到处尽显凄凉,平房随便住,楼房按户卖。快递深圳发货邮过来要5一7天能收到,中途中转好几次,遇到冬天下雪速度更慢。店铺大量倒闭,买个酱油走二里地,只剩几家老店维持。公交停运,出租车减少,火车只剩几趟,出行极其费劲。

东北县城,触目惊心的未来预演

幼儿园黄了,几个小学合并一起,一个学年也勉强凑一个班。初高中班里只有几个人,好学生和好老师都走了,剩学生成绩直线下滑。这就是黑龙江,一个曾经曾经生我养我的故乡,一个被现代化抛弃的地方!”

东北县城,触目惊心的未来预演

网友"LeigeSee"回应道:“49年后,东北曾经有着伪满洲国的工业老本,成为了共和国长子,再加上开垦了荒废的沃土“北大荒”,发现了好几个油田,风光了好些年。此后就一直走下坡路。吃了日本和伪满洲国的遗产,吃了老天的馈赠,自身却未创造出什么,所以振兴东北几十年也振兴不起来。”

网友"新号"回贴表示担忧说道:“全国农村城镇都差不多,只是黑龙江更严重一些。望去满眼衰败之相,或许这也是未来吗?”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知乎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018/196704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