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梁京:台湾的政治文化革命与文明冲突

作者:

中国历史学家秦晖对当代中国学人的一大启发,就是点破了中国政治文化是一种大共同体本位的政治文化,而他提出“文化无高下、制度有优劣”的论断则极有争议,从而引发了不少人去深入思考关于文化和文化身份的许多重大问题。这些问题,其实是理解21世纪的文明冲突和世界秩序重构,无法回避的难题。

目前台湾民众反对蓝白联手滥用立法权的抗议运动方兴未艾,从政治文化演变的角度理解这个运动,我的基本判断就是,这个运动将成为台湾政治文化演变的一个跨世代的分水岭。也就是说,在青年世代中占主流的“新台湾人”身份意识,正在取代碎片化的旧台湾人身份意识,成为支配台湾民主政治未来发展的基础。这两者之间的差异就是,旧台湾人身份意识的政治基础缺少共同的价值和道德约束,因此,目光短浅,有较强的机会主义倾向,而新台湾人的身份意识,则比较能超越彼此的意识形态和利益分歧,去维系整个台湾这个政治共同体的尊严和长远利益。

这个发展对于台湾民主政治的健康发展无疑是有利的,但这个发展也意味着中共国的政治文化与台湾的政治文化之间的张力会明显增大。由此提出的问题就是,这个发展会不会严重地增加台湾作为一个高度发达的文明共同体,被对岸这个庞大的野蛮对手彻底毁灭的可能?坦率说,我过去没有认真考虑过这种可能性,因为和许多人一样,我曾认为台湾的多数人宁可暂时低头也不会选择玉石俱焚。但近年来台湾在全球地缘政治和文明冲突中的地位有了重大变化。直白地说,在21世纪的文明冲突中,台湾成为文明冲突两边都不能放弃的关键“棋子”,由此给台湾人民带来了他们无法选择逃避的巨大风险。这样一种表达似乎过于冷酷,但美国学者Victor Davis Hanson借他的新书《The End of Everything》点出了这个严酷的现实可能性。作者用四个历史案例证明了这种可能性的人性基础,并隐喻了今日的世界格局具有发生这种悲剧的条件。

这种悲剧发生的可能究竟有多大?有没有可能完全避免?我相信美国领导的自由世界不让台湾失守的决心,但台湾不会失守,并不等于台湾不可能被毁灭,尽管从现在来看,中共国的经济灾难大大削弱了共军武统的能力,但依然存在习近平会选择毁掉中国同时也毁掉台湾这种可能。台湾的青年世代对这种可能性的存在当然不会无感,但他们在此次抗争中再次表现出来对公正和道义的坚持,尤其是对那些有卖台倾向的政治势力的藐视,让世界看到了只有自由的人民才有的品格,那就是无畏。这种无畏越来越压倒了国民党所代表的政治文化,也就是在中共国占主导地位的好死不如赖活着的政治文化。

台湾蓝营一直有一种“理性”的声音,认为台湾人不必去做美中对抗的棋子,也就是既不被美国利用也不被中共所利用。如果台湾有新加坡那样的国际地位,这个道理不是讲不通。但现实是,台湾不是新加坡。在文明冲突大背景下的台湾特殊地位,令决意生活在台湾的人,要么向死而生,做一个堂堂正正的台湾人,要么就做一个委曲求全的“中国人”。台湾政治文化革命的真意就在于,越来越多的青年世代,选择了前者。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RFA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9/2060306.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