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军政 > 正文

他的热脸 为何贴了王沪宁冷屁股

作者:
国民党党团总召傅昆萁,不顾台湾人民抗议,坚持在花莲连续地震后及立院会期中,率16位国民党立委组团赴中跪舔,返台后还恬不知耻地召开“两岸破冰成果丰硕”记者会,强调这是国民党的一小步,却是两岸断线8年后的一大步。

电影《阴尸路》(The Walking Dead)里有一段情节很惊悚,男主角尼根跑到瑞克家,扬言要把这里当别墅。屋里的斯宾塞却谄媚地巴结尼根,希望尼根帮他干掉瑞克,让他升格成这里的领导人。

斯宾塞原以为自己表现得这么卑微诚恳,尼根就一定会同意合作,创造双赢的局面。不料尼根打心底就看不起斯宾塞,甚至懒得跟这种逊咖啰嗦,直接就拿刀捅了斯宾赛的肚子。于是斯宾赛就在讶异下肚破肠流,成了那一集里第一位领便当的角色。

国民党党团总召傅昆萁,不顾台湾人民抗议,坚持在花莲连续地震后及立院会期中,率16位国民党立委组团赴中跪舔,返台后还恬不知耻地召开“两岸破冰成果丰硕”记者会,强调这是国民党的一小步,却是两岸断线8年后的一大步。

按照传统中国的朝贡惯例就是厚往薄来,也就是番邦若上贡一千,天朝至少要赏赐二千。但傅昆萁大张旗鼓地去中国跪舔,原本大家都以为会收到中国的大红包,结果却只换到连中国人自己都不想要的方舱医院组合屋,还不知道是不是疫情后回收的二手货。

很多乡民就疑惑,中国不是要统战台湾,还说用买的比用打的更便宜也更快。那么傅昆萁在台湾挨了这么多咒骂,花了这么大力气,才搞出这么一个规模浩大的国民党跪舔团,为何热脸却贴了冷屁股?

中国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左)27日在北京会见国民党立法院党团总召傅昆萁(右)。图:左图翻摄自傅昆萁脸书,右图翻摄自 bannedbook.org

2024年5月1日《联合新闻网》记者屈彦辰台北实时报道〈王沪宁关注其名含义傅昆萁:我是昆仑山上的小草〉:

“国民党团总召傅昆萁日前率蓝委团,访问中国大陆,会见全国政协主席王沪宁。……据了解,在傅昆萁、王沪宁双方闭门会谈阶段,王沪宁数次不小心将傅昆萁称为'傅昆萁称为'傅昆崐先生'。傅昆萁不动声色,便表示'我,傅昆萁萁衔台湾民意而来......'将王沪宁称呼错名轻轻带过。

王沪宁先询傅昆萁的祖籍为何,傅回应祖籍河南。王沪宁再问,傅昆萁知不知道名字含义为何?傅昆萁表示,'崐'为昆仑山的昆之古字,即为昆仑山之意;‘萁’为小草,故他是‘昆仑山上的小草’。……”

周杰伦为何不认识”雷锋”?

戒严时代由于专制极权的国民党,管制台湾的一切言论,让台湾与中国变得彻底隔绝。所以台湾人对于中国人的常用术语,有时会比不懂中文的外国人还陌生。

2007年8月,台湾歌手周杰伦在中国谈话性节目《鲁豫有约》里,看到雷锋的照片时大叫“酷”,并反问主持人鲁豫“他也会唱歌吗?”

鲁豫显然没有想到,在台湾长大的周杰伦,竟然会连“雷锋”是谁也不知道。只好慌乱的回答:“会,在部队肯定会,只是风格不同”来圆场。节目播出后,有些小粉红就在网络上大骂周杰伦:

“从出道唱着那口齿不清的《双截棍》开始,到现在红透了半边天,像是一个被宠坏了的孩子。他对历史的了解太少了,如果向他问起'江姐、刘胡兰、赵尚志、狼牙山五壮士'等革命先烈的时候,不知道他的嘴巴中又会吐出什么?请他赶快回台湾去,把大陆的文化与历史学明白了再过来。”

其实不只是周杰伦不认识谁是雷锋、江姐、刘胡兰、赵尚志、狼牙山五壮士......就算把其他更无耻舔中的黄安、方芳、萧敬腾欧阳娜娜杨丞琳、阿信......全抓来考一下,应该也没人过得了关。

因为台湾人在戒严时代,受的是国民党奴化教育;至于共产党那另外一套的奴化教育,当然是从未听过。因此就连最舔中的台湾山寨版《人民日报》,在报道傅昆萁叩见王沪宁的新闻时,提到他当年改名舔中的动机,也写错成了“昆仑山上的小草”。

《联合报》这样的用词很不精准,把傅昆萁形容的很卑微,什么“昆仑山上的小草”,好像跟在台湾支持阿北的那些行动避孕器一样,不管是玉山的小草,阳明山的小草、四兽山的小草......全都是随时可割可弃。本鲁在这里要为傅昆萁正名,他说的是昆仑山上一棵草。

傅昆萁改名是迷信?还是舔中?

根据立法院荣誉顾问3Q陈柏维,他在电视节目上所说,傅昆萁本名叫做傅子文,后来去算命才改名傅昆萁。而且算命的还说,山要在左边才能有得靠,所以选了古字“崐”。因此傅昆萁非常在意别人把昆写成昆,写错了还会不断要求更正。

3Q还说傅昆萁很迷信,自认有神通,还自己帮傅王府所在之地的土地公,升格成为城隍。因为是县太爷居住之地,做什么活动都要先看黄历好日子,改名就是要让自己大富大贵有靠山。

但3Q只说对了一半,傅昆萁改名也不只是为了迷信,更重要的目的是要向中国表态。流亡台湾的前辈作家林保华(以前本鲁拜读他在香港写专栏时的笔名叫凌锋),5月8日投书《自由时报》自由广场的大作〈崐萁何时成为昆仑山的小草?〉,就像台湾读者介绍了“昆仑山上一棵草”的由来。

“文革前我在中国看过一部电影《昆仑山上一棵草》,描述一位地质学校毕业的女生搭卡车远赴昆仑山工作,因一路荒凉,且不适应高原气候,她心理动摇而打退堂鼓。

到了山口一处休息站吃饭,里面气氛活跃,负责人惠嫂谈起当年她来了后如何想回去,被老公教育一番而认识错误,终于在昆仑山定居的故事,感动了这位女生,终于下决心到目的地。他们都成了昆仑山上的草。

这是符合主旋律的电影,颂扬'小螺丝钉'在艰苦建设中不可或缺的作用,配合支持边疆、到少数民族地区掺沙子的主题。”

傅昆萁为何马屁拍到马腿上?

言归正传,傅昆萁在叩见王沪宁时,特别提到自己改名“昆仑山上一棵草”的典故,大多数爱国小粉红一听,立刻全身都高潮,但为何王沪宁却不为所动?

《昆仑山上一棵草》,是中国为了宣传知识青年支持边疆,以青藏公路为背景的主旋律电影,剧本是根据王宗元小说《惠嫂》改编。在文革期间,知名度虽然不及雷锋,但是对于那十年里被迫失学,离开都市而上山下乡的几亿中国青年来说,还是能感同身受的。

傅昆萁在叩见王沪宁前,必然也是做足了功课,了解现在中国共产党中央政治局常务委员会里,王沪宁与习近平李强赵乐际蔡奇丁薛祥李希7位委员,都是文革世代。也就是说他们都经历过上山下乡,所以要用《昆仑山上一棵草》的典故来套交情。

但傅昆萁却只知其一,不知其二。如今中共常委会里的委员,虽然都是文革世代,简单说就是失学青年。可是王沪宁比起挑担“十里山路不换肩”的习近平,以及其他几位同样识字不多的常委,知识水平还是不在同一级别的。

1972年17岁的王沪宁,从上海市永强中学毕业。虽然当时中国还在文革期间,上山下乡的政策也仍在执行。但由于中国取代台湾而混进联合国,加上美国总统尼克松来访,以及对抗苏联的需要,外交局面与1950年代已有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当时在解放前栽培出来的外语人才已经凋零,文革又让所有年轻人失学,以致青黄不接。中共上海市委因此决定在复旦大学、上海师范大学和上海外国语学院,创办涉外人员外语培训班。学生从上海市区各中学选拔,实行半耕半读。

1977年上海师范大学法语班仅招生25人,王沪宁入选,赴江苏省大丰县五七干校学习。隔年培训班迁往上海市奉贤县滨海地区的五七干校。1978年王沪宁在文革结束后,参加全国研究生招生考试,被录取为复旦大学国政系研究生。

王沪宁的经历,虽然跟习近平一样,也经历过上山下乡。但是为了外交的需要,中共对于王沪宁这样重点栽培的外语人才,即使仍要上山下乡,还是有特别礼遇的。

这就像台湾的预备军官,跟国民党从中国拉伕来台,退伍遥遥无期的老兵。虽然表面上都是同样在当兵,但身份与待遇是完全不同的啊!

傅昆萁在叩见王沪宁时,想用“昆仑山上一棵草”的典故来套交情,但却不知道王沪宁的学术背景,以为他也是文革世代,就是跟习近平一样是“十里山路不换肩”的大老粗。结果马屁拍到马腿上,当然只能换来热脸贴冷屁股吧?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Newtalk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1/206163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