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网闻 > 正文

真主党空军被精准斩首 以军释放3个非常信号

过去24小时,以色列国防军继续在加沙地带中部的马加奇(Maghazi)和布赖吉(Bureij)开展清除行动。

与此同时,以军还扩大了在南加沙的汗尤尼斯市部分城区的清除行动。

在布赖吉的行动中,以色列国防军找到了一个自战争开始以来发现的最大的武器生产基地。里面有许多大型武器:

-能够到达以色列北部的远程火箭;

-远程火箭制造设施;

-炸药和迫击炮弹;

-隧道竖井达到约地下30米;

-无人机。

在9日的地面战斗中,以军击毙了200多名哈马斯等极端组织成员,与此同时,以色列空军的空袭可能造成了上百名平民伤亡(哈马斯卫生局的数据)。

另一方面,哈马斯旗下的卡桑旅声称,1月9日,以军一支特种部队试图解救一名被挟持的以色列军人,被哈马斯武装人员击退。卡桑旅战士打死打伤多名以军士兵和军官,并缴获一些装备。

这事可能属实,只不过卡桑旅的战果没有他么自己宣传的那样大。

根据以色列国防部发布的声明,昨天有9名以军军人在加沙阵亡,是以色列国防军单日阵亡人数最多的一天(并列)。他们应该就是在这场战斗中牺牲的。以色列的摩萨德当天罕见地在社交媒体上发文道:

“我们的部队在加沙非常困难的一天,或许是战争开始以来最困难的一天。为我们在那里的兄弟们祈祷……”。

从军事上看,目前加沙之战已经没有什么悬念了,这让战后加沙地带的管理问题成了热点。。

沙特驻英国大使哈立德·本·班达尔·沙特周二在接受BBC采访时表示,在以色列国防军对加沙哈马斯的战争结束后,沙特阿拉伯有兴趣与以色列实现正常化。

不过,哈立德表示,沙特阿拉伯有一个条件,就是建立一个包括加沙在内的巴勒斯坦国。此外,西方国家主张战后将加沙地带交由巴勒斯坦自治政府管理。

这的确是一个“合理”的方案,但合理并不代表合适,至少目前来看是这样的。

因为,当初对以相对比较温和的法塔赫就在加沙的选举中败给了哈马斯,在反以情绪更加高涨的今天(加沙包括平民、哈马斯武装分子在内,死了那么多人,不仇恨是不可能的),法塔赫为了坐稳江山,基本不可能在加沙执行亲以色列的政策,甚至连接受两国方案都成问题。

因此,战后以色列不太可能直接将加沙交给法塔赫,他们很可能会长时间在那里驻军,直到完成对加沙的“改造”。

在以色列-黎巴嫩之间,这两天有三个值得注意的动向:

一、以色列开始向南北边境地区的民兵发放火力较强的长武器、防护装置和救生医药用品;

二、以色列北部地区的医院已接到通知,为接纳可能多达数千名的伤员做好准备。

三、以色列昨天用无人机除掉了真主党黎巴嫩南部的空中力量司令。

此人是在去参加前天被除掉的纳斯鲁拉的连襟,真主党高级指挥官维萨姆·塔维的葬礼的路上被消灭的。这是一个十分罕见的举动,以色列通常避免在葬礼等仪式性活动上打击对手。

综上,以色列很可能已经准备好与真主党全面开战了。

再来看看其它消息。

这是黎巴嫩真主党空军司令阿里被以色列无人机袭击身亡的现场,看来是有内线的,否则,真主党这么多同类车主,以色列无人机怎么就知道哪一辆是袭击目标?

继德国汉莎航空、瑞士国际航空、奥地利航空1月8日重启以色列航班营运后,法国航空1月9日宣布,本月24日恢复飞往以色列航班营运,每周3班。

大量航空公司恢复以色列航线,充分证明哈马斯已经不成气候,发射火箭弹的能力遭到了毁灭性打击,很难对进出以色列的民航客机造成威胁。

37岁的亚登创造了历史,成为第一位在加沙作战的女性营长。

目前,亚登正在加沙地带作战,在过去的100天里,她只见过孩子两次。她说:

“我向我的三个孩子保证,我会带着胜利回来”。

哈马斯声称“加沙死者一半是妇女和儿童”,他们也许是对的。

加沙有一半的人年龄在18岁以下,他们通常从8岁起就接受战斗训练(有些女性也是)。。。

布林肯说:“每个人都有机会做选择,如果10月7日,哈马斯没有屠杀以色列人;如果10月8日,哈马斯不躲在平民后面,并释放人质,放下武器,就会没有战争。如果现在释放人质,放下武器,明天战争就会结束。总之,如果哈马斯没有10月7日的做法,或在之后做出不同的决定,那么所有的苦难,任何苦难,都不会发生”。

老布这话算是说到点子上了,但我觉得还可以再加上几句:

“如果加沙人当初没有把激进的哈马斯选上台,如果他们一开始就听从以色列国防军的劝告,到南部去,远离哈马斯,那么我们看到的悲剧很少得多得多”。

这世界有些人的苦难是因为没得选,有些人的苦难是因为选择了错误的答案。

当然,这不表示我认为以军就可以在加沙滥杀无辜。

我此前一再强调,相比之下,我更相信以色列方面的消息,因为就连他们自己的媒体都会乐此不疲地挖黑料、递刀子,撒谎的成本比较高,因此更具有可信度。

此外,这次的哈以战争,应该是人类历史上,第一场被各方用放大镜检视的战争。虽然的确有不少平民的伤亡,但到目前为止,里面的黑料真不算多。

而且,从战争开始几天后,包括海牙等多个国际组织就已经开始调查以军是否犯有战争罪行,相信最后会有公论的。

大家应该对现代文明多一点信心,在俄乌战争之上如此,在哈以战争上亦如此。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七天七夜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12/200300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