评论 > 动态 > 正文

政变夺权?主角是枪杆子 此次“红二代”放风反常

—钟原:此次三中全会前夕,“红二代”放风反常

近日,有关中共“红二代”反习的说法不断传出,比如趁习近平对台开战时,通过军事政变夺权等。虽然此类放风的真实性尚难确认,但无疑会对中南海造成冲击。以往中共内部各种的放风,主要是不同派别借机向习近平施压、迫使其妥协或分权,近期的放风则主要是准备直接将习弄下台,这在7月的中共三中全会前显得不寻常。

近日,有关中共“红二代”反习的说法不断传出,比如趁习近平对台开战时,通过军事政变夺权等。虽然此类放风的真实性尚难确认,但无疑会对中南海造成冲击。以往中共内部各种的放风,主要是不同派别借机向习近平施压、迫使其妥协或分权,近期的放风则主要是准备直接将习弄下台,这在7月的中共三中全会前显得不寻常。

放风的主角是枪杆子

多年来的中共内斗,时常有人对外放料。比如2023年北戴河时间后,曾庆红一伙应故意向日本媒体不断放风,先称退休政治局常委在北京密会,一致同意对习近平发难;但仅由曾庆红等少数人到北戴河质询习近平;之后又添上了老军头迟浩田李克强猝死后,也被编排进爆料里。

类似这些放风,主要围绕政治争斗进行,虽然有意牵扯军队,但相对牵强;虽然指向习近平,但尚无直接扳倒之意,不过是打算捞一点内斗的筹码,或试图搅局。

近期的放风不同,目标很明确,要通过政变夺权、推翻习近平;而且主角是军队,也是中共党魁最看重的枪杆子。这样的放风有更大的杀伤力,无论真假,都会增加习近平对军队的忧虑。

爆料点名原中共国防部长李尚福,称其是“两面人”,表面上迎合习近平,但私下里和火箭军的司令政委等高官在一起时,认为习近平对台开战是“自寻死路”。

与以往相比,这样的放风无疑增加了些许真实性。之前有传闻称火箭军将领“怯战”,结果被身边人告发;如今又加上了李尚福。

李尚福曾是西昌卫星发射中心主任,后来又担任过战略支援部队副司令兼参谋长。他和原火箭军司令、副司令们算专业出身,虽然不见得多内行,但至少不是完全外行。他们应该深知中共航天、卫星、导弹等技术与美国的差距,一旦对战美国难有胜机,怯战应在情理之中。

原火箭军政委徐忠波在3月份的中共两会上现身,似乎安全落地。若他也被认定是“两面人”,习近平恐怕不会放他一马。尽管如此,爆料的内容以军队为主,军队整肃未平之际,无疑形成了对中南海的冲击力。

谁在政变之前主动披露计划?

爆料提到李尚福、火箭军司令,还有刘亚洲刘源。他们都不再是现役军官,并不掌握任何现役部队,基本没有能力直接发动军事政变。

爆料称,“红二代”中的一些人从内心深处反对习近平的个人独裁,因为他不允许其他红二代家族分享最高权力,引起了普遍的不满甚至仇恨;还称一些智囊人士提出鼓励、怂恿习近平对台开战,去“自寻死路”,再趁机把他干掉。

这应该是中共党魁不敢轻易对台开战的最大原因,比起担心打不过美国,中共党魁恐怕更担心有人趁机从背后捅刀。

中共精心准备了一场环台军演,但伊朗总统忽然坠机身亡,中共党魁很可能被吓坏了,中南海一时间乱了方寸,导致应该5月20日或5月21日开始的军演,被推迟到5月23日,第二天就草草结束了。军演期间,习近平没有在北京坐镇,反而在山东考察,安排上更像是撞车了。

如果中共党魁对大规模军演都如此担忧,那么对台开战时需大幅度下放军权,应该是习近平更要尽量避免的。爆料称,习近平发动台海战争时,下面的诸多军官就会有运用武力的主导权。

从这样的说法看,应该有人在期待着一场军事政变或兵变,但并无真正的周密计划,似乎也缺乏有效的政变组织。下级军官或许能发动兵变,但没有高级军官的谋划和更大规模军队的配合行动,成功的可能性很低。

政变、兵变可能是一些人的愿望,但难度较大,真在私下里密谋政变、兵变的人,应该不会提前主动泄露自己的计划,也不会随意与人分享,这等于不打自招、提前泄密。不过,此类爆料仍会震动中南海,因为这意味着有人在盘算要直接取了中共党魁的命。

2024年5月28日,北京人民大会堂前举旗的中共仪仗队士兵。(Tingshu Wang– Pool/Getty Images)

军队里有多少人“两面人”

爆料说,习近平整肃刘亚洲和李尚福等,要把军中和红二代的不同声音压制下去;于是更多的人选择了做“两面人”。爆料还称,因为习近平以严密的特务统治,控制了中共的各级官员,只能期望军队内部的“两面人”趁机起事,还需要有台海之战的前提。

这表明在和平时期,中共军队内部发生兵变、政变的可能性很小,因为没有中共军委的军令,任何军官也无法调动部队。此外,假如中共不开战,大批武器弹药也不会下发。此次环台军演,中共宣传得很凶,但外界看到中共没有安排实弹演习,这恐怕不是中共担心政治影响,更可能是不敢分发弹药。

火箭军应还在整肃中,司令、政委可以从其他军种调入,但不可能把导弹旅旅长、营长都换掉。他们中若有人不服气,趁着演习时,万一把导弹打到中南海,那可就难办了。

中共党魁可以选择暂时不开战,也不安排实弹演习,但对军队中“两面人”的顾忌恐怕有增无减。伊朗总统身亡是一大刺激,近期的内部爆料更是推波助澜。

偏偏美国前总统川普也来凑热闹,说中共若攻台,美国就轰炸北京。对中南海来说,最关键的不在于美国是否真的轰炸北京,而在于内部是否会有人向美国通风报信,届时把中共党魁的行踪告知美国,轰炸北京实际变成精准斩首行动。

军中的“两面人”或许不能发动政变、兵变,但可以向美国提供情报;经常在中共党魁身边的人,如果也有“两面人”,同样也可能这样做。军中的“两面人”还可以向美国提供更多情报,比如攻台计划、军队部署、武器的真实资料等,中共若对台开战,必然会失败;中共党魁的处境将岌岌可危,这实际都可以达到类似政变的效果。

因此,军中“两面人”的存在,将令中共党魁时刻坐立不安,这恐怕是近期爆料可能产生的最大影响力。

2024年5月23日,北京街头的一个大屏幕正播放中共环台军演的画面。(Jade Gao/AFP via Getty Images)

三中全会前看不见的硝烟

中共硬把三中全会推迟到7月份,表明诸多难题无解,中南海正面临前所未有的压力。

5月23日,习近平在山东济南主持召开座谈会。5月25日,新华社发文《三中全会前,这场座谈会释放改革重要信号》。

文章称,“党中央重视开门问策……也释放出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推进中国式现代化的重要信号。”

中南海很担心官员们看不懂习近平讲话的内容,因此公开放风、放大解释。文章称,“中国式现代化是新时代的中心任务。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围绕中心任务展开”。文章也引用习近平的话说,“进一步全面深化改革”,要“紧扣推进中国式现代化”。

三种全会前,中南海故意抛出了“改革”的信号,似乎在对内外改革的声音做出某种回应;但又不肯放弃“中国式现代化”的说法,继续自相矛盾。

文章还引用习近平的话说,“经济体制改革牵一发动全身,对其他领域改革具有重要影响”;它是新时代全面深化改革的“牛鼻子”。

新华社放风“改革”,但仅限于“经济体制改革”,回避政治体制改革,还不能否定“中国式现代化”,表明中共党魁在压力下,不得不在口头上有所妥协,但并不愿意真妥协。中共内部的路线斗争实际仍无定论,三中全会存在不确定性。路线斗争外,应该还有人事斗争,落马的官员需要一个说法,更重要的是现职官员的调整。

中共两会过后,一波又一波的人事任免接踵而来,两会报告号称中央机构改革基本完成,实际应该还在进行中,至于地方机构改革恐怕更要旷日持久,最核心的当然是到底谁真正“忠诚”。

5月初中共党魁出访,政治局常委们都被安排出京,习近平对谁都不信任,对于其他常委来说会做何感想?

李强为了升迁,曾紧跟习近平,他成为政治局常委后,或许没敢奢望二号人物的地位,但他屡屡被故意打压、不被信任,恐怕再难心平气和。其他人也一样。

三中全会前的不良信号

新华社称习近平5月23日在山东济南主持的座谈会在三中全会前释放“重要信号”,李强却偏偏不能参加。

5月27日,李强在韩国参加中日韩领导人会议,政治局偏偏同日开会;李强当天下午赶回,但可能只赶上了下午的政治局集体学习。李强本应在政治局会议上谈一下出访情况,但他没有这样的机会,大概只能向习近平单独汇报。

政治局会议确定了《防范化解金融风险问责规定(试行)》,并不需要李强参与;所说的“加强党中央对金融工作的集中统一领导”,但中共总理李强无法代表“党中央”。金融监管要“长牙带刺”,但应该只有习近平可以下令这样做,李强和其他政治局常委没有相应的权力。

5月31日,中共《求是》杂志发表习近平的文章《发展新质生产力是推动高质量发展的内在要求和重要着力点》,是习近平1月31日在政治局集体学习时讲话的一部分。

这篇文章算正式解释了什么是新质生产力,中共党魁在三中全会前又一次公开展示自己在主导经济。然而,文章承认,“制约高质量发展因素还大量存在……一些领域关键核心技术受制于人的局面尚未根本改变”;而且称“有的领导干部认识不到位,实际工作中一遇到矛盾和困难又习惯性回到追求粗放扩张、低效发展的老路上;有的领导干部观念陈旧,名曰推动高质量发展、实际上‘新瓶装旧酒’;有的领导干部能力不足,面对国内外新环境新挑战,不知如何推动高质量发展。”

《求是》的文章未能抬高习近平的地位,反而在罗列一连串难题,等于在诉说中南海或习近平的无能,这些问题在三中全会上应该继续没有解方,却透露了一系列不良的信号。中南海自己不断放风,内部还有人对外爆料,准备把习近平搞下台,三中全会前的氛围,的确不寻常。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纪元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2/2061977.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