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科教 > 正文

国际社会关注焦点:神秘铁柱风雨中矗立1600年

—印度神秘铁柱风雨中矗立1600年不生锈

印度的一根神秘铁柱在日晒雨淋中矗立了1,600年,却没有生锈迹象,令现代人对古人的高超技艺称奇。不仅如此,这一含铁量将近100%的杰作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具体哪年打造,也一直是考古学家和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

印度的一根神秘铁柱在日晒雨淋中矗立了1,600年,却没有生锈迹象,令现代人对古人的高超技艺称奇。不仅如此,这一含铁量将近100%的杰作究竟出自何人之手,具体哪年打造,也一直是考古学家和国际社会的关注焦点。

走进印度德里,有一个被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列入名录的顾特卜塔(Qutb Minar)建筑群。来到该建筑群的古瓦特伊斯兰清真寺(Quwwat-ul-Islam Mosque)庭院里,你会立刻发现一根高7.2米、直径41厘米、重达6吨的铁柱,这就是全球知名的“ 德里铁柱”。

铁柱的顶部有着古色古香的装饰花纹,它的历史甚至比顾特卜塔建筑群还要悠久。美国研究人员罗利特(John Rowlett)在其著作中写道,德里铁柱的出现比世界上已知最大、有能力制造它的铸造厂早了400年。

英国冶金学家罗伯特‧哈德费尔德(Robert Hadfield)曾对德里铁柱的成分做了一番详尽的研究,发现其含铁量高达99.72%。

含铁量如此高的铁柱经历上千年的日晒雨淋,仍然没有腐蚀,保持着当初的魅力,证明了铸造者的冶金能力。哈德费尔德表示:“这根铁柱是一个完全焠炼精纯的铁制品。从铁的纯度来看,甚至比现代瑞典的碳铁还好”。

这根神秘铁柱也持续引发媒体的关注。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5月6日发文称,令人惊叹的是,这根铁柱现在仍然保持着它被铸造出来时的状态,经受住了岁月和恶劣环境的考验,包括印度首都地区的高温和日益严重的污染。铁柱非凡的特性至今仍吸引着大量游客。

印度德里铁柱,柱身光滑,上千年仍没有生锈。

文物保护专家:应借鉴铁柱的技术为现代所用

文物保护建筑师兼遗产专家普拉格亚·纳加尔(Pragya Nagar)认为,多年来铁柱的保存情况非常出色。她告诉CNN,“考虑到金属提取等工艺对环境造成的危害,如果我们确实从一个全新的视角来看待制作这根铁柱的技术,而不仅仅是承认其古老的起源,我们可能会发现利用类似方法开发可持续材料替代品的途径。”

她说,极重要的是,谈到历史文物,人们不要只是简单地认为它们只是需要保护和加以赞赏而已,而是要把它们看作是获取传统知识的宝库。这种全面的方法有可能为人类实现更加可持续的未来铺路。

铁柱矗立上千年为何不生锈

通常情况下,暴露在空气或湿气中的铁和铁合金结构会随着时间的推移而氧化,除非像巴黎埃菲尔铁塔那样涂上一层特殊的油漆加以保护,否则就会生锈。印度及其它国家的科学家从1912年开始研究德里铁柱,试图找出它没有被腐蚀的原因。

位于北部城市坎普尔(Kanpur)的印度理工学院(IIT)的专家们对铁柱为何不生锈做了研究,并在《当代科学》(Current Science)杂志上公布了研究结果。

他们发现,这根铁柱主要由锻铁(熟铁)制成,具有磷成分。此外,古代工匠还使用了一种名为“锻焊”(forge-welding)的技术。

这意味着他们对铁进行加热和锤击,使磷含量保持不变,这种方法在现代实践中并不常见。

报告的作者、考古冶金学家巴拉苏布拉马尼亚姆(R. Balasubramaniam)表示,这种非传统方法有助于维持铁柱的强度。

他说,研究人员在铁柱的表面发现了一层非常薄的名为“misawite”的保护膜。这是一种铁、氧和氢的化合物。这层保护膜恰好保护铁柱不被锈蚀。印度理工学院的专家认为,这层抗腐蚀薄膜的生成与铁柱的含磷成分有关。

柱顶有着古色古香的装饰花纹。

历史记载也证明了这根神秘铁柱的耐久性,其中包括18世纪的一次事件,据说,当时向这根铁柱发射的炮弹未能将其击断,这展示了这一古老杰作的惊人强度。

根据一个传说,如果你背靠着这根铁柱站立,双手环抱石柱,确保十指相碰,你的愿望就会实现。这一传说赋予了铁柱其历史价值之外的精神意义。

不过,为了减少人类对铁柱造成的不良影响,印度考古调查局(ASI)已经在铁柱周围设置了栅栏。

科学家到现在也无法得知德里铁柱的具体铸造年份,而它的起源也一直笼罩在神秘之中。一种说法是其追溯到笈多王朝(Gupta Empire),特别是在四世纪和五世纪左右的旃陀罗笈多二世(Chandragupta II)统治时期。

但也有看法认为铁柱可能是史前文明的产物。

古老的铁柱上还有一段古老的梵字铭文,一种翻译是:

“He, as if wearied, has abandoned this world, and resorted in actual form to the other world– a place won by the merit of his deeds–(and although) he has departed, he remains on earth through(the memory of his) fame(kīrti).”

“他似乎厌倦了,就放弃了这个世界,以实际形态去了另一个世界——一个由他的功绩和功德而赢得的地方。虽然他离开了(这尘俗世界),但他的美名仍将永远在大地上传颂。”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13/205396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