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国家队被逼入场 北京“既要又要”吓坏金融圈

A股三大指数近日连番下跌,沪指持续跌破3000点;港股更惨,中国股市徘徊在全球最差股市边缘。中共出台一系列政策拉抬股市,逼国家队救场,分析认为,但中共又对金融界严厉打压,这种“既要又要”的政策,令救市行动举步维艰,而市场趋势归根结底是中国惨淡的经济决定的。

中国股市一跌再跌 徘徊在全球最差股市边缘

周四(7日),A股三大指数再次全线下跌,沪指再度失守3000点。截至上午收盘,上证指数跌0.29%报2960.33点,深证成指跌0.46%报9489.38点,创业板指跌0.49%报1872.75点。

两市成交额4982.1亿元,北向资金实际净卖出46.85亿元,反映外资流失。

香港恒生指数,全日报16,345,跌117点或0.7%,再创一年低位。主板成交逾890亿元。恒生中国企业指数报5615,跌48点或0.8%。恒生科技指数报3720,跌27点或0.7%。

中港股市今年以来已经跑输全球大市。MSCI指数显示,截至11月底,港股下跌了19.7%,中国股市亦下跌了12.9%。但是,反观邻近的台湾、日本、韩国及印度股市,均表现亮丽,分别上升了25.3%、19.4%、15.2%及14.1%。美股纳斯达克指数更升了37%。

今年以来,中港股市屡屡冲上全球表现最差股市的排行榜。据StockQ网统计,12月5日,全球表现最差的股市,短期看,香港恒生几乎在每个时段都居首;香港国企、香港红筹也都在前几名;上海B股、上海综合、上海A股也都在前十名排行上。

示意图。2008年3月18日,四川省成都市的一家证券公司,一名男子正在观看显示股价指数下行图的电子板。(Liu Jin/AFP via Getty Images)

中港股市屡屡冲上全球表现最差股市的排行榜。(网络截图)

从较长期看(下图),过去半年到一年,全球表现最差股市前5名,中国股市占了4个,其中上海B股三个时段名列第一,跌幅达-16.66%至-21.9%;香港恒生从今年高点下跌27.39%;香港国企和香港红筹各时段都在前五名。

12月5日,据StockQ网统计,较长期看,中港股市冲上全球表现最差股市的排行榜。(网络截图)

中共推系列政策无效 国家队入场救市

实际上,为提振资本市场信心挽救股市,中共金融政策密集出台。8月以来,当局连续出台降低印花税、规范大股东减持和上市公司再融资行为、降低融资融券保证金比例等等政策。

中共也要求包括所谓的国家队、中央汇金,国有保险公司等,增持A股市场的股票,甚至要求一些大机构,不让他们卖空。市场甚至传出“国家队”国新控股将每日增持A股ETF(多为跟踪央企指数产品)。

不过这些举措效果不彰。《上海证劵报》说,截至9月8日,中证800指数、创业板指数的PE(市盈率)分别处于过去10年的25%、3%分位,ERP(股权风险溢价)均处于负两倍标准差附近,表明市场估值已计入过多悲观预期。

9月11日,四大保险巨头发声“坚定看好A股!”包括中国保险资产管理业协会会长、中国人寿保险首席投资官王军辉,泰康资产CEO段国圣、平安集团相关负责人、人保资产相关负责人表态,将充分发挥险资压舱石作用。

10月底,由中共党魁习近平亲自出席的中央金融工作会议,要求寿险资金“发挥经济缓冲器和稳定器的作用”,财政部随后调整以“提高寿险资金投资股市、稳定股价”。官媒声称调整后,“将会增加超过人民币2.6兆元的资金进入股市”。

11月29日,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保险两大国资保险公司联手宣布,成立金额高达人民币500亿元的“私募股权证券投资基金”,不只金额大、而且期限长达10年,“10+N”的基金在10年到期后还可以视情况继续延长。

中国人寿是中国第一大、新华人寿则是中央汇金持股超过3成的国营保险,两大寿险公司都强调,这是“符合国家相关政策、优化寿险资产组合、对股东权益有利”的重大专案。

救市气喘吁吁 打压金融界不松手 分析:事倍功半

但是,《今周刊》分析,“习李政权救股市救得气喘吁吁,用尽全力只能勉强将上海股市守在3千点附近。”

更糟的是,曾经是中国面向外资窗口的香港股市,从今年1月的高点22,701点持续下跌,到12月1日已经跌剩16,830点,颇有“一路向西”的末日悲情。

其实,寿险业自身难保。去年中国86家寿险公司的税后盈余大跌57%,只有38家盈利。龙头中国人寿在香港交易的股价本益比只有6倍多,新华人寿港股的本益比更跌剩下3倍。

“疾病缠身的中国寿险业者,还要扛起拯救股市的政治责任,犹如火中取栗。”《今周刊》说。

中国人寿与新华人寿股价已经跌了1年,宣布上述500亿元人民币的救市基金后,两家公司在香港上市的股价继续创下新低,双双陷入今年最低价的保卫战。“负责救火的消防队自家着火,极为狼狈。”

此外,在救股市的同时,中共持续抓捕金融业高管及投资者。彭博社称,自2021年底开始打击以来,金融专业人士甚至监管机构被指控有不当行为的浪潮前所未有。根据政府声明,今年至少有108名金融官员和高管受到调查或处罚。

包括中国人寿前董事长王滨今年9月被判处死刑,缓期二年执行;明星基金经理王亚伟于8月被拘留;中国银行原党委书记、董事长刘连舸被审查起诉,等等。

习近平在9月主持的一次会议上称,要加强对国有企业和金融业的反腐败努力,同时要敦促它们更好地为经济服务。

“中共贯彻‘既要又要’的政策,既要拉抬股市,又严厉清算金融官员,李强的救市行动犹如绑着双脚跑步,举步维艰,事倍功半。”《今周刊》说。

中共救市手段非正常 按市场原则 中国经济早崩溃了

对于中共的各种救市措施,前大陆资产管理公司首席合规官梁少华日前说,这些都是非正常手段,短期或一天就能够拉升股值,让股市下跌的趋势稍微拉一下。不过经济决定了市场趋势,国家的这一点救市资金不能阻止大势。

国际信评机构穆迪(Moody’s)日前将中国主权信用评级展望从“稳定”调为“负面”,紧接着又将8家中国银行、18家大陆企业以及港澳信用信评展望下调至“负面”。理由是中共地方政府的债务风险、房地产行业危机等。

对于中共要求国家队救市,旅美政治学者王军涛7日分析,中央会议说的就是“不管你敢不敢,必须扛”。

他说,“现在中国金融数字化,企业和老百姓的钱都在银行,金融会议要求银行必须服从中共的需要使用钱,不敢也要做。习近平的金融体系就是流氓打劫。不管你愿意不愿意。”

王军涛认为,“要是按照市场原则,中国经济早就崩溃了,政府财政和许多大公司早就破产了。”

但是,“极权政府可以冻结市场运行,届时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赖账或掩盖坏帐,例如借钱还坏帐,到期再借钱,好像一个项目不断追加投资,其实就是一笔坏帐。”

“所谓政策性贷款或功能性贷款,就是向金融系统强行摊派赔钱的项目。”王军涛说,“共产党是个集体不负责制度,有些问题要掩盖,就不承认问题,也就没人背锅。”

“最后谁来背锅?都是内部不一致把问题揭露出来了,其实是权力斗争;绝大多数灾难都是老百姓被迫无奈买单。”王军涛说。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208/198797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