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天价离婚40亿,别让他们跑了

还得是上市来钱最容易!

昨天上市企业长春高新公告,“二老板离婚了”。作为配偶,对方一把获得约40亿股权资产。

即使2023年8月份因股市大幅下行,监管方面修改了减持细则,但离个婚就能获得几十亿,也是绝大部分人几辈子都赚不到的财富。

关键这二老板之前就一路减持,现在离婚又把自己约九成的股份给了老婆,到底是要闹哪样啊?!

前两天中央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教授贺强的一段话上了热搜。

贺强表示,“当年听那些小老板们眉飞色舞的跟我们讲,哎呀,没想到资本市场能赚这么多钱”,“本来他们规模也就5000多万,5000多万的小公司去银行贷款贷2000万银行绝对不会他的,还要还本付息。”

“没想到一发行上市,少的赚5个亿10个亿,多的15亿20个亿,甚至更多。”

小老板们都没想到,做梦都想不到这么发财,钱这么好赚,然后纷纷讲,“早知这样,我们干脆10个亿15个亿把它(公司)卖了,卖了我回老家拿出5000万再建一个一模一样的公司,再上市。”

天价离婚40亿,别让他们跑了

看到贺强教授的这段话,我第一个想到的就是浙江国祥。

原定于2023年10月9号网上申购的浙江国祥,IPO上市终被紧急叫停。之所以被踩刹车,就是因为这家企业被网友质疑“再建一个一模一样的公司、再上市”上热搜,然后引来监管部门的注意。

2003年国祥制冷上市,融到2.73亿,但实际用到他们所说的项目上的不足3000万,不但不发展业务,拿到钱就大肆分红,2003年赚2162万分2000万,2004赚1125万分2000万,哪怕业绩大幅下降也没停止分红。

上市仅一年业绩就大幅下滑,之后各种危机各种亏损,直到2009年变成ST国祥,最后实控人爷俩直接把上市的壳子一卖,完成最后套现。

本以为到这就完了?远远没有!

期间国祥制冷设了个子公司即后面的“浙江国祥”,然后把原有的制冷业务打包放了进去。

卖完上市壳子后,据说买方对原来的制冷业务不感兴趣,于是又是一波骚操作,2012年9月,那个装了原有制冷业务的子公司“浙江国祥”摇身成了陈某伟夫妻俩的,而陈某伟身份是原国祥制冷的董秘。

你说奇不奇怪,空调制冷那套业务一翻转腾挪,到陈某伟手上就迅速持续盈利,2013、2014、2015的净利润分别为2870万元、4205万元、5147万元。

然后陈某伟两口子就想把浙江国祥拿去上市!

这个平平无奇的传统企业不但要上市,而且发行价确定为68.07元/股,市盈率高达51倍,将融资23.84亿,超募16.47亿。

这价格比很多优质科技企业还高,吃相已经满脸都是,没法看了。

果然是上市贼好赚钱啊,凭他生产空调制冷设备只怕几十年也赚不到这么多钱。

股民看了直呼离谱,几乎无成本的到股市融钱,关键还换汤不换药同一资产二次上市,为什么这个企业能够换个马甲重新上市?

现在再看看前面贺强教授讲的,不能说很像,简直是一模一样。

一般企业到银行借个1000万都是千难万难,这审核那风控的,还得各种抵质押、夫妻俩连带担保。

上市融资不同,只要能成功就是一步登天,赚到实体企业多少年都赚不到的钱,而且还不用还!

贺强说,由于这些老板来钱太容易了,所以没有心思抓经营管理,只想方设法通过资本市场套现更多的钱。

一直有人说小A是融资市,个人觉得,这与融资两个字完全不搭界,正常的融资都是有借有还、而且要把企业经营好才行,不用还的钱算哪门子融资呢。

不用负责也不用还的钱,与抢无异,着实像是凭本事“抢”来的。

最近人大金融研究院院长吴晓求也说,中国的这个上市它有一个特征,是世界所有国家所没有的,就是排队。

排队上市,蜂拥,蜂拥的都要去上市,实际上排队上不是一个正常现象,排队现象已经告诉人们,这里面有寻租,这里面有巨大的不公平,谁排上了谁就能获得那个巨大的不公平的利益。

吴晓求说的很直白,首先对应的就是那些“带病申报”、“带病闯关”、“ 一查就撤 ”的企业和相关辅导的券商等机构。

这些人明白,只要成功上市就能鸡犬升天、赚到做梦都不敢想象的钱财,要不然怎么会挤破头冲击IPO呢。

去年监管就对一些券商进行检查,对“一查就撤”的企业进行检查,按停了一些也处罚了一些券商及相关人。

但是,仍然有大批量的企业在排队冲击上市融资,怕不是这种治标的检查就能起大作用的!

毕竟,百分之三百的利益就有人敢冒杀头的风险,何况是百分之几千几万的收益!

已上市的就有五千多只票,加上排队要上市的,检查的难度可想而知。

终归还是要上市退市规则上再放大招,才能治本。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燕财局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13/200367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