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习推新政策?中国贸易伙伴反击

—习推新政策?专家:三大因素令经济难解困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下,中共政治局强调深化改革开放、推进现代化“提高斗争本领”等。当局此前还推“合肥模式”,但被爆凸显中国经济的脆弱性。专家认为,“合肥模式”本身有弊端,而习近平的经济政策遭西方反制,由于三大深层次因素,中国经济实难解困。

中国经济无法复苏,被认为是2024年全球十大风险之一。图为北京市中心一个建筑工地。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下,中共政治局强调深化改革开放、推进现代化“提高斗争本领”等。当局此前还推“合肥模式”,但被爆凸显中国经济的脆弱性。专家认为,“合肥模式”本身有弊端,而习近平的经济政策遭西方反制,由于三大深层次因素,中国经济实难解困。

中国经济持续低迷习强调“政治主导经济”

1月最后一天,中共党魁习近平召开政治局会议,强调今年工作重点有“5个要”,排首位的是“要以习近平新时代中国特色社会主义思想为指导,紧紧围绕推进中国式现代化这个最大的政治”,并且要“坚持底线思维,增强斗争意识,提高斗争本领”等。

会议也提到,“加快建设现代化经济体系”,“要抓好高质量发展这个首务,深化改革开放……推动经济实现质的有效提升和量的合理增长。”

今年开年,中国经济未见起色,经济窗口的股市更是跌跌不休,主要股指创下五年新低。沪指本周再度连失2900及2800关,1月跌幅多达6.27%;深证成指及创业板指更连挫6个月,1月跌幅多达13.7%及16.8%。过去6个月累计回落幅度达26.5%及29.6%。

北向资金1月净卖出逾145亿元,创近3个月新高。自去年8月以来连续6个月净卖出,去年8月至12月累计已净卖出逾1866.3亿元。

中共国家统计局周三(1月31日)发布数据,1月份制造业采购经理指数(PMI)为49.2%,微幅回升,但仍低于50%的荣枯线,显示制造业活动连续第四个月处于萎缩。

而严重拖累中国经济的房地产业仍然低迷。中指研究院周二报告,1月楼市成交量按月大幅下跌28.06%,按年下跌12.51%。二线代表城市成交面积按月大幅下跌42.73%,按年下跌21.19%。

周三,中指研究院数据显示,2024年1月,TOP100房企销售总额为2815.3亿元,同比下降33.3%,较去年同期降幅扩大1.6个百分点。其中TOP100房企单月销售额环比下降47.7%。

当局推“合肥模式”被指凸显中国经济的脆弱性

在经济低迷状况下,中共工信部日前发文“前瞻布局未来产业”,此前还推广“合肥模式”,即以国有资本招商的新模式由政府打造国有投资平台,以“股权投资”的思路,通过国有资本投入,带动社会资本,动用全社会发展新型产业。

中华经济研究院助研究员王国臣日前对大纪元表示:“因为外资跟民营企业都在走,他被迫只能更多地以国有企业为主导,否则不是全部投资都熄火了吗?”

陆媒《南方日报》报导,凭借“合肥模式”,合肥以过去10年GDP增长213%的增幅,一举跻身“新一线城市”,其战略性新兴产业产值占规上工业比重从24.4%提高至56%。

报导称,合肥凭借官方极力主导的电动车和太阳能电池板等行业成长,使中国成为世界超级出口大国,成为榜样。

合肥及周边的城镇成了电动汽车制造中心。《纽约时报》日前报导,合肥汽车总产量自2019年以来几乎增长了两倍,现已超过密歇根州的汽车总产量。去年,合肥电动汽车产量翻了四倍,今年的电动汽车产量还将进一步飙升。

不过“合肥模式”的另一面,《纽时》说,没有什么地方比合肥更能体现中国经济的机会和脆弱性了。一方面是电动车厂大上快上获国家补贴,但产能严重过剩,亏损严重,廉价外销;另一方面是房地产低迷冲击合肥,很多人仍失业难以谋生。

中指院数据显示,合肥的月销售新房数量已大幅下降。截至11月,销售额与上年同期相比下降了45%。去年的新项目总建筑面积较2022年锐减57%,土地租赁合同销售额下降了38%,让政府支持的项目陷入危险。

建筑材料市场占据合肥十个街区,商户们很悲观。“我干这行已经20年了,这么多年里,今年是最糟糕的。”房门经销商吴俊林(音)对《纽约时报》说。小企业主们表示,地方政府以前是他们的大客户,现已停止下订单。“政府没钱了,腰包掏空了。”

但是蔚来和大众等新兴大企业并未给当地带来就业机会,公司越来越多地依赖机器人和其它自动化工具。“合肥这些企业需要的人才条件,普通人很难满足。”合肥居民徐明义(音)说,他至今仍未找到本专业工作,当网约车司机谋生。

专家:“合肥模式”本身有弊端

王国臣分析,“合肥模式”只不过是一种取悦习近平的一种讯号或表现罢了。

“‘合肥模式’推出其实不意外,就是习上任后,尤其在美中贸易战之后,他强调第一是新型举国体制,第二是国进民退。更深层来讲,习一直希望建立一个由国有企业为主导的产业体制,而其中更重要的是军工,以国防企业为主导的产业体制。”

但是,王国臣说,“这个模式本身就有弊端,第一,国有企业的问题。如果没问题,毛泽东就成功了,邓小平就不需要改革了,所以你重回国有企业一定是无效率的。”最近中共国资委推出相应的考核改革,王国臣分析,“他们注意到国有企业无效率,所以在加强内控,一是加强党的控制,二是推出国企改革考核办法,不过这些都很难改变国有企业的无效率。”王国臣说,第二个弊病,“它是以军工为主的产业体制,虽然政府不断地强调民营企业,可是民营企业跟外资很难参与这些军工国防企业。所以整个中国大陆的产业结构,会进一步扭曲,而经济成长也会衰退”。“合肥模式又重回以国有企业为主导。背后有更强大的政府补贴,这个衍生出来的是过去10年谈论很多的叫做国家资本主义。以国家力量去扶植竞争性的企业,然后在市场上跟其它国家去竞争,其实这种不公平让各国担忧中国会不会带来新一波产能过剩,伤害或冲击到各国企业。”

中国贸易伙伴反击习近平新模式走得通?

经济学人智库”日前预测,随着电动车产业的持续成长,到2027年,中国的电池制造能力将超过需求的四倍。中国问题专家王赫日前也对大纪元分析,“因为大量投资制造业,最后导致产能过剩,国内市场消化不了,在国际市场又引起很大的贸易摩擦,所以这个经济的整个投资效益就会大幅度下滑。”中国因工业产能过剩将大量产品廉价倾销至欧盟,这引发了西方与北京一场新的贸易战。这场贸易战以华盛顿于2018年征收进口关税拉开了序幕。同时,布鲁塞尔也正在寻求减少对中国绿色转型所需材料和产品的依赖。印度于2023年9月对部分中国钢铁征收反倾销税,增加了其它贸易壁垒和投资限制,导致中国汽车制造商的计划项目停止。“这是不可持续的。”世界贸易组织前主席、现任中欧国际工商学院特聘教授帕斯卡‧拉米(Pascal Lamy)对路透说,“产能过剩必然会出现问题。”

拉米警告,中国目前的道路将导致更多的贸易冲突。“我们已经意识到,这是一个结构性问题,其根源在于中国生产体系的一部分不是由市场行为驱动的,而是由中国共产党指导的投资所驱动的。”

分析:三大深层次因素中国经济陷困境

习近平日前又在喊“深化改革开放”。但王赫认为,实际上改革开放已停止、倒退,整个政局向左转,效率很低的国企如何做大做强?经济发展不起来,那些体制性因素对中国经济的阻碍越来越深重。

他分析,几十年来,中共把工业能力作为一项国策,追求制造业规模,升级改造及转型,以实现它的科技霸权、工业霸权。即是为了通过进出口带动经济增长,也是为了对外扩张、挑战美国。

“中国产品向外倾销,导致贸易摩擦,多个国家针对中国提出了双反调查,西方要去风险,全球供应链重组。结果中共被边缘化,跟西方脱钩。”他说。

数据显示,整个西方去年在中国出口的比重已从过去的50%几下滑到30%几。过去中国对美出口、在美国进口的比重最高达21%,现在已下滑到13%。

长期以来,中国依靠外向型经济,外贸依存度占了30%多,美国的外贸依存度只有10%,但是现在中国的国际经济已经大幅度逆转,与西方贸易大幅度下滑,人员交往也是断崖式下降。国际经济条件都迅速恶化。

王赫认为,“这些都是中共经济政策遭到西方反制的必然结果。”

第二个问题,王赫说,中共把大量资源投在制造业上,制造业本身能够在一定程度迅速提升GDP,但是不能解决大量的老百姓就业问题,因而失业问题非常严重。解决就业问题更多是靠服务业。

过去10年中国的工厂由于采取了自动机器人、自动技术,所以对劳动者的需求量减少。王赫说,10年至少减少了1000万劳动者。所以在这种情况下,它大力发展制造业,最终结果是会使失业问题变得越来越严重。

第三个,王赫认为,中国经济过去的发展导致经济畸形发展,整个经济结构处于一个危机性状态。比如地区差距、贫富差距非常严重,居民消费率比世界平均水平低很多,所以那个需求、内需无法刺激经济,推动经济增长。

综合这三个因素,王赫认为,整个中国经济2024年只会越来越糟。“推行以制造业为中心的经济战略,最终导致的结果就是老百姓越来越受剥夺,中国的国际矛盾越来越突出。总体来讲,得不偿失,这个政策走不下去的。”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202/201271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