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中国经济分析师:中俄伊朝轴心集团的意识形态

四人都声称自己是某种意识形态的坚定维护者:习近平奉行社会主义习近平思想,普京推行俄罗斯民族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普京主义),金正日推崇主体思想,哈梅内伊维护伊斯兰神权。虽然意识形态影响着他们的公开言论和政策,然而个人野心和目标往往大于真正的意识形态承诺。每位领导人都会根据国家目标来定制自己的意识形态,实现自己对国家和世界未来的愿景。

2024年4月9日,北京街头,户外屏幕显示俄罗斯外交部长谢尔盖·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在北京会见中共党魁习近平(未出镜)的新闻报导

俄罗斯总统弗拉基米尔·普京(Vladimir Putin)、中共党魁习近平、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Kim Jong Un)和伊朗最高领袖阿里·哈梅内伊(Ali Khamenei)领导各自国家组成的轴心联盟是由意识形态驱动的,他们利用意识形态来实现个人和国家的野心。然而,由于他们的意识形态和目标各不尽同,最终不可避免会发生冲突,导致集团解体。

共产主义中国、俄罗斯联邦、社会主义朝鲜和伊朗伊斯兰共和国正在形成一个轴心集团,旨在反对美国并改写西方主导的国际秩序。习近平、普京、金正恩和哈梅内伊有几个共同点:他们都不是经过有意义的选举产生的,没有任期限制,在本国拥有绝对权力。这四个国家都经历过暴力革命,他们的领导人都意识到被赶下台的可能性微乎其微。这种意识有效地推动了他们的专制统治。

与前苏联或二战时期纳粹-法西斯轴心国相比,这个现代集团的一个显着区别就是,四位领导人并没有共同的意识形态。

四人都声称自己是某种意识形态的坚定维护者:习近平奉行社会主义习近平思想,普京推行俄罗斯民族主义(或极端民族主义、普京主义),金正日推崇主体思想,哈梅内伊维护伊斯兰神权。虽然意识形态影响着他们的公开言论和政策,然而个人野心和目标往往大于真正的意识形态承诺。每位领导人都会根据国家目标来定制自己的意识形态,实现自己对国家和世界未来的愿景。

从理论上讲,习近平一切行为的动机应该是共产主义或社会主义意识形态。然而,“中国特色社会主义”一词标志着与严格的意识形态的背离,更符合国家成为世界经济霸主的目标。虽然中共保留了共产主义的标签,然而习近平的做法更加务实,注重经济发展、技术进步、军事实力和加强国家控制。“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意识形态叙事使中共的统治合法化,并巩固了习近平的绝对权力。习近平的动力似乎更倾向于巩固他作为共产主义时代三位伟大领袖之一的遗产,令其本人成为与毛泽东邓小平并列的人物,并将中国发展成为全球超级大国。共产主义意识形态是统一国家的工具,也是广泛的国家控制和监视的理由。

普京总统非常怀念苏联,他曾在苏联政府担任克格勃(KGB)特工官员,他经常在演讲中融入苏联和俄罗斯帝国的元素。普京领导下的现代俄罗斯缺乏像苏联共产主义那样连贯的意识形态框架。相反,普京利用民族主义、反西方情绪和恢复俄罗斯大国地位的理念来巩固自己的统治,并为自己的政策辩护。他的首要目标似乎是维护自己的权力和政权的稳定。意识形态因素则是为了强化这个目标,培养民族自豪感和团结意识,抵御外来威胁。

而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日的统治深深植根于其祖父金日成建立的王朝意识形态,金日成发展了主体思想并建立了朝鲜民主主义人民共和国,其父金正日也继承了这个思想。主体(或自主)思想和个人崇拜对于维持政权稳定和控制至关重要。金正日利用这个意识形态使其统治合法化,并确保军队和精英阶层的绝对忠诚。他的行动主要是为了确保政权的生存和延续。

在伊朗,最高领袖哈梅内伊虽然并非纯粹出于对伊斯兰革命的献身精神,然而他的宗教信仰可能比习近平受社会主义的影响更大。这四位领导人不仅是政府首脑,也是各自国家意识形态的领袖。哈梅内伊作为伊朗的最高宗教权威,是伊朗最高领袖,是伊斯兰革命的守护者,可以决定革命的方向。他的政策和行动反映了对神权治理和传播伊朗革命理想的承诺。虽然宗教意识形态是核心,然而哈梅内伊也战略性地利用宗教意识形态来争取民众支持、维持内部控制,并为伊朗的地区野心保驾护航。然而,他的个人野心和政治生存也是一个重要动机。

而对于普京、习近平和金正恩来说,意识形态往往更像是使其统治合法化和团结民众的工具,而不是真正的指导原则。哈梅内伊在宗教信仰的驱使下可能更真正地坚持意识形态,然而即使是他也会利用意识形态来强化自己的权威。整体而言,这四人都会根据个人和国家的目标来调整意识形态叙事,以确保政权的稳定性和连续性。相对于保住权力、控制民众和实现长期战略目标的实际需要而言,意识形态毫无疑问是次要的。

总而言之,每位领导人都相信自己的意识形态是优越的,并以称霸全球或称霸一方作为执政目标。然而,他们意识形态的差异和冲突意味着这些国家之间的纽带无法持久,因为他们追随的政策目标最终会导致互相冲突。

作者简介:

安东尼奥·格雷斯福(Antonio Graceffo)博士是经济学教授和中国经济分析师,在亚洲工作、生活了二十多年。他本科毕业于上海体育学院,拥有上海交通大学工商管理硕士学位,目前在美国军事大学(American Military University)研究国防议题。他为多家国际媒体撰稿分析亚洲经济形势,他还撰写了一系列涉及中国经济议题的著作,包括《一带一路之外:中国的全球经济扩张》(Beyond the Belt and Road: China’s Global Economic Expansion,2019)和《中国经济简明教程》(A Short Course on the Chinese Economy,2018)等。

原文:Ideology of the Axis: Xi, Putin, Kim, and Khamenei刊登于英文《大纪元时报》。

本文仅代表作者本人观点,并不一定反映《大纪元时报》立场。

责任编辑: 李安达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7/2059510.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