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中国第一大忽悠,要完蛋了

谁说吹牛没有代价?

贾跃亭的一句话,正让他陷入万劫不复。

4月30日,中国“五一”节前的最后一天,大洋彼岸FF创始人、“下周回国”贾跃亭面临着在美国有史以来的最大麻烦——“纳斯达克交易所,要把FF除名、踢出美股。”一旦FF退市,贾跃亭造车梦碎,他可能还会遭遇资本、供应商、房东等各方反噬,彻底完蛋。

在一位业内人士看来,“贾跃亭这波,很大程度是自己找死。”

上周,全球新能源发生了一件大事,“中美两大商界流量巨星”隔空互怼,屡登热搜,震撼网友。一边,是990万元卖掉座驾迈巴赫、流量接班雷军的360创始人、“网红”周鸿祎;另一边,就是曾扰动半个娱乐圈、造个车把许家印忽悠瘸了、“为梦想窒息”的贾跃亭。

话说,这场隔空大战还真是周鸿祎先挑起来的,自从找俞敏洪、董宇辉“取经”,周鸿祎就在研究“AI之后”的流量密码,看着雷军卖车大火,他终于意识到,“什么AI不AI?”,新能源才是撑起流量底盘的最佳答案,他思前想后,决定从关联程度最高的哪吒汽车切入。

也别怪周鸿祎找到了切入口,哪吒汽车本身兼具话题性。它们前段时间刚拿到50亿元融资,算是近年新能源造车的“一个奇迹”。国内新能源局势明朗,比亚迪、特斯拉领衔,造车新势力旧第一梯队“蔚小理”争雄,华为、小米造车新势力很快挤进了新第一梯队。

虽然蔚来汽车、小鹏汽车在旧第一梯队不如理想汽车发光发紫,甚至如履薄冰。但前面两家车企很早就完成了IPO资本化,只要故事讲的好,钱应该少不了。哪吒汽车情况就不同了,它们长期处在造车新势力旧第二梯队,不温不火,流量层面更不如其它几位车企了。

IPO路上,哪吒汽车也十分忐忑,所以一部分媒体人给其前途打上了问号。加之拿不到后续融资的车企基本崩了,哪吒汽车能在外界“期望值”较低的环境下,逆势拿到50亿元融资,称得上“一个奇迹”,周鸿祎拿哪吒汽车当流量切入口,即是在帮车企,也是在帮自己。

“一箭双雕,何乐不为?”

但光拿哪吒汽车说事,就小看“红衣教主”的格局了,他借着哪吒汽车春季发布会的机会,把矛头盯准了,“全球新能源造车争议最大,话题最多的中国第一大忽悠”贾跃亭。

华为、小米造车未崛起时,贾跃亭是“全球新能源造车流量第一人”。尤其在中国,马斯克、王传福都比不了他,贾跃亭在“国内科技圈的搜索指数,逼近任正非”。不过,贾跃亭的热度来源是“网友关注大忽悠的下场”。周鸿祎找“全球黑粉最多的人”来怼,太高明了。

“周鸿祎应该没想过,他一出马,间接陷贾跃亭于万劫不复。”

4月22日,周鸿祎率先挑起战争,他在在哪吒汽车春季发布会聊着聊着,聊到了马斯克的特斯拉与贾跃亭的FF,提出,“正面教材和反面教材的结论”——特斯拉的成功是,在中国建厂,充分享受了供应链优势;FF的失败是,选择了新能源供应链基础薄弱的美国。

周鸿祎的一番话,有理有据。可他离开会场赶往下一场的路上,仍意犹未尽,发了个视频,用带有嘲讽的口吻展开了针对FF的辣评。周鸿祎说,“我不是为贾会计说话,他带着图纸到美国那么长时间没造几辆车,高合汽车造出来了,他却反过来告人家。我觉得,他犯了一个错误,马斯克都要来中国设厂,他却去美国,完全就没有搞明白中国的优势在哪里。”

这里说明一下,周鸿祎是明显在引战的。全球都知道,贾跃亭欠债跑美国。他在中国搞出了一连串暴雷危机,坑了无数大佬,欠下累累巨债,股民恨不得扒贾跃亭“一层皮”。

周鸿祎不会不知道,贾跃亭干嘛跑美国讲故事。“红衣教主”这般描述,自然是给接下来的热度做铺垫。“描述上可谓滴水不漏”,贾跃亭呢?他同样愿意有大佬向他“开炮”,以找回逐渐失去的热度。去年6月开始,贾跃亭的造车之路,越发不顺,资本也失去耐心了。

以前贾跃亭习惯性摆烂“不给钱不造车,资本就乖乖听话,要不投资全部打水漂。”靠着画饼及忽悠,贾跃亭给FF融了超50亿美元,成了全球唯一“一车未造,公司就IPO”的人。可在去年,美元资本慢慢清醒了,坚决不盲目投资,用“承诺融资”的方式跟FF周旋。

去年,FF对外宣布拿到超1亿美元融资,实际它们仅拿到1500万美元,剩下9000万美元是美元资本ATW Partners、Senyun International的“承诺融资”。什么意思?“资本要看到量产交付,才接着打钱,兑现剩下9000万美元融资承诺。你不造车交付,我们就不打钱。”

外界看似“大冤种”的美元资本不是“真傻子”,那些年给贾跃亭融了超50亿美元,FF去年就交付了11台车,即便算上所谓的研发、生产成本,贾跃亭手里肯定也握着“巨量资金”。他要真敢把钱据为己有或挥霍一空,美国早就制裁他了,这是贾跃亭与各方周旋的筹码。

拿着筹码,贾跃亭得意的在美国逍遥,偶尔卖个惨博取全球同情心。然而,融资到“承诺融资”的变化,反映出了美元资本真的没耐心了,这才是贾跃亭心中恐惧、担忧之一。

贾跃亭能给资本什么呢?钱是人家的,只有看得见的流量与看不见的回报。

趁着“大聪明”周鸿祎的挑衅,贾跃亭成功把所有对其不利的锅都抛出去了。

首先,周鸿祎的质疑是想他解释一下,FF的车为何交付不了?贾跃亭的回答很微妙,把话题引入“幽冥”。他反复强调“原创”的价值,“绑架”周鸿祎,“FF量产以来,只交付了11台车,但这经历了无数磨难才诞生的11台车,搭建了中国车企进入美国的桥梁。”

其次,贾跃亭故意把舆论对他的矛盾本源说出来。他反复强调“良心”,“跟全球流量最大供应商中国网友”打起感情牌、参悟人性,债务明明可以懒着不还,他却坚持还钱。“在美国法律下,我不存在任何债务。在中国法律下,还有债务,我一直在竭尽全力的偿还债务,偿还了100多亿美元,最大梦想是早日回国。造车成功并还债之日,就是自己回国之时。”

不愧是第一大忽悠,是真能忽悠啊。轻轻松松把债务压顶,说的云淡风轻。“智者千虑必有一失”他哪来的100多亿美元还债?贾跃亭吹牛吹的兴奋过度,招来了真正的麻烦。

“乐视暴雷-FF初创”的时间点在2015年,随后贾跃亭在美国展开造车事业,算上拿乐视垫付的几千万美元,FF连续在美元资本手里融资超50亿美元。抛开融资款,贾跃亭在美国约30亿美元债务,使得他要通过“申请个人破产重组”来处理债务,否则FF无法IPO。

可这30亿美元债务怎么处理的呢?他玩了个许家印想玩没来得及玩出来的手法,“债转股”。许家印当时忽悠债权人把恒大债务转移成恒大汽车股权,结果他提前“翻车”酿成大案。

难怪,贾跃亭能给许家印忽悠瘸了,前者成功转移债务,债权人变成FF的股东,债务自然就没有了,“美国法律下,合法合规。”带着债权人股东的“希望”,FF实现了美股IPO。

FF要是个有增长力的上市公司,股东减持就能回本,说不准会大赚一笔。现实是,除了讲故事、拉流量,FF毫无创造力,更无增长力,“192万美元市值,全球第一造车垃圾股当之无愧。”FF的股东,尤其债权人转过来的股东,已亏得血本无归。需要注意的是,“融资平台活着”,贾跃亭就能不断讲故事,忽悠新钱,一个个大饼喂给资本、债权人、股民。

就像经典电影《华尔街之狼》一样,“贝尔福特不停给投资者饼喂,你还能赚到更多更多的钱,投资者不一定不清楚贝尔福特的饼,面对更大利益、诱惑,资本贪婪淋漓尽致。”

原来的逻辑是这样,如今情况变了。4月30日,纳斯达克交易所出手,要将FF除名、踢出美股,一旦FF退市,“融资平台死亡”,贾跃亭彻底完蛋,势必遭到反噬,梦碎美国。

纳斯达克交易所,为何急了?

“因为FF在美国,没有让美国人赚到钱。”贾跃亭一直想尽办法跟资本周旋,谋取利益。

FF去年就交付了11台车,今年召回11台车,有消息说,“11台车是假的”。哪怕11台车是真的,需要花费超50亿美元吗?如果贾跃亭不缺钱,去年6月融资意义在哪?如果他缺钱,就交付11台车,剩下的钱花哪了?况且他的30亿美元债务的替代品是FF的股权。

50亿美元人间蒸发?美国一级市场(VC/PE)跟二级市场(华尔街)不太和谐,不等于随便让贾跃亭侵吞50亿美元,别说50亿美元,他侵吞5亿美元,FBI也要抓他。如此就产生三种假设:第一种,“根本没有50亿美元融资,一切是个转移债务、谋求IPO的局。”第二种,贾跃亭拿着50亿美元“炒美股、买理财”,用美股收益当做支付给美元资本的投资利息。

第二种,概率不高。“钱多经一手,多了一层风险,且与一级市场的股权投资逻辑相悖。”纳斯达克交易所既然急着制裁FF,一定是贾跃亭“严重损害了美国投资者的利益。”第三种,他坑了所有人的钱,转移资产,又钻了美国法律的空子,让投资者吃了一个超级大瘪。

要真是第三种,美国金融行业会想办法在法律机制内,斩断贾跃亭的“后路”。纳斯达克交易所,先把FF踢出美股,接踵而来的是,资本、供应商、债权人、房东等各方围剿,他在美国的剩余资产会被冻结,他的信誉被全球资本拉入黑名单,全球市场再无容身之所。

或许跟周鸿祎隔空互怼,才是贾跃亭来自灵魂深处最快乐的时光。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投资家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06/2051508.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