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民意 > 正文

中年以前被体制放逐,其实是最大的幸运

一不小心“失足”,活出了自我。

各位好,今天跑各种手续,忙了一天,没空写正文了,难得跟大家聊聊天。

说实话,我这人最不爱干的事情中,跑手续应该是名列榜首,因为当你为各种文牍、敲章、签字来回奔波的时候,你能明显感受到自己生命正在被毫无意义的事情所消磨。这可能也是我在疫情三年中觉得生活过得特别不痛快的主要原因。那三年,各地都把“手续主义”发挥到了极致,出门买个早点恨不得都得扫三四个二维码。

而且随便哪个保安都能伸手把你拦下,对着你问三个灵魂问题:健康码?行程码?xx小时核酸证明?

最噩梦的是,我在这三年中还主动辞了一个体制内的工作,时至今日,午夜梦回我还能梦见我一边扫着各种码,一边在办公楼里跑上跑下、来来回回,凑齐十几个签字让单位放我走的那个场景。

天可怜见,那种状态下我真的半点写文章的心思都挤不出,所有精力都用来在脑子里吐槽:人用手续给他人添麻烦,到底可以夸张到一个什么程度。

可是最后,我依然以我自己都不相信自己有的毅力把辞职手续办下来了,收拾行李从写字楼里离开的时候,我心里最开心的只有一件事——我以后终于不用把生命耗费在这些毫无意义的手续、会议和学习里了!我发现那些都是在浪费我的生命。

辞职当了“无业游民”之后,经常有人问我感受如何。我觉得最大的感受之一,大约就是我更喜欢看央视那一版《笑傲江湖》了。

记得零几年这版《笑傲江湖》刚上映的时候,媒体上对其一片骂声,都说李亚鹏演令狐冲演的不好,没有吕颂贤版的出彩,没有那种痞帅的感觉。可是也许是因为先入为主的童年滤镜吧,在补了原著小说和吕版电视剧之后,我至今仍觉得,李亚鹏那一版的令狐冲,才真正演出了一点别的意义。

金庸笔下的武林侠客多如过江之鲫。可是若说令狐冲什么特别之处,那就在于他是一个从体制内突围的人。与金庸武侠的其他主角比起来,令狐冲出场的年龄是很大的,一出场就已经27岁了,这个年龄即便对晚熟的现代人来说,也是三观已经基本定型,生活、事业也开始从打拼趋向稳定的年纪。而小说给令狐冲的出场设定也是样一个感觉,小说一开始就一再强调了命运给他的既定前程,接掌华山派,迎娶岳灵珊、将来当个小君子剑等等。

这就像一个名校毕业的大学生,一毕业就进了大国企,熬到快三十,混了个中层干部,出去一吹牛(甭管真的假的)也都说是领导赏识、前途有望,弄不好还有个谈了挺久的未婚妻。

这种人,你说他再能放浪形骸,落拓不羁,他能放浪、落拓到哪里去?

所以我不太赞成港版或台版电视剧中对令狐冲一出场就自带寻衅滋事气质的那种演绎。可能是因为港台社会即脱离了传统儒家式的旧体制、也没有遭遇新体制。他们无法理解令狐冲这种即将被体制化的人的那种纠结,小说一开篇就借他人之口写令狐冲下山之后怎幺喝酒闯祸。在我看来,这其实就是一个大龄年轻人,趁着自己最后一点青春劲儿,在即将被体制吞噬之前再疯一把而已。有点像结婚前夜开的那种单身派对。

这也像四年前我起笔写公众号,实话实说,当时真的没有想过为干这个事儿砸了自己铁饭碗,自己出来单干之类的事情。我当时想的也是,趁着自己还算年轻,还写的动率性而为的青春文章,就在这个一亩三分地上肆意的写一把,别给即将老去的自己留遗憾。

不过《笑傲江湖》这本小说的戏剧性就在于,时代的玩笑不小心开到了令狐冲的身上。武林对于《辟邪剑谱》的争夺即将开始,而令狐冲很不幸的成为了他师父的一个弃子,下山的那一圈放浪形骸则成为毁灭他的契机。一番机缘巧合之后,他突然发现,他居然因为自己放浪形骸,被体制放逐了。

这里我觉得金庸先生玩了一个黑色幽默,武林打打杀杀,争了半天的那本辟邪剑谱,到头来居然只是一个当太监的名额,而且还是个“死太监”——“欲练此功,必先自宫”是什么意思啊?其实自宫这个名词最早大量出现在史书里,就是在小说所暗示的明代。

自明初开始,民间就开始出现实在活不下去,为了混口饭吃自我阉割到宫里做太监的风俗。后来明庭为了禁绝这种现象,缓和社会矛盾,还专门下旨,说这种自宫者是没资格进入宫廷的。可是越到明朝后期,自宫者反而越多。究其原因,除了社会越来越卷,大量的人确实没活路之外,还有就是确实有自宫的人获得了一人之下、万人之上的地位——比如天启皇帝时的九千岁魏忠贤,当初就是自阉走后门进宫的。堪称现实版葵花宝典的练就者。

所以如果把《笑傲江湖》里的武林比作明末的朝廷,其实是非常贴切的,君子剑(科举正途)练得再好,剑宗气宗的党争杀的再血雨腥风,不如自弃身下的那二两肉,当太监来的方便快捷。所谓“武林称雄,挥剑自宫。”暗喻的其实就是这个道理。

当然更深的隐喻其实是精神上的,想要在血雨腥风的江湖上混个名声,最方便快捷的法门,其实是做个精神上的太监。

但这些江湖上的黑暗面,本来是年仅27岁的令狐冲无从看透的,命运最初给他的安排,本来应该是让他在既定的“名门正派”阶层天梯里攀爬,并在这个攀爬的过程中被温水煮青蛙,一点点丧失掉自我,最终有一天,等到他像他师父岳不群一样,摊开一张辟邪剑谱在自己面前,望着命运向他突然提出的“挥剑自宫”的要求,在割与不割之间做抉择时,你其实是说不准他到底会不会去做一个死太监的。

可是令狐冲的幸运,就在于命运居然放逐了原本有“大好前程”的他。他从那个既定的轨道里脱轨了,而后他走上了一条未曾设想的道路,成为了一个他原先被耳提面命不要成为的人。但在这个过程当中,他才逐渐发现自己之前视为正轨的那条道路其实反而是人生的歧途。太多师父原先教给他的清规戒律原本都是错误的,就像风清扬教他的独孤九剑一样,甩掉这些条条框框,听从自己的本心与良知,肆意而为的活着,才是真正的正途。

我觉得小时候看过的央视版《笑傲江湖》,是唯一把这层意思拍出来的版本。李亚鹏演的那个令狐冲,是一个原本在自己不合身的“套子”里困顿愁苦,几经挣扎,终于从套子中脱出,活的放肆洒脱的形象。

那个形象,和他演绎得故事,至少对我影响很深。很多年以后,当我也面临这样一个选择,是违背本心,沿着既定的剧本继续走下去,扮演生活已经给你定好的角色。还是放肆一把,活出真我的时候。我选择了后者。

又过去了几年,当我转身回望,回顾这段过往的时候,我该说我越来越感谢那一次让我自己也吓了一跳的出走。

确实在这个过程中我失去了很多,未来的前途也依然未卜。但一个人,像令狐冲一样,在中年以前被体制放逐,其实是种难得的幸运——你确实失去了一个铁饭碗,但你获得了一次重新审视这个世界,鼓起勇气按自己想的方式去活的机会。

而这种机会,终归不是每个人都有的……

我是怀着这样的心情,结束了这一天熟悉而又早已谋生了的手续奔波的。此生我不知道能不能真如《笑傲江湖》那小说结尾一样,终于“曲谐”。但我正越来越感谢那次自我放逐。让我得以在这江湖上落拓载酒行,而不必在沿着某个既定道路持续攀爬到某个地位之后,当花费的沉默成本已经太高后,再去犹豫自己要不要舍弃良心、“挥刀自宫”。

有多少人,能有这份令狐冲的幸运呢?

那一天,他一不小心“失足”,居然活出了自我。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林中的维吉尔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531/206131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