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程晓农:“债可敌国”的恒大们与中国的经济危机

现在我们在讲,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率极低,大部分年轻人在城市里躺平了,对未来不抱希望了。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我自己是没希望的,就希望他们也没希望。中国人一听就明白,他们是指上边。现在人都变成这种心态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民生,中国老百姓的未来,其实已经赔在里头了。

中国房地产业危机引发的经济危机在持续发展。这一危机最明显的症状是中国最大的房地产公司之一恒大资不抵债,欠债近2.5万亿元人民币。许多论者从政治经济学的视角解说了这种巨额债务给中国的金融体系和整个经济带来威胁。在许多观察家看来,中国五年一度全国金融工作会议在推迟一年多之后在10月底召开,部分原因或很大一部分原因也是房地产业界危机给中国经济整体带来的威胁令中共当局难以应对甚至难以言说。学者程晓农博士则从利益链及其运作的角度解释了这种债可敌国的大形势的由来。

中国房地产业危机的大图景

在过去的20年里,超常发展的房地产业一度占据中国经济的半壁江山,成为世界奇景。这种通过高度杠杆化即通过大举举债堆积的超常发展所形成的泡沫如今正在泄气。泡沫的破碎不但给千百万中国民众带来终生积蓄化为泡影的威胁,而且也给中国政府带来难以预测和应对的社会动荡的前景。

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的房地产业界危机引发金融危机和整体经济危机的前景也引起国际货币基金组织的关注。与此同时,学者和分析家们在研究和分析恒大这样的房地产大公司如何可以一家就欠下2.5万亿元人民币这样的巨额债务。

学者胡平说:(恒大老总)许家印的经营模式就是,向银行贷款,向政府买地;银行凭什么肯给他贷款?政府凭什么愿意把地卖给他?就因为他们能取回扣。所以,除了银行的头头,还有政府的官员,都是许家印的同伙。

独立时评人蔡慎坤说:恒大出事是必然的,如果没有权贵保驾护航,恒大早就化为乌有;实际上,早在11年前,美国著名的空头机构香橼(Citron Research)就发出一份做空恒大的报告,非常详细地指出恒大存在的问题,并且明确预言了恒大的最终结局。

中国的房地产业界的问题眼下还在继续发展。星期一(10月30日),美国《华尔街日报》报道说,全球银行业巨头汇丰银行总裁称,中国房地产危机已经过去,中国政府扶持该产业的措施正在奏效。但眼下人们还不清楚危机是否真地已经过去。

恒大(以及中国其他一度风光一时、现在陷入困境的大中小房地产公司)举债究竟是怎样的一个过程?中国的房地产业界危机和经济危机对中国政府、中国经济、中国民众、外国投资者意味着什么?中国政府是否有意愿、有能力解决房地产业的危机?中国现行的政治经济制度是否能避免再度出现恒大这样的房地产商给中国经济制造定时大炸弹的局面?

长期观察和研究这些问题的学者程晓农博士提供了他的答案。在获得普林斯顿大学社会学博士之前,程晓农曾任中国经济体制改革研究所综合研究室主任,对中国政府体制及其官僚机构的运作有第一手的了解。在他看来,造成眼下中国房地产业界的危机的既有中国的政治体制的制度性腐败,也有中国的大银行对房地产业的基础知识欠缺,由此而来的危机前所未有,解决之道目前也难以看出。

以下是程晓农接受美国之音采访的部分内容摘要。

房地产业大膨胀导致大灾难,新时代大跃进产物

记者:恒大一度很大。恒大老总许家印一度更是全国的首富,身价2900亿元人民币。现在恒大资不抵债,负债2.5万亿元人民币。中国以前有人说某人很富,是富可敌国,现在许家印或恒大则可谓债可敌国。2.5万亿这种天文数字的债务是怎么来的呢?

程晓农:这种债务我想把它说成是一种新型大跃进的结果。我们这个年龄的人可能多少都知道,大跃进是毛泽东时代曾经发动的一个要钢铁产量突破多少万吨,粮产量突破多少万吨的运动;发动这么一个荒唐的大跃进,然后不计工本大量造假,然后堆出来一个表面上好像是达到目标的这么一个任务,结果呢?带来了无穷的灾害,包括饿死3000万人。

为什么现在我把房地产这个大泡沫说成大跃进呢?就是它和您问的这问题有关系。实际上,房地产泡沫是中国的金融制度给催生出来的。也就是说,它是有同谋的,那同谋就是银行。

当然也不能说银行就是为了造泡沫才这么干的,而是说银行的贪婪和头脑简单,风险意识严重不足造成了这种结果。实际上,所谓的债可敌国就是说,房地产公司把巨大的债务赖给了银行。

那么,银行怎么会种瓜得豆呢?你想,银行是想通过房地产贷款来发财赚钱的,结果赚着赚着把银行自个儿套进去了。银行放松了贷款方面的严格审查和监管,就是银行想从中捞一票,赚一笔。那么其结果就是大跃进一样就形成了全国性的、几乎所有省市,大概只有西藏除外,所有省市基本上都会出现这种恒大式的房地产公司。

房地产业出了大问题,政府监管部门哪里去了

记者:恒大为什么能够做到债可敌国、成为中国经济的定时大炸弹?换句话说,中国政府那么多的监管部门,这些年来为什么能够给恒大这样的公司大开绿灯,终于酿成眼下这种难以收拾的局面?

程晓农:其实在房地产管控上,中央政府是最后一道不把关的。最先推动这个房地产泡沫扩张的其实是地方政府。当然,是从广东开始的。广东地方政府首先学香港人,然后就开始发现,我们中国所有的土地都是公有的,政府想卖哪块就哪块,而且是可以强力征收。所以上个世纪最后几一段时间,中国的强制拆迁蔚然成风。为什么地方政府都想着把每个地方、每个城市最好的地先拿出来卖给房地产公司?因为政府卖地,把它作为政府收入的一个重要来源。这叫做表外收入,就是名义上不是财政的正常收入,而是卖地的收入。这就是所谓的政府的第二预算,但是第二预算有时候会庞大到比第一预算就是税收来的收入还要多。

政府为什么那么来劲呢?那是因为可以上下其手。谁沾着都能从中拿一块。拿钱的人,比方讲是搞房地产开发的,在中国每个城市差不多都有一个地方融资平台,或者说地方这个城市投资公司,那其实就是政府把土地卖给房地产公司的白手套。这些白手套在推动房地产泡沫的过程当中从银行拿好处,同时还要从房地产商那里拿贿赂。

这些人也不是个人白吞的。上边会有人来管他们。因为你有肉吃,不能一个人独吞。所以,这些城市房地产投资公司也就是城投公司,它们也得往上孝敬,就这么一路往上走。你看到中国这些反腐片介绍的情况都是到一个城市,从市委书记到市长那儿,你至少得摆平一些主要的人。所谓摆平就是送钱。

这也是为什么中国的官员们突然就发了。你看中国现在官员们的有钱的程度,绝对不是靠工资积蓄存起来的。鬼都不信。

在房地产业风光无限的好日子里谁最得益

记者:恒大以及中国大中小一系列不知多少千家房地产业,它们一度风光无限,在风光无限的日子里,中国究竟是哪些人从中获得了最大的利益?

程晓农:我觉得准确讲要看你的地位。你是房地产公司的大老板,当然你获利最多。许家印还有碧桂园和其他那些公司那些当老板的当然获利最多了。然后房地产公司的中层也一样。

然后呢?政府的官员是不是都得是权贵才能捞好处?那也不一定。因为权贵这个概念你得看是什么级别。当然,你说在北京,中央级的那是叫权贵。北京的人看着地方县里面的干部就不叫权贵了。他们算个什么呀?但一个县太爷在地方上牛得不行,跺一跺脚,整个县城都颤动。但到了北京,他们算什么呀。但在地方上一个县城里,它的权贵就是县太爷、县政府县委的那些干部。

中国有2000多个县,大部分县都会有房地产开发,因此当地的很多干部也在他们那个相应的级别上和相应的地方级的房地产公司勾结,从中拿钱。虽然县长不算权贵,但是实际上在地方上,他们就是地方的小小的豪强了。

房地产公司危机与中国整体经济危机

记者:像恒大、碧桂园这样的大型的房地产或其他大中小房地产的倒闭或形同倒闭,会给中国政府、中国国内外投资者造成什么样的损失?

程晓农:那我先从损失大小来排队。最大的损失就是,房地产公司大到一定程度以后,它就开始发美元债券,通过香港向境外的投资者用美元发行债券。就是说,以它的公司的信誉担保,甚至拉一个中国的银行来做担保。说我这儿向你们借10年期、5年期的一笔钱用债券的形式。你们买我的债券,把钱借给我。

那么这是个什么数字呢?可能大概有个四、五千亿美元。现在以恒大为首,碧桂园、恒大后边一连串的房地产公司的借债基本上全都还不了,也就是四、五千亿美元打水漂了。华尔街为这个事儿非常地着急。

对中国政府来讲,可能会有眼光狭隘的官员说:没关系啊,那是美国人的钱,亏了就亏了,他能怎么着?没错,是可能华尔街吃了亏只能硬吞。但这真正给中国政府造成什么损失?造成的是国际信誉的巨大损失。

所以,这是对中国政府的国际金融信誉的最大损失。改革开放到现在40多年的结果是,中国政府把自己的国际金融信誉建起来,又砸了个稀烂。这是第一大损失,

第二大损失就那些中国政府所说的主力银行,就是主要的国家银行,就是刚才讲的四大行,工商行、农行、建行和中行,再加上交通等等若干家银行。这些主要的银行也都有大量的房地产公司的欠账,就是贷款。地产公司倒下来,这些贷款也是一个巨大的数额,可能有几十万亿,这几十万亿还不上了。

银行这些钱可不是银行自己造出来的,是拿老百姓存款堆出来的。所以实际上是变成政府和中国的主要银行在欠老百姓的钱。

现在的问题关键是什么呢?就是政府信用。中国政府的信用在中国现在还没有垮到说老百姓就不相信我存在中国最好的银行里的钱从此就没了。一旦形成那个局面,大家都去挤兑,那中国政府就玩不转了。

当然,我这不是说政府垮台了,而是说政府就得想出各种办法来,哄老百姓说:你们的钱没有丢,党和政府保证早晚一天要给你们的。至于早晚是哪一天,这它绝对不会说清楚。因为没有那一天。

就第三大损失而言,中国政府的损失是间接的。房地产公司还欠它的上游公司很多,像从房地产设计公司,施工公司装修公司等等,还有原材料公司,它们提供的是建筑材料、建筑用的金属等等等等。

这一系列公司又是几万亿的债务,它们叫企业票据。所谓企业票据其实就是房地产公司欠它们的账单,欠账签条,白条子。本来这条子开出来是说我欠你多少亿多少万,原则上面是没有限定的日期说限几号还、不然就付要追加利息。为什么没有?它是基于一种企业之间相互信任。

但这种商业票据一旦因为房地产公司行将倒闭还不上了,那它的上游公司一大批就受大量的牵连。举一个例子,水泥行业现在正在大规模裁员,同时大规模减产。为什么?房地产公司倒下来,它欠的水泥账当然不还了,水泥公司那就完了。

同时房地产公司还欠很多的钱,是直接欠老百姓的。它们通过理财产品等等吸引了很多贪图理财产品高利息的老百姓,把他们的钱给敛来了。现在这些钱也没了,所以老百姓也会受到相当的损失。中国政府现在唯一能做的事就是摁着不许老百姓去追债,你们亏了就亏了,没了就没了。

房地产危机把中国过去30年的繁荣炸回原型

记者:以中国现行的政治经济制度,将来能不能避免或杜绝像恒大或房地产业界这样的定时炸弹的形成?

程晓农:我觉得不用考虑下一个定时炸弹的形成了,这个定时炸弹中国就受不了,这个定时弹可能就把中国炸得稀烂了。稀烂了以后就不需要再形成第二个定时炸弹了,这一个就够受了。

现在我们在讲,中国大学毕业生就业率极低,大部分年轻人在城市里躺平了,对未来不抱希望了。甚至有人开玩笑说:我自己是没希望的,就希望他们也没希望。中国人一听就明白,他们是指上边。现在人都变成这种心态了。在这种情况下,中国的经济,中国的民生,中国老百姓的未来,其实已经赔在里头了。

在这种状况下,我们现在等什么?等的是那个定时炸弹真炸开的时候会是什么状态。我不说惨状,就说炸成什么样。我想其实你盯着银行看就知道了。所有的炸弹,其实它不是一枚,是无数枚在无数个银行里头,每个银行都有它的炸弹。唯一不知道就是,你那个定时器设定的引爆时间是多久?不知道。短的可能两年就炸了,长的可能3年、4年、5年。而且它是连锁的。这个炸了会引响另外一个。所以,从这种角度来看的话,我觉得不用再考虑定时炸弹再形成一个新的,那就可太受不了了。就这个就已经够受的了。可以讲,它会把中国过去30年的繁荣炸回原型去。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美国之音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06/1974523.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