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共再三强调金融风险把控 都有哪些金融风险?

管控金融风险是最近中国政府的工作重心之一。最近中国召开最高级别的金融工作会议,连国安部都发文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中国如今面对的金融风险究竟有哪些呢?

位于北京的中国央行中国人民银行总部大楼路透社图片

管控金融风险是最近中国政府的工作重心之一。最近中国召开最高级别的金融工作会议,连国安部都发文强调,金融安全是国家安全的重要组成部分。那么,中国如今面对的金融风险究竟有哪些呢?

10月30日,中国政府在北京召开了五年一度的全国金融工作会议, 中共国家主席习近平、中共中央政治局常委李强赵乐际王沪宁蔡奇丁薛祥李希皆出席会议。

据中国官煤新华社报道,会议中,与会官员谈及了“经济金融风险隐患仍然较多”的问题,并指出政府需要根本性解决这些风险,才能推动中国金融高质量发展。报道也写道,官员们认为,强调监管会是当前风险防控的重点任务,具体的做法包含化解地方债务、改善金融与房地产市场的循环、以及维护金融市场稳健运行等等。

针对本届金融会议,美国民间机构“信息与战略研究所”经济学者李恒青在接受本台采访时指出,此次的会议邀请第18届与第19届的高阶领导共同参与会议,显现中国的经济情势相当低迷,需要众多官员集思广益:“它把18届和19届的中央领导、高官都请回去,来参加中央金融工作会议,你可以想像问题之严重,多米诺骨牌已经倒了好多块了。”

中国金融风险一:房地产市场泡沫化

那么,中国官员不断谈到的金融风险具体而言有哪些呢?首先,美国南卡罗莱纳大学艾肯商学院市场学教授谢田告诉本台记者,中国房市的低迷与爆雷是中国经济当前所面临最严峻的问题:“房地产销售现在大幅度下滑,泡沫要破灭了,这样引发很多相关的银行因为它们有很多房地产贷款,也面临破产的危机。还有,房地产企业都面临难以偿付的外债,外债违约是一个相关的金融风险。”

中图房地产市场泡沫化(路透社资料图片)

李恒青也谈到,中国经济目前正面临系统性溃败,因为房地产市场大量焊死银行资金:“再加上(房地产)整体在降价,降价是必然,因为中国的建设面积早就超出了实际需求,即使降价了大家都不买房,这样的情况下,最后是金融资产大规模的贬值,造成整个金融系统的入不敷出。”

据搜狐财经不完全统计,截至2023年8月,除在爆雷边缘被“拉回”的碧桂园及远洋,目前已经有超过30家大型房地产企业爆雷。目前,中国排在头几名的房地产企业恒大、碧桂园等摇摇欲坠,不少经济学家都认为破产是可能的最终结局。

中国金融风险二:地方政府举债过高

地方政府债台高筑是北京当局所遇到的另一项重大困境。美国马里兰州罗耀拉大学商学院教授丁弘彬就表示,房地产市场爆雷连带的导致了地方政府无力偿还欠债。

丁弘彬说:“(中国)经济发展在最近10几年来一直高度依赖房地产,房地产的雷一爆,可能看起来相对稳定的地方政府债务问题也跟着爆,因为地方政府的收入有很大一部分是靠在房地产上面的。”

据《纽约时报》报道,信用评级机构惠誉评级估计,中国地方政府的债务相当于中国年经济产出的30%左右。

谢田也谈到,因为地方政府财政出问题,导致有关部门不得已取消了地方公务员的奖金,这是政府到了紧要关头才会采取的作法:“地方政府现在财政支出锐减,很多地方已经把公务员的奖金给削减掉了,甚至要求公务员把以前发的奖金退回来。中共的体制其实不愿意裁减公务员,因为整个公务员体系是稳定中共政权很重要的部分。”

中国金融风险三:外汇存底不足

与此同时,上周五,中国国家外汇管理局公布第3季国际收支数据,数据显示,外国直接投资为负118亿美元,是自1998年以来,首度出现投资赤字。国际媒体普遍分析,外资出走中国现象明显是基于对美中竞争加剧的担忧,以及考量市场环境恶化等诸多原因。

对此,学者们也分析,因为中国与西方国家的贸易互动减少,加上外资也不断撤出,导致中国外汇存底不足,进而使其在对外购买重要物资,例如能源、芯片、医疗物资时,出现资金问题。谢田便指出:“中国对欧美的进出口在急剧的下滑,虽然对俄罗斯的进出口可以填补一些,但对俄罗斯的进出口有时候是用人民币或卢布计算,没办法存到外汇里。”

李恒青也谈到,中国外资减少的另一个原因是因为美国近期不断收紧对中国的投资规定。今年8月,美国总统拜登才基于国家安全考量,限制投资公司向中国开发半导体、微电子、量子计算机、和人工智能相关产业投入更多资金。

人民币与美元(法新社图片)

李恒青就此表示:“在过去中国大陆的几个典型公司都是西方的投资,从刚开始研发企业,发展成巨无霸,比如典型的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百度。但现在这样的投资已经不能再有了,已经受到美国政府的严查,这是对中国高科技产业发展的釜底抽薪。”

学者们也提到,外汇存底不足所衍伸出的另一项问题是,中国没有杠杆能捍卫不断贬值的人民币。在今年9月初,人民币甚至一度跌至年度最低价,出现1美元兑7.34元人民币的状况。

加大监管可以解决金融问题吗?

为了应对前述金融风险, 中共当局展现出加大管控力道的决心,像是在今年9月,中国全国人大常委会就发布立法计划,希望尽快出台《金融稳定法》以监管全部的金融活动。不过,丁弘彬认为,加大监管的作法只能延缓中国经济爆雷的速度,由于监管政策错误,中国的经济问题并不能被根本性解决。

丁弘彬以监管房地产市场的问题举例谈道:“如果盖房子的人没有办法履约,而是拼命杠杆的时候,在正常的情况下、正常市场经济的国家应该要有金融机构能够出现去干预这件事。这种干预表面上看起来也是政府力量的操作,但跟(中国)政府直接说‘该付钱的人得继续付钱,要倒的公司不准倒’,这是两种完全不一样的情况,这等于是跟市场对作了。”

以人民币取代美金交易解决外汇不足?

在应对外汇存底不足的问题上,北京当局也尝试透过以人民币作为贸易结算货币来解决问题。像是习近平去年底出访中东时,便极力推动以人民币结算石油和天然气贸易,对此,中国的重要石油进口伙伴沙特阿拉伯也表示,愿意对非美元交易采取开放态度。

不过,谢田认为,人民币交易要运行顺畅高度依赖两国间的贸易量相当,因此长期而言将难以执行:“我觉得这可能很难实行下去,可能在与沙特的交易里面可能有限的可以适用。……对沙特阿拉伯来说,它拿大量的人民币也没有办法用,它卖石油的钱需要去买来自欧美的奢侈品,中国也提供不了这些奢侈品,它拿人民币没用可能就要抛售。”

国安部警告“个别国家”勿唱空中国经济

在全国金融工作会议过后,上周四,中共国家安全部于微信公众号上发文表示,中国金融安全目前面临不少风险和挑战,并且隐射美国恶意操控货币,意图促使中国经济下行。文章写道:“个别国家把金融当成地缘博弈工具,屡屡玩弄货币霸权,……不仅有‘看空者’、‘做空者’,还有‘唱空者’、‘掏空者’,企图动摇国际社会对华投资信心,妄图引发我国内金融动荡。”

对此,丁弘彬指出,中国当前面临的诸多经济困境主要都是源自于北京当局的政策错误,和美国的货币政策没有关系:“美中经济逐渐脱钩的情况下,加上习近平在过去3年疫情中的种种作为,加速了很多中企和外企离开中国,加上本身自己金融状况不好,中国货币贬值是很正常的现象。……中国政府说是美国操纵货币,它当然可以这样说,但是,造成中国目前的结果,跟中国本身经济的条件比较有关系。”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107/197483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