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国际新闻 > 正文

揭密:普京的得力助手是如何干掉普里戈金的

华尔街日报的深度文章,详细报道了几十年来一直是普京最高盟友的尼古拉·帕特鲁舍夫,如何推动了暗杀瓦格纳雇佣军叛变首领普里戈金。

8月下旬,在莫斯科机场的停机坪上,普里戈金在他的莱格塞600飞机上,等着延误的安全检查结束后就起飞。这位雇佣军首领与机上其他九人一起准备返回圣彼得堡。在整个过程中,机舱内无人注意到机翼下的小型爆炸装置。

飞机最终起飞,爬升了大约30分钟,达到28000英尺高空,然后机翼炸裂,飞机螺旋式坠落地面。机上10人全部遇难,瓦格纳准军事集团的老板普里戈金就此结束了一生。

据西方情报官员和一位前俄罗斯情报官员称,暗杀这位军阀的行动酝酿了两个月,行动最终得到了普京最老的盟友和知己、尼古拉·帕特鲁舍夫的批准。帕特鲁舍夫是杀害普里戈金计划的幕后推手,这一点此前并无报道。

克里姆林宫一直否认与普里戈金的死亡有关,普京也对飞机失火坠毁做出了最官方的解释,称机上有一枚手榴弹被引爆。

这不是真的。

事发数小时后,一位参与情报搜集的欧洲人与克里姆林宫保持着联络渠道,看到坠机消息后,他向克里姆林宫的一位官员询问发生了什么事。

克里姆林宫官员毫不犹豫地回答:"他必须走。"

帕特鲁舍夫长期以来一直警告,在入侵乌克兰的战争中,对瓦格纳的依赖给普里戈金带来了太多的政治和军事影响力,这对克里姆林宫的威胁越来越大。

普里戈金在非洲拥有数万军队和利润丰厚的黄金、木材和钻石业务,管理着一个价值数十亿美元的海外帝国。但回到俄罗斯,在乌克兰战场上,他与军方高层在武器和补给问题上的公开对抗,让他与克里姆林宫发生了冲突。

6月下旬,针对俄罗斯军方官员的兵变爆发,瓦格纳的25,000名战士,带着坦克向莫斯科发动武装进军,帕特鲁舍夫出面阻止了挑战。他还看到了彻底铲除普里戈金的机会。

通过采访西方情报机构、美国和俄罗斯前安全和情报官员以及克里姆林宫前官员,《华尔街日报》发掘了有关俄罗斯最有权势的军阀叛变和谋杀的新细节,以及帕特鲁舍夫所扮演的前所未知的角色。

国家控制媒体和普京本人一起精心打造的形象,是一个独自统治俄罗斯的西方坚定对手。事实上,他的权力是由一个庞大的官僚机构维持的,这个官僚机构与西方的敌对关系不断加深,在因入侵乌克兰而导致的国内分裂不断加剧的情况下,证明了其持久性。

帕特鲁舍夫控制着这台机器的杠杆。他通过解释普京的政策和执行普京的命令爬到了最高层。在普京执政期间,他一直在扩充俄罗斯的安全部门,并在国内外通过暗杀恐吓敌人。最近,他的地位有所上升(他的儿子德米特里曾是一名银行家,被任命为农业部长),被一些人视为普京的潜在接班人。

帕特鲁舍夫的前同事,形容他是一个头脑清醒的官僚,和普京一样,他不喜欢媒体,每天依靠俄罗斯安全部门对世界的解读。也与普京一样的背景,他在20世纪70年代加入了间谍部门,并在苏联解体后一直坚守岗位,当时其他同行都冲向了俄罗斯新兴的私营部门,从事赚大钱的工作。

帕特鲁舍夫现年72岁,在他看来,俄罗斯正处于与美国的斗争中,他曾说美国想要窃取俄罗斯的石油和矿产,在演讲和采访中加入了阴谋论。今年早些时候,他告诉俄罗斯《消息报》(Izvestia),美国正在密谋接管俄罗斯,因为怀俄明州的大规模火山爆发,可能很快会使俄罗斯变得不适合人类居住。

帕特鲁舍夫在一些阶段扮演的暗黑角色,凸显了与克里姆林宫作对的人往往会面临致命的后果。

美国官员在普里戈金死后不久表示,政府的初步评估发现坠机是暗杀阴谋的结果。

崛起

在帕特鲁舍夫与普京的合影中,他只是一个背景,身着一套不起眼的深色西装,大多时候不引人注意。克里姆林宫前官员说,他每天乘坐俄罗斯制造的奥罗斯豪华轿车前往位于总统府的简陋办公室,离克里姆林宫只有几步之遥。他的电话通常是加密的。

帕特鲁舍夫早年在苏联城市列宁格勒(即现在的圣彼得堡)投身间谍事业。获得工程学学位后,他被招募加入克格勃,并进入位于明斯克的间谍学院学习,很快开始反间谍工作,并在与芬兰接壤的一个地区担任负责安全的官员。

叶利钦政府试图推行西方式经济改革时,他与普京一起经历了苏联解体和安全部门的衰落。1999年叶利钦任命普京为总理时,普京推荐帕特鲁舍夫接替他领导新版克格勃,联邦安全局。

普京在第二年升任总统,巩固了帕特鲁舍夫的权威。两人因共同的出身和"只有强大的安全部门才能使俄罗斯强大"的信念,而联系在一起。

作为间谍机构的负责人,帕特鲁舍夫开始重新打造个组织,并在当时接受俄罗斯《莫斯科共青团员报》采访时,将其称为俄罗斯的"新贵族"。

对于新总统来说,这是一个敏感的时刻,帕特鲁舍夫表明愿意全力提供帮助。在担任总统的第一年,普京就受到了威胁,因为他曾担任一家房地产公司的顾问,而这家公司正在欧洲接受洗钱调查。根据从乌克兰总统办公室泄露的录音带,帕特鲁舍夫前往乌克兰,从安全部拿走了关键证据。

部分录音带后经美国政府核实。普京否认有任何不当行为,丑闻随后平息。

帕特鲁舍夫很快表示,克里姆林宫的叛徒将受到惩罚。2006年,俄罗斯通过了一项法律,使法外处决被视为恐怖分子或极端分子的海外俄罗斯人合法化。几个月后,逃往伦敦的前联邦安全局特工亚历山大·利特维年科因茶水中含有放射性物质而丧命,他曾撰文谈论普京和自己的间谍生涯。

一名英国法官说,帕特鲁舍夫可能批准了这起谋杀。

作为联邦安全局局长,帕特鲁舍夫曾希望促进与西方国家自身反恐努力的合作,2001年纽约和华盛顿遇袭后,各国的反恐合作全面展开。但利特维年科中毒事件——伦敦市中心一家寿司店被污染,开始让人们对双方的合作产生怀疑。这次暗杀,开始让西方官员怀疑一批在欧洲和中东俄罗斯移民神秘遇害事件与莫斯科有关。

2007年,当俄罗斯在哈巴罗夫斯克召开国际反恐会议时,中情局拒绝派遣任何高级官员,而是派出了一个由中情局前情报站站长罗尔夫·莫瓦特·拉尔森领导的低调小组。莫瓦特·拉尔森说,帕特鲁舍夫把他拉到一边,说他被冒犯了。他说"请把这个消息带回中情局……你没把我们当回事"。

2008年,普京提拔帕特鲁舍夫为俄罗斯国家安全委员会秘书,这个职位没有什幺正式权力。但帕特鲁舍夫的个人威望、与普京的亲密关系,以及二十多年来作为俄罗斯安全部门实际负责人的角色,使他成为俄罗斯权力第二大的人物。

他的新角色也赋予了他加强俄罗斯对外关系的使命。很快,他就充当起了情报官员和外交官的混合角色,拜访了世界上一些最有权势的领导人。帕特鲁舍夫的旅行日程安排之紧,与人们对他的会晤知之甚少形成了鲜明对比。

我们知道敌人是谁

他为数不多的公开活动之一是在2016年,当时他去收拾巴尔干小国黑山政治干预行动失败后留下的烂摊子。俄罗斯军事情报机构曾试图制造动乱,阻止黑山加入北约

从邻国塞尔维亚发起的这次行动失败了,俄罗斯特工被公开曝光,给莫斯科的地区盟友造成了影响。帕特鲁舍夫前往塞尔维亚安抚政府,并将特工带回了家。黑山在一年后加入了北约。

帕特鲁舍夫的大部分工作都在暗中进行。2020年,有人在阿曼发现了他的飞机,当时乌克兰总统泽连斯基也在阿曼,这引发了乌克兰国内对两人举行秘密会议的指责。泽连斯基和克里姆林宫均予以否认。

另外,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前夕,帕特鲁舍夫的专机也出现在雅加达,与此同时,美国国务卿布林肯也访问了雅加达,他当时正在推出白宫管理印度洋和太平洋争议地区的战略。美国和莫斯科分别发表声明称双方未举行会晤。

早些时候,白宫高级官员在日内瓦会见了帕特鲁舍夫,讨论了交换囚犯和延长军控协议的问题。

白宫中国问题专家波廷杰俄罗斯领土侵占亚洲大国的历史地图,意在强调对莫斯科构成的威胁。帕特鲁舍夫耐心地听完后嗤之以鼻。他说:"我们知道谁是我们的敌人。"

博尔顿曾作为前总统川普的国家安全顾问多次会见帕特鲁舍夫,他说帕特鲁舍夫总是很专业,在谈判中从不提高嗓门,也不对闲聊表现出太大兴趣。

博尔顿说,他只有一次尝到了愤怒的滋味,那是在2019年的一次会晤中,当时他们的话题转到了乌克兰。博尔顿说:"我们听了20分钟关于乌克兰及其历史的演说。那是非常情绪化的,对他来说很不寻常"。

帕特鲁舍夫,将成为入侵乌克兰的最重要支持者之一。

在2022年2月冲突爆发的最初几天,俄罗斯人的期望落空了。到去年秋天,面对乌克兰在南部和北部发起的攻势,俄军摇摇欲坠,伤亡数以万计。

克里姆林宫呼吁普里戈金和他的瓦格纳战士来支持战争。普里戈金的迅速崛起很快让帕特鲁舍夫忧心忡忡。

向莫斯科进军

普里戈金曾是普京家乡圣彼得堡的一名囚犯和热狗小贩,后来成为普京的伙食供应商,并利用自己的人脉建立了规模庞大的瓦格纳私营军事公司。过去十年间,这家公司为克里姆林宫在乌克兰、叙利亚和北非发动了战争。

瓦格纳集团还在撒哈拉以南非洲站稳了脚跟,以木材、黄金、现金和钻石换取领导人的安全,这是俄罗斯地缘政治影响力的重要渠道。

在乌克兰,普里戈金支持普京的入侵,赢得了关键战役的胜利,同时公开批评俄罗斯指挥官的军事损失。

他在社交媒体上抨击总参谋长格拉西莫夫将军和国防部长绍伊古,再加上他的部队在乌克兰东部的成功推进,让他在莫斯科引起了注意,包括帕特鲁舍夫在内的强大敌人。

从普里戈金对绍伊古的抨击中,克里姆林宫内部的人看到了普京的策略,即通过允许争斗来保持下属的分裂。但在战争中,军阀的权力积累使他成为了总统的心腹大患。

一位曾与普京和帕特鲁舍夫共事过的克里姆林宫前官员说:"每个人都告诉普京,拥有一支平行军队是个错误。当他每天都向军事领导层吐口水时,你就有麻烦了。"

帕特鲁舍夫在2022年夏季开始向普京发出有关普里戈金的警告。但当瓦格纳在战场上取得进展时,这些警告却被置若罔闻。

这位与普京及间谍头子关系密切的前俄罗斯情报官员说,当普里戈金打电话给普京,粗鲁地抱怨缺乏补给时,情况发生了变化。普里戈金需要枪支和子弹,而他的部下正在大量死亡。

这位前特工说,帕特鲁舍夫听到了这位前餐饮店老板对总统的责怪。后来,帕特鲁舍夫将这通电话作为普京应该和这位前餐饮老板保持距离的理由:这位军阀已经变得危险,不尊重克里姆林宫的权威。

到12月,帕特鲁舍夫显然已经赢了。即使普里戈金公开抨击军队和他缺乏补给,普京也对他置之不理。电话无人接听。到6月初,克里姆林宫实际上宣布了解散瓦格纳的计划,命令瓦格纳战士向俄罗斯国防部登记。

6月23日星期五,普里戈金发动兵变,从乌克兰战场上带走了他的25000名士兵和坦克,向南部城市顿河畔罗斯托夫进发,夺取俄罗斯武装力量南部军区司令部。他称之为"正义之旅"的计划,是与格拉西莫夫和绍伊古对峙。

普里戈金还派出另一列坦克和士兵向莫斯科进发。

根据西方情报机构的评估和这位前俄罗斯情报官员的说法,普京在莫斯科城外的别墅里,帕特鲁舍夫接替了普京的工作,他组织了一连串的电话活动,劝说普里戈金退兵。

帕特鲁舍夫要求同情普里戈金的军官设法与其取得联系。克里姆林宫曾五次致电普里戈金,但均无人接听。他还寻找调解人,并给哈萨克斯坦和白俄罗斯政府打了电话,这两个国家都是俄罗斯领导的由前苏联国家组成的军事联盟的成员。

致电哈萨克斯坦是为了应对最坏的情况。前一年,俄罗斯在爆发暴力骚乱后派遣军队恢复那里的秩序。一名西方情报官员和一名前俄罗斯情报官员说,如果俄罗斯军队无法阻挡兵变军队,现在的希望是哈萨克斯坦能够还以颜色。

但总统托卡耶夫拒绝了,他在俄罗斯入侵乌克兰后与俄罗斯保持了距离。

最后,白俄罗斯总统卢卡申科在当时的一份公开声明中说,他同意提供帮助,在六个多小时的时间里多次给普里戈金打电话,并在这位军阀和莫斯科之间传递信息。

最终,他提出了帕特鲁舍夫商议好的条件:如果普里戈金调头,他的部下就可以逃往白俄罗斯。

卢卡申科新闻处在一份声明中说,卢卡申科与普里戈仁以及普京进行了多轮会谈。声明说:"会谈取得了成功。"

普京在深夜的一次电视节目中称普里戈金和瓦格纳领导层为叛徒,最终普里戈金后退了,接受了协议,包括保留对其海外业务的控制权,如在非洲的业务。

虽然普里戈金和他的战士们没有遇到军方的积极抵抗,但大多数部队也没有加入他们。星期六傍晚,普里戈金的叛变结束了。

前往莫斯科的普里戈金战士停下了脚步,一些人开始向白俄罗斯为他们准备的营地进发。普里戈金本人也从社交媒体上消失了。

在夏天剩下的时间里,莫斯科弥漫着不安的气氛。克里姆林宫中几乎没有人相信普里戈金会逍遥法外,不承担任何后果。

帕特鲁舍夫将证明他们是对的。

杀戮

兵变后,克里姆林宫几乎没有公开限制普里戈金的生活。他前往非洲检查他在那里的行动。曾在一家智库为普里戈金工作的马克西姆·舒加里说,他还被允许继续在圣彼得堡和俄罗斯各地工作。

但他说,普里戈金很警惕,"他知道自己有敌人,也知道自己可能会出事,但就他而言,他一直在遵守协议。"

前中情局情报站站长莫瓦特·拉尔森说,普里戈金看似自由自在,实际上却受到严密监视。他说,普里戈金的叛变暴露了体制中存在的深刻裂痕,也暴露了军方的不满情绪,而军方几乎没有采取任何行动来反对普京的进军。

他说:"你可以看出普京的计划是什么,让死人继续活着,这样他们就能继续找出发生了什么。"

他的意思是克里姆林宫正在寻找普里戈金的同伙。

这位前俄罗斯情报官员说,8月初,当莫斯科大部分人都去度假时,帕特鲁舍夫在他位于莫斯科市中心的办公室里向他的助手下达了命令,让他着手制定一项处置普里戈金的行动。

西方情报机构说,普京后来看到了这些计划,但没有反对。

几周后,普里戈金结束了非洲之行,在莫斯科机场等待安全检查人员完成对飞机的检查。西方情报官员说,就在这次延误期间,机翼下被放置了一枚小型炸弹。

飞机在下午5点后起飞,高度达到28000英尺。半个多小时后,飞机迅速失去高度,在库申金诺村附近坠毁。

目击视频显示,爆炸发生后,一架机翼脱落的飞机从天而降。

几天之内,俄罗斯媒体报道称,DNA检测证实普里戈金死于坠机。与他一同遇难的还有其他九人,包括瓦格纳组织的指挥官德米特里·乌特金、另一名瓦格纳同伙、两名飞行员和一名39岁的空乘人员。

责任编辑: 李冬琪  来源:加拿大和美国必读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3/1223/1994421.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