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言论 > 正文

王五四:这届兄弟不行

不得不承认,“兄弟”这个词特别适合北方语系的人讲出来,江苏宿迁的大强子一说“兄弟”,就有种他老乡项羽的霸气感,这种感觉就像2018年5月16日,刘强东在第二届世界智能大会上说的,“京东不会开除任何一个兄弟。”霸气侧漏,言简意赅,不拖泥带水,没有说“兄弟”的最终解释权归他所有。要是换成潮汕无党派人士马化腾,兄弟二字一出口,你就感觉两肋上要被插两刀,而且不用说也知道,“兄弟”二字的解释权归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所有。

前两天刘强东又重新定义了一下兄弟,“凡是长期业绩不好,从来不拼搏的人,不是我的兄弟”“不想拼没错,但你不是我的兄弟,你是路人,我们不应该共事”,“兄弟”这种关系其实挺脆弱挺危险,既没有血缘,又没有商业合同,全靠江湖道义和个人道德支撑,随时都有被重新定义和增加附加条件的风险,在社会江湖上还好,这个行业讲究的就是个道义,“兄弟”关系相对牢靠,但放在商业江湖里,“兄弟”如衣服,远不如“合伙人”“股东”来的踏实些,我的利益就是我的利益,我躺着也是我的,我不拼搏也是我的,不是你赏赐给我的,不是你想剥夺就能剥夺的。

在知道刘强东之前,我先知道的是刘华强,以前只觉得孙红雷演技好,现在回头看看,刘华强的台词也写的不错。特别是这句,“我有我的兄弟,我得为他们的生命负责。”作为一个黑社会老大,需要的是兄弟们以命相博,但他没跟兄弟们说,凡是长期收不到保护费的,业绩不好的,从来不拼命的,不是我的兄弟。反而要对兄弟们的生命负责。他公开对兄弟们讲的是“在爱情和道义之间,我选择的是道义。”而不是一口道义一口奶茶。遇到危险的时候,他说的是“兄弟,要走一起走!”他深明大义,处处为兄弟着想却从没想过让兄弟们感恩戴德,“宋大哥有宋大哥的兄弟,华强有华强的朋友,我那些朋友也都是靠我吃饭的。”在他眼里,兄弟也是朋友,靠他吃饭,天经地义,而不是说,“不想拼没错,但你不是我的兄弟,你是路人,什么叫路人,就是你既不是我朋友,也不是我兄弟”,左一个兄弟右一个兄弟,说来说去全是利益。

在商场上谈利益当然没错,利益也应该放在首位,否则很难持续下去,但大家组建的是商业公司,不是兄弟会,那就应该在商言商,现代化商业公司该做好的事情做好,该签署的协议就签,别一张嘴就是兄弟,喷出的却是利益的味道,况且现在的“兄弟”还是重新定义过的,未来还会被随时定义。大强子的这番“兄弟”论,背景应该是今年第一季度,拼多多的净利润同比增长246%,高达280亿元,而京东是71亿,仅有其1/4,他感受到了压力,从长远来看是活下去的压力,所以才有了一系列新的举措,这些措施当然是没问题的,只是情感方面的表达已经不适合现在的他来讲了,他应该把余华请来,做个读书分享会,分享两本书,一本是《兄弟》,一本是《活着》。

作为大哥,刘华强心里一直装着兄弟,刚跟两个兄弟见面就送钱,这点很像一千年以前的一位大哥,及时雨宋江,一见兄弟就给钱。不仅仅是大哥,作为大国,有责任有担当的大国,我们也是经常给非洲兄弟送钱,那么大强子,作为一个大老板,是不是也应该像大哥和大国学习呢。况且,你现在已经是事业巅峰期了,不要老是一副“先帝创业未半而中道崩殂”的样子,不要总想着“想当初,老子的队伍才开张,拢共只有十几个人,七八条枪”的凄凉景象,现在可以让兄弟们跟着吃了,而不是想当初那会儿,都是跟着你吃苦和吃亏。

在《水浒传》中,哥哥这个词出现的频次很高,基本都用在了宋江身上,这跟他的为人处事有关,但不仅仅是因为一见面就送银子,而是他的心里真的装着兄弟,哪怕是洞房花烛夜。话说宋江经不住刘婆的纠缠,娶了阎婆惜当外宅,但成亲当晚,宋江借口说自己和一个兄弟有约,想走。阎婆惜拦住宋江,说新婚之夜宋江走了她怎么做人,并对宋江说,“今晚就请押司把婆惜当成是那位兄弟。”……兄弟之情,可见一斑。

兄弟是可以一起打江山的,但一起坐江山很难,哪怕是亲兄弟,比如玄武门之变,比如烛影斧声,比如九子夺嫡,大家都想把那个“最终解释权”抢到手,否则前面说的再好听,一解释就完蛋了。哪怕像太平天国的洪秀全,贵为天王,上面还有个天父,天父本来应该是个如梦幻泡影如露亦如电的存在,不会影响天王的一人独大,却偏偏出来个东王杨秀清,声称自己能请天父下凡,而且还降临到他的身体上,借他的口发号施令,如此一来,天王的“最终解释权”就落在了东王身上,借着这个最终解释权,东王鞭打过天王,东王借天父口气对洪秀全说:“你与东王都是我的儿子,东王有这么大功劳,为什么只称九千岁呢?”洪秀全只能回答:“东王打江山,亦当是万岁。”洪秀全当初也没想到,这个曾经蛊惑人心拉拢队伍的做法,到了最后竟然成为别人打压操控自己的政治工具。

兔死狗烹,韭尽镰藏,是历史发展进程中常见的现象。打天下时,兄弟之间相互信任,休戚与共,坐天下时,兄弟关系成了君臣关系,手握重兵的功臣以及知根知底的前兄弟,对新王和新王朝来说,都是一个潜在的威胁,双方互帮互助协同合作的关系,变成了竞争甚至敌对的关系,比如朱元璋,对一起打天下的兄弟痛下杀手。商场不是战场,没有那么血腥,所以大强子也特意强调,不是兄弟也不是敌人,是路人,但却有点此地无银三百两欲盖弥彰的味道。相比之下,还是马老师更胜一筹,作为一个吴语语系的人,用上了武侠江湖的花名,“兄弟”二字从他嘴里说出来相当自然,而且兄弟们在江湖上行走,都自成一派又统属武林盟主,刚柔相济收放自如。而如日中天的拼多多,像是天下第一大帮丐帮,经济下行之日,是他们风生水起之时,对上等对手,有降龙十八掌,对下等对手,有打狗棒法,纵横江湖,一时无两。

最可怜的就是已经被逐出江湖的贾跃亭了,一个人独身在美国,望着彼岸绿油油的韭菜而镰长莫及,虽然开始做短视频了,妄图通过互联网来延伸镰刀的长度,但是韭菜们已经不买帐了。看着视频里他孤独落寞的模样,一个兄弟也没有,其实这也是一种人设,他应该打造自己刺客信条的人设,“当其他人都盲目追寻真理的时候,记住,万物皆虚。当其他人的思想都被法律与道德所束缚的时候,记住,万事皆允。我们躬耕于黑暗,服侍于光明。我们是刺客,我们下周回国。”

真兄弟,是团队,不是团伙。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新新默存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29/2060333.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