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邓悦:两会之际看中国经济危机 民众生活无望声明三退

作者:

2023年7月21日,部分法轮功学员在美国华盛顿DC的720游行活动中,用众多横幅向过往民众揭露中共邪恶。(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供图)

中共一年一度的重要议会两会3月4日在北京开幕,中共总理李强所做的政府报告中,大目标本身并不包含任何惊喜:和去年一样,中共的目标是实现“5%左右”的增长、3%的通胀和1200万个新增城镇就业岗位。然而这些目标与现实却相差甚远。

百姓生活现状大不同

尽管按照官方数据,去年中国实现了5.2%的经济增长目标,但很多人却完全感受不到这种经济增长。

德国之声记者在两会前实地走访了安徽的钟点工市场,早上七点刚过,这里就已有大约15名男子在等待工作机会。43岁的孙学东会铺瓷砖,也会刷墙和盖房。以前他一个月可以挣到大概七千元人民币,这在当地算很不错的收入。不过,孙学东表示,最近活不大好找。他对记者说:“现在找工作不容易,尤其是今年特别难。来这里招工的人越来越少。工作难度也比以前更高了。雇主总是想挑毛病,尽量少给钱。”

一位等待工作的65岁老者表示,他天天都会蹬着三轮来这里揽点送货的活儿,以弥补国家养老金的不足。他说:“现在挣钱很难,这点钱只够勉强养家糊口,不可能存下来。淡季的时候,我一天只能工作一两个小时。”

民众的首要期望就是提升富裕程度,这些在钟点工市场等待工作的人最关心的,就是天黑前能挣到多少钱。但对很多人来说,他们今天的日子过得很艰难。

大陆自媒体餐饮老板内参撰文表示,大陆很多老板吐槽进入2024年后生意“太难了”。文中提到,重庆一名面馆老板坦言,关于“生意惨淡”的氛围,从去年9月份之后就没有停止过,整个市场消费能力和活跃度似乎在“节节败退”。比如他所在的重庆洪崖洞商圈,算是重庆餐饮流量的核心,以前元旦之后到中国新年期间,人山人海是常态,流量往上走的趋势十分明显,“但今年反常,人都去哪儿了?”

河南郑州“李军力烧烤”老板,在1月26日发了一条朋友圈,感慨“文博路餐饮一条街全部沦陷”。朋友圈附上6张图,张张是“无人区”。不仅是郑州文博路,长沙开福区五矿live广场、重庆观音桥附近的一条网红美食街、广州某夜市等全国多地的餐饮聚集地,陆续出现了“组团式覆灭”的情况。

作者感叹到,在2024中国年,大多数餐饮人的心情却是五味杂陈。苦了一年,熬了一年,本想着新年能蹲一个肥年,但目前看起来多少有点力不从心了。这个年关或成为不少餐厅的“生死关”。5万亿餐饮大市场下,焦虑的餐饮老板们正在艰难“渡劫”。

中共正在让经济雪上加霜

《华尔街日报》3月5日撰文指出,由于地方政府在过去十年中的挥霍无度,中共政府确实面临着一些实际的财政限制,潜在增长率显然在走低,自2010年代中期劳动适龄人口达到峰值以来,经济增长的下行趋势尤为明显。最近的研究也揭示了中国经济在多大程度上可能低于其潜在增长。

财政政策看起来也不会有更大的支持力度。国家正式赤字预算为国内生产总值的3%。加上计划发行的特别国债收益,赤字将达到3.8%,与去年持平。

文章表示,从一些指标可以看出中国货币政策仍然十分紧缩,而且目前的通胀率约为零,2024年的通胀目标为3%,而经济增长目标是与去年持平,这一点将令人瞩目。

中国的大部分实际财政支出是由地方政府和国有政策性银行在预算之外完成的,但如果不降低利率,尤其是当中共政府希望避免挤占已经疲软的私人投资的话,融资可能会很困难。李强在讲话中暗示了在利率问题上有更多的回旋余地,称货币供应量的增长应与增长和通胀目标保持一致。但是,他还呼吁要稳定汇率,并在开场白中强调去年避免了“洪水式”刺激。

国家统计局延迟到3月1日才公布衡量经济景气的采购经理人指数(PMI),中国2月份的制造业PMI,从1月份的49.2回落到49.1%,这是自2023年9月份以后,制造业PMI连续第5个月低于临界点,处于收缩区。除了制造业,建筑业和服务业的相关指标,也都处于近些年的低位。

生活无望民众认清中共邪恶三退

墨卡托中国研究中心的君特(Jacob Gunter)表示,中共人大会议的主题还是一如既往,那就是确保党和国家领导人习近平的权力。

他说:“相关的议程还是很雄心勃勃的。它不仅仅涉及中短期的经济问题和人口问题,还涉及一些全局性问题。政府认为,必须吞下苦果,才能解决那些已经威胁到党和政府长期稳定的问题。民众的期许就只能等一下了。”

中共的目标与民众的现实生活是完全拧着的,民众的收入正在下降,希望能生活的好一点,但中共却说,你们要过紧日子。当中共和中共党魁只想着如何确保他们的权力的时候,大陆的民众也越来越觉醒,更加认清中共的邪恶本质,纷纷表示退出中共的党、团、队,与邪党断绝一切关系。

来自江苏的张美艳在三退声明中写到:“今年中宣部还吹牛说中国GDP增长5.2%,但看看暴跌的股市,再看看我家附近的餐馆十家里有4家已经倒闭了,剩下的也是门可罗雀,物价疯涨薪水反而下降,傻子都知道这个资料百分之百是造假的!中共把经济搞得一团糟,现在想的不是如何亡羊补牢而是造假、吹牛、唱赞歌,对经济表达不满的一律删贴封号!可见这个党是如此的邪恶!”

大陆民众李成在三退声明中也表示:“我是一个普通老百姓,原来在外打工,后来老板破产拖欠工资跑路了,现在国内这样的缺德老板很多。我喜欢翻墙新唐人电视台,知道共产党邪教把国家治理的一团混乱。我从来不信啥共产主义,我就想知道未来社会发展朝哪个方向走,共产党啥时候倒台,我们老百姓日子啥时候好过点,啥时候能惩罚这些坏人。”

去年9月一家七口走线来美的李伟在声明中写到:“我曾经是一名企业家,一年毛利达到1000多万,但是,现在我的资产全部被中共冻结,共产党就是想把百姓的钱,变成它们的钱,动则罚款几十万。我以前加入过共青团和少先队组织,现在,我声明退出来,与共产党一切相关组织彻底断绝关系。”

据退党网站统计,截至2024年2月底,声明三退人数达4亿2676万人,仅今年前2个月就又有259.41万人声明三退,同比增加9万人。

(全球退党服务中心供稿)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312/202902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