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夺命“串串房”,害惨了多少中国家庭?

近几年,网上频繁有博主爆料,称入住精装出租房后变得极易生病,出现咳嗽、嗜睡、乏力等症状,“串串房”现象因此得到了广泛关注。 “串串”本是重庆话,有掮客、经纪人的含义,“串串房”指的是炒房客以低价收购旧房子或者毛坯房,用极度节省成本的方式对房子进行装修,之后作为精修房高价租售,最大限度地赚取差价,因房屋甲醛等有害物质含量极高,又被称为“白血病套房”。

但作为从业者,很遗憾地告诉大家,市面上90%的除甲醛产品都是智商税,效果还不如直接开窗通风,或者买两个大排扇,一直对着门外和窗外吹。

市面上误差极大的甲醛测试卡|图源受访者

真正有效的除甲醛产品,大部分都不会单独售卖,而是会和提供除甲醛服务的公司捆绑售卖。而且除甲醛的工艺复杂,要根据家具的材质,用专业器械配合使用相应的产品,才会起到效果。

也正因为此,正规的除甲醛服务价格并不便宜。以25平方米为一个点,深圳有CMA(检验检测机构资质)认证的机构做甲醛检测和除醛,均价在每个点800元左右。假设这是一间100平米的房子,全屋除醛要花费3000多元,对租房者来说太不划算。

因此,与其想方设法除醛,我建议,不如从一开始就避开甲醛超标的出租屋。假如从房屋的外观上难以判断,也可以找甲醛检测机构做上门检测。若检测结果超标,为了自身健康着想,应尽快搬离。

但要注意的是,现在市面上的甲醛检测机构鱼龙混杂,很多消费者会掉进“廉价检测”的骗局。如果刷手机时看到“免费上门检测”、“199元检测除醛全包”、“治理完当天入住”这样的字眼,建议你果断划走,天上没有掉馅饼的好事,甲醛也不是一朝一夕就能除完的。

不正规的检测报告|图源受访者

选择检测机构时,要留意机构有没有CMA认证盖章,否则即使做了检测,出具的报告也属于无效证据,不利于之后找房东维权。

带有CMA标志的正规检测报告|图源受访者

由于甲醛主要是通过呼吸与皮肤接触进入人体,出于对自身健康的保护,正规检测机构的工作人员上门服务时,都会穿工作服,戴防护口罩,这也是辨别机构专业与否的一个小技巧。

艰难的维权之路

这两年,我见证了很多“串串房”受害者艰难的维权之路。

我有一个客户叫小艺,大学毕业后在深圳租了一个单间,月租2300元。虽然这个价格比同位置的单间贵了不少,但装修精美,小艺也愿意买单。

然而,住了一段时间后,小艺发现自己总是咳嗽、头疼,吃药也没有好转,于是花钱请了上门检测。一检测才发现,房间内的甲醛浓度为0.2㎎/m³,而甲醛浓度大于0.08mg/m³就算超标。

这个房子的房东,是小艺朋友介绍的熟人,租房时小艺一点心眼也没留,感觉房东是个真诚的人,就愉快地转了押金和房租,连合同也没签。检测发现问题后,因为缺失合同,后续的赔偿也没法谈。

不过,就算有租房合同,维权之路同样坎坷。之前提到的小郑夫妇,检测结果出来后,发现卧室的甲醛含量是0.25mg/m³,客厅是0.17mg/m³,全部超标。但是房东不认账,双方来回拉扯,小郑只好向消费者协会求助,多次协商后,房东依然不愿意赔偿。最后小郑夫妇只好起诉,经过漫长的等待,身心俱疲,才获得几千元赔偿。

小郑告诉我:“我当时拿着检测报告,以为一告一个准,但是我没想到,维权的过程竟然这么复杂。这件事的当事人不只是我和房东,我需要和房东、中介、装修公司等各个主体一一对峙。好多次我都想放弃,但一想到我那两个明明应该健康出生的孩子,我咬咬牙,心想一定要坚持。维权这件事总要有人先做,那个人可以是别人,也可以是我。”

因为取证费用较高,房屋从装修到出租的过程中涉及了多方人员,加上打官司也需要时间,很多人都在维权中途放弃了。

即使有警觉性较强的房客维权成功,他前脚刚走,黑心房东后脚就把房子挂上平台再次出租,新的受害者仍然在源源不断地产生。

我的朋友阿聂是一名自由房产中介,也是我见过最刚的一个人。他本身就对甲醛过敏,对“串串房”更是深恶痛绝。给客户推荐房子前,他会亲自测评,如果自己过敏了,他就发一条朋友圈,配图自己鼻青脸肿的照片并标注上,“XX小区,X栋X室在租房,out!”

他这种行为,导致好多房东将他拉入黑名单,同行们也觉得他很傻,说他这样赚不到钱,还白白搭进去医药费。但是阿聂却说,“我要保证我手上的客人,能安心地住在我推荐的房子里”。

阿聂的执着值得敬佩,但对于行业乱象来说,依然是杯水车薪。我认为根本的解决方法还是有关部门加强对租房市场的监管,假如日后有明文规定,要求出租屋必须经过空气质量检测,合格后才能挂牌出租,对于已经出租但甲醛超标的出租房,房东应立即整改,或者处以罚款,保障租房者的生命健康,相信“串串房”的事故也会大幅度减少。

作为从业者,我除了做好本职工作外,也会尽量在上门时多和客户科普怎样辨别“串串房”,分享和甲醛有关的知识。

工作中的小章|图源受访者

其实除了劣质家具,日常生活中还有很多物件,比如毛绒玩具、儿童玩具捏捏乐,廉价的衣物和地毯等,容易出现甲醛超标的问题。

像年轻人很喜欢的娱乐项目“抓娃娃”,每次一抓一大包,堆在床上做摆设,觉得很可爱,有些人还会抱着娃娃睡觉。但这些娃娃中,很多都缺少3C认证,属于三无产品,用料成本极低。

毛绒玩具在生产的过程中,面料使用的染料、固色剂、黏合剂都可能含有甲醛;即使部分原料的甲醛没有超标,但组装后,整个产品甲醛累计超标的情况,也时有发生。所以,无论是从专卖店买的娃娃,还是从娃娃机抓的娃娃,没有合格证和3C认证,都不要使用。这个原则也适用于服装。

做我们这行,遭人误解是常有的事。很多人对于上门检测甲醛和除醛仍有刻板印象,“骗子”、“捞钱”是我听过对我们这行最多的恶评。

我曾上门服务过一家人,当时我在认真检测,家里的男主人却对我冷嘲热讽,“你们这工作很暴利吧?摆弄一下东西就赚几百,我们累死累活才赚一点点”。我跟他们科普甲醛的危害性,他大声嚷嚷,“哎呀,别废话了,不就是想多扣点钱吗?走走走!”

每次听到这种话,我的心里都很难受。但是下一次上门服务,我还是会尽我所能地多唠叨两句,我相信总有人会听进去,可能因为我的一句提醒,就会有一个家庭免遭“串串房”坑害。

我没什么文化,说不出大道理。我只知道,“不赚昧心钱,不做亏心事”是我的坚持,也是我对这份工作的态度。

工作中的小章|图源受访者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缓缓说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4/2058294.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