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对比 > 正文

叶赫那拉守国门 是愚民的自嗨

1900年8月15日早上6点,天还没有亮,叶赫那拉带着1000来人,要逃离北京了。

两个月前,叶赫那拉向11个国家宣战。随后,以瓦德西为统帅的八国联军2万多人,从天津势如破竹般突破几十万人的防线打到北京。事实上开战后八国把很多时间用于等待部队集结,进入北京相当于观光。

8月15日凌晨,八国联军已在攻打皇城,皇宫里能听到激战的枪声。

叶赫那拉把服饰发型换成汉人妇女装扮,她摘下金镶石珠指甲套,剪了她精心呵护的长指甲,叫上光绪、皇后、小主格格们,哭了一场,由景山出地安门,取道西直门,往昌平方向逃去。

那时,如果有人说“对抗洋人、守国门是叶赫那拉氏的宿命”,你猜会怎么着?

自然是被投到井里。

临行前珍妃就说,皇帝不能走,要留在京师维持大局。叶赫拉那懒得和她掰扯,叫人把她扔到井里凉快去,还盖上大石块。

对外是打不过洋人,但对内,哪容得下你一个奴才多嘴。

守国门这个念头,压根就没在叶赫那拉心里出现过。当出现战或和、守或逃这样的重大决策时,当然也包括其他诸多决策时,重要性排序是这样的:她自己、爱新觉罗家族(叶赫那拉家族)、八旗、大清、屁民。

比如,她作妖一般宣战,主要原因是多国公使要求她还政于光绪帝(唐德刚说这其实是蒋干偷书般的乌龙,还政要求只是一家报纸的社论)。她明明知道义和团所谓刀枪不入只是把戏,但毫不犹豫地把他们当成炮灰给八国联军送人头;她明明知道大清是打不过的,但如果最高权力不在她手里,那么大清如何发展,于她又有何意义?她也知道当形势不可挽回,光绪留在北京是更好的选择,但这么多年下来她所做一切不就是为了权力不旁落给光绪?

可笑的是义和团们相信叶赫那拉是为大清和大清子民,他们更相信他们的“扶清灭洋”是在救大清。想到这个崇高的使命,他们就觉得头巾更鲜艳了。

清军伤亡2万、义和团伤亡15万、赔偿合计9.8亿两白银的结果,是叶赫那拉还是大权在握,大清还在原点,大清子民的劫数也还没结束,但义和团们不明白,这个劫数是他们给自己种下的。

很多年后,有几个洋人来到《我是歌手2024》,她们对内娱歌手的碾压程度,可能不亚于100多年前“庚子事变”。

《我是歌手2024》采用了直播的方式,你唱什么样,观众听到的就什么样。而以往的歌唱综艺,在后期可以修音。

这是一场真实的比赛。

真实,本来应该是所有事情的底线,但在一个神奇的地方,真实是一种奢侈。

比如武术,作为一种运动最应该是以真实为基,但我们看到武术界各种造假横行,无数人以为,武术是什么了不起的国技。

很多事情一旦加了一个国字,事情就变得复杂起来,造假也就变得容易,并且具有正当性。

运动是比较容易打假的,是骡子是马拉出来遛遛,进行一场真实的比赛就行了。曾经有个洋人穆斯里穆来到中国,用武术的方式连挫若干中国顶尖武林高手。曾经有一个本土拳击教练,以打假之名挑落了若干武术大家。

洋人是打不过,但屁民还治不了你?

那个对武术展开打假的人,已经在简中网上被消失了。

一些人说他卖国、辱华,至少是不爱国。就如百年前不信义和团神功的人,被叶赫拉那说是不爱大清。在《走向共和》里,叶赫拉那问一个杀了洋人的义和团,这样的人应该怎么办?那个义和团懂了她的意思,说应该乱刀砍死。

如今,洋人吊打内娱歌手,被无数人上升到“国”的层次,说什么“五旬老太守国门,对抗洋人是叶赫那拉的宿命”,呼吁那英崛起。

这位叶赫那拉不能把人投到井里,她只能说:你行你上啊!

如果这位叶赫那拉发出“向英吉利开战、向美利坚开战、向意大利开战,保卫内娱”的宣言,毫无疑问她讲被捧为新时期的民族英雄。

这位叶赫那拉没有这样做,但想这样做的人大有人在。比如那些“申请出战”的歌手们,已经获得了类似的荣誉,比如“硬刚”日本的香飘飘奶茶,已经获得了大量订单,比如那些“硬刚”美国的大V,已经获得了流量和讲课费。

装神弄鬼的狭隘民族主义仍然行之有效,仍然在被利用,仍然在反噬自身。

如果那一位叶赫那拉看到这个情形,想必会感叹一声:原来一切都还没变。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风慢慢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8/2060102.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