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这事上了37条热搜! 真把中国年轻人当小丑啊

这几天的微博热搜简直成了这些工作“咸鱼翻身”的发声筒,它们彻底改头换面,镀上了一层“似乎没啥门槛还赚得多”的金光。 先是被“外卖小哥为还债送外卖3年挣了102万”一下子惊到,接着看到“年轻人入行装修月入4万”抽了一口凉气,后来又被“00后男生收破烂年入20万”创飞。 送外卖、当装修工、收破烂被都快被营造成了“神仙工作”,看起来年轻人的选择多得让人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隔三岔五出一个类似热搜,大家一边围观,一边暗中纳闷,质疑其中的真假虚实。

互联网、金融这些传统认知中的高薪工作被捧了这么多年,现如今已经不能靠薪资挑动起全网的神经了。

取而代之的流量密码是35岁整组被裁、上午HR谈话下午内部账号被冻结、金融限薪年终泡汤、基金经理“跑路”……

与此相对应,一些以往被大家看不太上的工作被抬上了桌。

这几天的微博热搜简直成了这些工作“咸鱼翻身”的发声筒,它们彻底改头换面,镀上了一层“似乎没啥门槛还赚得多”的金光。

先是被“外卖小哥为还债送外卖3年挣了102万”一下子惊到,接着看到“年轻人入行装修月入4万”抽了一口凉气,后来又被“00后男生收破烂年入20万”创飞。

送外卖、当装修工、收破烂被都快被营造成了“神仙工作”,看起来年轻人的选择多得让人犯起了选择困难症。

隔三岔五出一个类似热搜,大家一边围观,一边暗中纳闷,质疑其中的真假虚实。

怎么别人搞钱像是吃饭喝水一样自然,到了自己身上,长衫穿着不舒服,脱下长衫又找不到其他能避寒的衣服。

传统的高薪工作不再令人羡慕

从前看不起的工作简直是“神仙工作”

“年轻人做XX月入X万”在过去这一年多里出现得越来越频繁:

XX一般是一种大众认知里并不吸引人的非白领工种,X则是三打底,上不封顶。

见得多了,这种热搜也快成了狼来了的故事。

雷声越来越大,但信的人越来越少了。

01

不体面却高薪的工作

朝年轻人敞开大门?

每天一打开热搜,仿佛迎面端上来一盅对年轻人对症下药的“良药”。

“90后程序员改行卖早餐年入30万”、“辞职后靠摆摊月入五万”被推到眼前,情绪+信息增量全部拉满。

有种所有人都身处旷野中央的幻觉,下份工作被安排得明明白白,各种美好的前途从四面八方赶来捞自己一把。

我统计了2023年1月1日至2024年1月19日的微博热搜词条,发现这股风还真不小。

去重后(若同一事件对应多个热搜,视为一个),

总共有37个热搜在讲年轻人做了什么蓝领工作或打了什么零工,赚到了几万的月薪。

平均每个月有3.1个,以一种不过分密集又不至于断档的节奏时不时亮个相。

每十天可以挖掘出一个90后、00后创收的新鲜故事,每隔1.46周就能给年轻人职业清单添加一个备选项。

部分热搜词条

其中,出现次数最多的是

外卖员、装修工人、住家保姆、货车司机这种大众熟悉度相对较高的蓝领岗位,轻松拿下了#年轻人做XX月入X万#名录的将近四成。

第二大门类是杀猪、线下陪诊、做墓地清洁、上门替人做饭等相对小众的工种,占据“诱捕年轻人高薪职位”的四分之一。

再就是选择创业,年轻人够得着的那种小成本创业。

跟资本场上谈笑风生、一场酒局促成百万天使轮融资不搭边,而是走接地气、灰扑扑路线。

比如回云南老家直播卖鲜花、开早餐店卖包子豆浆油条、拉着小推车摆摊卖盒饭小吃。

除此之外,还有一些兼职的大学生、做副业的打工人,在打点零工搞钱上颇有心得。

他们做礼仪小姐做有偿伴娘、勾毛线玩具往外卖、当旅拍师给人拍照修图,把学费生活费赚出来了,甚至把主业的收入衬得有点拿不出手了。

这些热搜里年轻人的收入从8000到年入百万不等,妥妥的高收入行列,超过北上广深一线城市工资中位数。

月入过万基本上属于构成热搜的初始条件,否则将失去所谓不高大上的工作内容和高薪之间的反差感。

最常见的是月入三万,占比21.6%,8条热搜里的主人薪资达到了这个标准。

包括抡起大锤当拆房工的00后女孩、卖烤猪的大学毕业生、辞职抓知了的19岁小伙……

其次是月入五万上下和月入两万,分别有7条、6条热搜中的数字落入对应区间。

对于前者来说,多涉及一些大众已经有一定概念的岗位,知道它们赚得不算少,但对到底能达到什么数目也不是很了解。

比如当装修工,美缝、吊顶、刷油漆、铺地砖,一般都能给到少说三四百的日薪。

尤其是对技术能力要求高点的泥瓦工,日薪五六百起步并不是噱头。

再比如家政工,有很多细分的类型,像是收纳鞋服的、彻底清洁的、调整家里布局的。

做到比较娴熟专业、客源充足的阶段后,高收入不成问题。

还有一些热搜词条里,没有写明具体薪资水平,但强调了高薪或是收入较之前涨了两三倍。

如果在做这份工作前,从事的是一些外人眼中还不错的工作,那一般都会写进去。

大厂程序员、会计、国企,都能起到吸睛的效果。

就好像轻松抓住了进可在大公司卷出名堂,退可自由选取高薪蓝领工作的机会。

转行之后靠收入取得的物质上的成就,像是省会买房、买奔驰,也得在词条中体现出来。

90后瓦工日薪2000在省会买了房##杀猪女屠夫月入3万买房买奔驰#,谁看了敢说一点都不羡慕。

似乎想要跳脱出生命力被一点点耗尽的坐班日常生活,真的存在可能。

02

困在现状中动弹不得

想拥有一条退路

过去这几年年轻人找工作的焦虑和无措,可以说是吹起这股体力工作风的集体情绪。

刷到这种格子间打工人转行蓝领工人的新闻时,可能大多数人都会惊奇于这份收入待遇水平。

拿麦可思研究院最新发布的《2023年中国本科生就业报告》来看,2022届本科毕业生中,近六成(57.7%)毕业半年后平均月薪在6000元以下,月收入过万的比例不到7%。

为了在就业市场上获得更多的议价权,很多人选择继续读了个硕士,结果发现提升学历的速度根本跑不赢学历贬值的速度。

不少网友调侃自己出入高端写字楼,专业术语挂嘴边,接触一个个大项目、校对一版版修改稿。

然而每个月扣完五险一金,发到手的工资不到五千,成为都市隶人的最佳代言人。

光不光鲜这种虚头八脑的东西,在当下所能起到的诱惑力已经被稀释到了极限。

公司是不是业内头部、所在领域算不算热门赛道,折算不成实打实的能塞进自己腰包的东西。

相比起来,去当装修工、去做住家保姆、去摆摊,性价比似乎高多了。

按部就班做自己的活,就可以拿到比较丰厚的报酬。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Vista看天下 CDT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123/2008001.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