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惊人之语 > 正文

沉雁:一江水冷月光满城的汪洋

作者:

今天早上我在阳台一边吃早餐,一边漫不经心地刷朋友圈,就刷到下面网易新闻有态度。我瞟了一眼两路黑体字,笑得全身抽搐起来,包在嘴里的煮鸡蛋差点像导弹一样喷射了出来。但不知怎么的,我笑着笑着又突然僵住了,看见小泽拿着白纸黑字一本正经要上访的语气,我长长地吁了一口胃酸气。唉,经受两年半载的炮火硝烟,小泽依然还是当年那个傻白甜。

小泽啊小泽,可惜你名字里有"司机"二字。如果两年前你是个不谙世事的新司机,不怪你,但这两年你已经死里逃生沧海横流,妥妥的老司机了。如果小泽你看过我三年前写的时评《老千手健在,老司机就是一个笑话》,收录在我2021年文集《冷月孤鸿》第31篇,你就不会犯这么纯真的懵了。

还想古老的东方大地兑现承诺?!!!……!我都不知该用多少感叹号,才能表达我对小泽你所犯的懵的一声叹息。25年前,也就是1999年的7月,当小泽的前辈总统库奇马与澳门某旅游公司白字黑字签署巨舰"varyag"号转卖合同时,肯定不会想到有今天,因为那合同上清晰写着巨舰的用途是"博彩业"。当库奇马总统一边将"varyag"全套图纸(那可是黑海造船厂沉淀26年的全部技术绝密)一并交付给买家时,库奇马总统一边吐着唾沫星子数着那2000万美金的白花银,他一定没有想到,他是在提前数着今天乌克兰优秀儿女葬身于炮火硝烟的人头。当然这也怪不得小泽,25年前的小泽你才21岁,你正在基辅大学法学院领衔"95街区"文艺社在独联体各地欢乐巡演,少年得志星途坦坦,风华正茂星光熠熠。但是,小泽你少年时随父母在蒙古共和国度过了宝贵的四年,你一定听过当地蒙民讲过他们老祖宗南征北战的光辉轶事。千年前,元军重兵围堵临安,南宋派出使臣面见忽必烈求和,忽必烈就命人抬出几个大箱子对南宋使臣说:"这里面全是与你们签署的议和协议,你任意抽一份出来,如果你们兑现了一条,我就立马收兵且永不犯宋。"据说南宋使臣当时那张逼脸,唰的一下就由红到白再到紫,最后从头绿到了脚后跟。小泽啊小泽,无论南宋还是北宋,整个宋代算得上是绵延数千年的古老东方帝国历朝历代中的三好学生了,几大箱子议和协议都没有兑现一条,小泽你居然还寄望历朝历代中的倒数第一名学渣兑现30年前的承诺,你在想什么呢?小泽你还在梦游吧。在古老东方帝国泱泱数千年的文化巨典里,有孙子兵法,有三十六计,有出其不意,有韬光养晦,有老奸巨猾,有能屈能伸,有见风使舵,有审时度势,有阳奉阴违,有欲盖弥彰,有暗渡陈仓,有瞒天过海,有偷天换日,有尔虞我诈,有口蜜腹剑,有佛口蛇心,有虚与委蛇,有首鼠两端,有笑里藏刀,有两面三刀,有厚黑学,有两头吃,有墙头草,……,就没见过一次"兑现承诺"这一条。不但我们土著没有见过,洋人同样没有见过。如果有谁见过一次"兑现承诺",那么,不说远了,只说近的,最近三百年来的所有外来战争都会归零。譬如两次鸦片战争、中法战争、甲午战争、庚子战争、和最近的日中战争,等等。即便被揍得鼻青脸肿,依然在东方文化巨典里看不见"兑现承诺",巨典的每一页都只写着"落后就要挨打"。虽没有"兑现",但"承诺"还是有的。不但有承诺,而且是天下第一。譬如不拿一针一线、吃苦在前享乐在后、先富带动后富、半条裤子,尤其写有"人民"二字的地方,全都是满满的承诺,不但看得见,而且刷在墙上、刻在大理石上、挂在庄严巍峨的正门上,谁看谁都会热泪盈眶。前几天我看见一个视频,一个老奶奶推着轮椅,轮椅上是她的老伴,老奶奶将轮椅推到了江边,不知道是一条什么江。两位老人相互拥抱了一下还说了几句什么,老奶奶用力将轮椅推到了江水里,接着老奶奶顺势也扑到了轮椅上,两位老人瞬息就消失在微波荡漾的江水中。我紧紧盯着视频中的江面,朝远方看,再朝远方看,我看见了江对面的山坡上有一处没有长草的石岩,石岩上面还斑驳地残存着石灰水刷写的承诺"***个好,***养老"。那一刻,我的眼角不知不觉就热泪盈眶。关上视频,我点开了刀郎的《花妖》。"我是那年轮上流浪的眼泪,你仍然能闻到风中的胭脂味。我若是将诺言刻在那江畔上,一江水冷月光满城的汪洋。……"。去年不识刀郎苦,误将《花妖》当《梁祝》。

责任编辑: 李广松  来源:沉雁视界 白堤雁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479.html

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