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维权 > 正文

广东男子致信王小洪后 被指控“嫖娼”审讯 满身是血

广东男子郭武斌和友人张文鹏昨天(5月2日)从足浴店被警察带走后,先是指控他们嫖娼,后以“寻衅滋事”罪名对郭武斌传唤,直至今天上午两人才获释。郭武斌出来时满身是血,自己前往医院检查治疗后已回家。

广东男子郭武滨因父亲的尸体遗失案写信给公安部部长王小洪,5月2日被王光派出所以嫖娼为由带到金浦派出所审问,出来后已是满身血。(受访者提供)

广东男子郭武斌和友人张文鹏昨天(5月2日)从足浴店被警察带走后,先是指控他们嫖娼,后以“寻衅滋事”罪名对郭武斌传唤,直至今天上午两人才获释。郭武斌出来时满身是血,自己前往医院检查治疗后已回家。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知情者告诉大纪元记者,“因为大纪元报导了郭武斌写信要求公安部部长王小洪督办他父亲郭洪明尸体遗失案,他在信中并质疑警察监守自盗,事件已经惊动上级,才对郭武斌下手。郭在审讯过程中受伤流了满身血警方才放他回家。”

刚到足浴店就被警方以嫖娼为由带走

据知情者说,昨天郭武斌和张文鹏两人去吃火锅喝了点酒,后来又一起到一家酒店的六楼足浴店,他们刚进去,文光派出所副所长李兰溪就带几十人一哄而入,说他俩嫖娼,就把他们带去金浦派出所办案中心审讯。

郭武斌和张文鹏分别被关进不同审讯室,警察对张文鹏的审问内容就是围绕嫖娼问,一直到今早5点多钟又说他没有违法事实,就把他放出来。郭武斌则被审讯了12小时才放人。

知情者还说,前天(5月1日)市公安局和区公安局就一直打电话要郭武斌去谈话,他没去,昨天他和张文鹏搭乘高铁去海边时被监控到,他们后来去足浴店时就被警察闯入带走。

“文光派出所警察审问郭武斌的问题都围绕他在微博散发他父亲的案件,以及是否向海外媒体大纪元说了案情,其中最让警方紧张的是报导中提到警方涉嫌监守自盗,他们很害怕他们的尸体贩卖产业链被别人给发现,当然最主要是点名了王小洪之后,他们越发反扑。”他说。

醉酒中遭审讯 醒来满身血

法律人王先生表示,“警方现在为了恐吓家属不让继续维权,无所不用其极,就是用这种下流的嫖娼的说法让他们家属妥协。结果在审讯过程中又以他在网上散布言论,对他进行刑事传唤。”

“而在郭武斌的笔录中,警方记录着,尸体不见了这个事情已经有公安跟检察院多次告知事实就是那样,郭武斌不接受,然后不通过正当的法律程序跟渠道去反映去申诉,却通过散布言论达到他个人的目的等等。”王先生说。

他还说,郭武斌因为喝了酒意识模糊,在派出所时是被七名警察抬进审讯室,过程中有挣扎可能头和其它部位撞伤了,他自己并不清楚。出来时鼻子流血,嘴巴流血,头疼,整个人处于半昏迷的状态。

“郭武斌在审讯过程中出现一身是血,这是很离奇的事。在公安机关场所内正常做笔录,都不应该导致身体这里流血那里流血的,起码应该让他醒酒后再进行审讯。”王先表示。

仁济善堂负责人坦承公安局让他转运遗体

61岁的郭洪明是广东省汕头人,2018年因案入狱,郭洪明因重病在身,被羁押后病情多次恶化,曾多次被送往当地医院抢救,死亡前一直在汕头中心医院治疗,9月4日突然被转回潮阳区的医院,第二天就死亡了。

因家属对郭洪明死因存在异议,因此其遗体由公安机关保存在一家名为“仁济善堂”的机构中。其遗体却在2022年4月12日突然失踪,至今不知去向。

警方先是说郭武斌领走了,后又说被他人错领,然而被错领的尸体骨灰鉴定并无法证明是郭洪明本人,“仁济善堂”负责人曾向官方媒体潇湘晨报记者说,他是在潮阳分局副局长李少龙的指使下将尸体转运。

为此,家属近日致信中共公安部王小洪,请求其督办此案,却遭到打击报复。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大纪元记者李熙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03/2050617.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