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习近平的一番苦心,踢到铁板

—“要习惯过紧日子” 中共党政机关做得到?

中共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一些省市应声而动,纷纷出笼一些具体的贯彻措施。分析人士指出,这种一窝蜂、一阵风式的“过紧日子”的措施必定不会长久,而且在“上梁不正”的情况下,被触动经济利益的下级官僚势必会以各种借口来应付,到头来“口号”就是一个“口号”而已,一切仍然会是“外甥打灯,照舅(照旧)”。

资料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夫人在陕西省西安市欢迎出席中国-中亚峰会的各国领导人。(2023年5月18日)

中共在去年底召开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上要求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一些省市应声而动,纷纷出笼一些具体的贯彻措施。分析人士指出,这种一窝蜂、一阵风式的“过紧日子”的措施必定不会长久,而且在“上梁不正”的情况下,被触动经济利益的下级官僚势必会以各种借口来应付,到头来“口号”就是一个“口号”而已,一切仍然会是“外甥打灯,照舅(照旧)”。

为了配合中共“要习惯过紧日子”的号召,中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网站今年1月中旬发表一篇署名文章指出,“习惯”两个字,“既道出了党政机关艰苦奋斗、过紧日子的极端重要性,也强调了过紧日子并非一时之需、权宜之计,而是需要长期坚持的原则和方针。”

原因何在?

总部设在加拿大多伦多的《中国之春》主编盛雪女士指出,习近平喜欢的是共产原教旨主义那样的一种意识形态和生活方式,所以说从他个人风格上,在上台之后的这些年,他一直就一边是反腐,同时一直在呼吁一种简朴的风格。

她对美国之音说:“现在不得不一再地强调要过紧日子了,这的确说明中共现在整体的经济形势非常糟糕。”

盛雪说,虽然他们一再强调说,经济这么好、那么好,但是我们也看到他们甚至在很多的数据上大量作假。比如说,为了要证明现在的经济增长,就去把之前的数据调低,来显示现在是有了一个增长。

盛雪举例说,在六七十年代中共的文化大革命特别疯狂的年代,他们也大量地使用这种伪造的数据来向外界展示,中共的领导之下,经济、民生各方面都多么的好。但是后来我们知道,实际上这些东西恰恰使得整个中国的经济状况,后来他们自己也承认到了崩溃的程度。现在应该说,中国正在朝着那个局面在往前走。

澳大利亚华裔学者张小刚指出,中共在过去的这四十多年所谓的改革开放,经济好像有了很大的发展,但其实,中共的低工资、低福利,低环保等发展模式是一种非常不正常的、扭曲的经济模式。这种模式本身不能持续发展,因此很多弊病就慢慢地显露出来,包括现在的房地产、金融等一系列的问题。

他说:“这种极权官僚体制,他们要自己想办法找钱买卖土地,或者其他方式对老百姓的压榨,来维持他们的公务开支,再加上很多的高压政策,使民间很多不稳定因素,他们要花大量的资金去维稳,所以政府的开支越来越高,特别是很多地方政府,他们要自己用房市等去维持他们的开支,造成了很多地方政府欠债。地方政府本质上已经破产。现在中共已经没有办法解决了,所以要采取一些所谓的过紧日子,要节省。”

一窝蜂、一阵风

中国是个有诸多法律,但没有法治的专制极权国家。中共党内高层少数人形成的决议或制定的政策,历来都是通过党内逐级向下传达,贯彻执行。这次中共中央提出“要习惯过紧日子”的号召后,善于察言观色、见风使舵的省市下级政府,像往常落实中央指示一样,立即闻风而动,付诸落实。一方面是这些地方党政领导要对习近平表衷心,向习近平看齐,另一方面则是要凸显他们在贯彻执行党中央决定过程中的政绩,以此作为日后可能仕途升迁的资本。

不过,观察人士指出,这种一股风式的贯彻和落实中央决定的做法,“来也匆匆,去也匆匆”,上边提出的“要习惯过紧日子”的号召在一个没有法治的国家和政府机构中难以持之以恒地实行。

加拿大的盛雪女士认为,首先,中共从八十年代初开展的改革开放,虽然没有给中国整体上的政治形式,政治架构带来任何的影响,但的确在经济结构上有了非常大的改变。这个改变,虽然民间有一定程度受益,但最大的改变恰恰在于给予中共的党政军等各个领域的人一个非常大的空间可以贪污腐败。

她说:“所以,尽管习近平或中共当局一再地去强调要过紧日子,可是下边一定是会各有各的高招,各有各的抵制方法。而这些人把他们的财富、资金、关系、人员、甚至包括他们的家小,都已经送到了民主国家。所以说,中共还会去想尽一切的办法维持、保护、甚至攫取更多的利益,不可能跟着民众一起去过苦日子的。”

澳大利亚的观察人士张小刚也认为,“要习惯过紧日子”的号召肯定没办法切实贯彻执行。因为,首先这种极权统治本身权力自上而下,下面的官员要考虑的是能够怎么去应付上面。所以上面要求的时候,下面会做样子表现出来,让上面看到下面确实这么做了,但实际上下面怎么样呢?其实就是所谓上有政策、下有对策,钱该怎么花,还是怎么花,因此‘过紧日子’,只能是一阵风。”

他说:“极权政权,专制政权的特性就必然是会一阵风。因为下面只能去应付上面的一些要求,而不会去根据老百姓的具体情况去采取符合老百姓意愿的东西。”

中共强调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的号召触动了地方官僚多年来利用手中权力攫取私利的利益。从中共这些年反腐揪出来的贪官腐败问题来看,这些贪官动辄贪腐几千万、多达几个亿。骄奢淫逸、挥金如土已成为他们工作、生活的常态。

观察人士指出,要这些人去“习惯”过紧日子,根本不可行,也不可能,因为这些人的权力一旦没有了以往的“油水”,势必会导致消极怠工等“反效果”。

“上有政策、下有对策”和“上梁不正”

加拿大的观察人士盛雪说,中共权力的性质、架构、体系、特点,所有这一切已经决定了其本身就是会这样。因为中共的权力没有任何制衡,并不是说习近平个人的权力没有制衡,而是说它下边的千百小独裁者都在拷贝最上面的做法。所以说,中国这样一个架构,实际上权力已经形成了一个金字塔似的一层一层下来,都是一样的。当上面要求下边要过紧日子、要节俭,事实上这只能是引起下边对上面的反感。

她说:“这些人对于中共、对习近平所谓国际大理想、人类命运的大布局,其实下边的人是根本不在乎。因为下边的人他们看得到整个中共的体系,现在是多么腐朽,多么贪污腐败横行,多么烂的一个架构。所以中共的中低层干部至少完全是在混日子,能捞什么就捞什么,能攫取什么就攫取什么。中国社会现在失去了道德,失去了是非,失去了信仰。所有的人,只要手里还有一点权力,有一点儿机会,拼命去做的就是去贪污,就是去腐败,就是去攫取利益和金钱。这样一种架构当中,中共怎么能够从最高层去约束它下面的官员呢?完全没有可能的。”

盛雪说,“下边”的人采取对策应付“上边”,其中一个主要原因是“上梁不正”。她说,在中共党政机关中,花钱没有上限,最不过紧日子的就是中共的最高层。她说,中共用这么多年搜刮的民脂民膏,大肆挥霍,对非洲等国家的大撒币,以极其奢侈的排场接待朝鲜的独裁者金正恩等。她认为,现在中共中央号召下面要“习惯过紧日子”,因其“上不行”,故而“下难效”。

中共一方面要求党政机关要“习惯过紧日子”,另一方面却大手大脚地用纳税人的钱来构建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在2023年8月在南非举行的金砖峰会上,习近平宣示:中国成立总额40亿美元的全球发展和南南合作基金,中国金融机构也将推出100亿美元的专项资金。其中,属于无偿外援的40亿美元基金是从2015年首期的20亿美元逐年扩增而来。

中国在新增对外援助款的同时,还大笔一挥免除尤其是非洲国家的贷款债务。2022年8月18日中国国务委员兼外长王毅上在中非合作论坛第八届部长级会议上表示,中方致力于与非洲国家的共同发展,将免除非洲17国截至2021年年底对华到期无息贷款债务23笔。

美国波士顿大学全球发展政策研究中心的一份最新政策简报估计,中国本次免除非洲对华无息贷款债务规模介于4500万美元到6.1亿美元之间。

盛雪说,中共从始至终是一个政治利益挂帅的团伙,不要说现在中共还有一些能力,还有一些资源,可以让他们继续去对外挥霍,即使在上个世纪的五六十年时代,当中国人过着非常贫困、极度贫困生活的时候,中共对外的所谓援助,或者是在国际关系当中去收买对他支持的那些国家,也从来没有手软过。

她说:“现在习近平,在这样的一个观念上,只能是比毛泽东更加有过之而无不及,因为他想在国际空间去推动所谓的人类命运共同体,要让整个世界意识到,所谓的什么百年之未有大变局是由他在主导。所以说,他只能是用金钱去推动他这样的一个对外的公示。”

资料照:中共领导人习近平和夫人彭丽媛北京宴请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夫人。(2018年3月28日)

张小刚说,中共现在这种体制是没有办法自我约束的。他说,中共的极权本来都是自上而下,少数人说了算,特别习近平要恢复毛式的那种独裁,更造成没有办法能够约束。

他说:“独裁政权就是这样,如果有一特别的人能够做成一言堂,一个人说了算,一言九鼎,那么就没有办法有人能够制约他。”

他说,习近平在中共“二十大”上,常委全部都换成了他自己的班底,就更加没有人能够制约他了,他要怎么花钱,就怎么花钱,无法无天的程度,就像当年的毛泽东一样。

责任编辑: 楚天  来源:VO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215/2018346.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