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民生 > 正文

黑龙江一县搞水资源承包 农民浇地一亩收费600元

2024年春季,黑龙江通河县金河村的灌溉用水承包给个人,导致稻田干涸。(视频截图)

继四川宜宾灌溉水安装水表之后,黑龙江通河县将“水资源”承包给个人,农民种地水费暴涨到每亩六百元人民币。网民感叹“没人敢种地了”。

陆媒近日报导,今年水稻春播时节,黑龙江通河县金河村上千亩农田正等待灌溉,水渠的闸门却被关闭。管理闸门的人员告诉农民,他们从该县水务局“承包”了当地闸口,农民必须先交水费才开闸。

根据当地农民的介绍,他们以前是给水务局交水费,现在改成了给个人,而且价格翻倍。

村民说,他们用来浇地的水是山上流下来的雪水,这些雪水每年春季都流入水务局控制的大水槽,村民们再通过小水壕将水引入田中浇地,等到秋收后给水务局交费,每亩地二、三百元。今年“水资源承包”后,承包方又将水费涨价到每亩六百元。农民们难以承受,拒不交费,并找官方讨公道。承包方就不开闸,许多农田都干旱开裂,错过春播。

通河县将水资源承包给个人,农民浇地每亩收费600元人民币。(视频截图)

村民还说,他们向官方抗议后,当地官员出面“协调”,让承包方先放一批水,让农民种地。结果今年春播延后10天左右,有的苗都旱死了。

承包方放完这一批水后,又要村民交费,并威胁不交钱就再次关闸。

记者带着村民找当地水务局,结果局长、副局长都躲着不见,局长推给副局长,副局长又推给片区管理者。找到了片区管理者,他说“做不了主”,结果又推回了局长。皮球推了一圈,都没人处理。记者只在电话中得到一个“辟谣”的解释,说是水利局“并没有把水资源承包出去”,只是“委托”给第三方管理云云。

中国粮食价格一直由官方垄断。大陆自媒体指出,当地农民种粮食,每亩地利润只有区区数百元,现在连水费都交不起了。

如今中共财政紧张,地方政府“能卖的都在卖”。除了黑龙江通河县,近日山东平度市也在推动辖区内五座水库的“商业化转让计划”。网民担忧:水库一旦卖给个人经营,当地农民还能不能种得起地?水库的生态环境甚至周边的安全谁来保障?

不久前,四川宜宾“水稻田安装水表”一事,也一度引爆舆论。网传大量视频显示,宜宾市高县庆岭镇水稻田被安装了水表。据传当地灌溉水要计量收费,收费标准是“一毛钱一方”。

在此之前,北京市和郑州市等地也给浇地的机井安装了水表。

网友们纷纷嘲讽:“快没人种地了”“以后呼吸空气要不要收费?”

责任编辑: 李华  来源:新唐人电视台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2/206214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