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北美新闻 > 正文

庭审川普现场 前所未见的场面 斯大林甘拜下风【阿波罗网翻译报道】

阿波罗网王笃若翻译报道/川普被判重罪,声称是政治迫害。在审理期间,美国法律界泰斗艾伦·德肖维茨发表文章,披露自己在庭审中的所见所闻。他表示,自己在中国、俄罗斯、乌克兰、英国、法国、意大利、以色列以及美国近40个州的庭审中见过正义和不公,但在他60年的律师和法学教授生涯中,从未见过如纽约对川普的封口费庭审那样的场面。

德肖维茨,哈佛法学院名誉教授,一直支持民主党。他在川普遭历史性判罪后的第二天发文痛斥:“如此扭曲的起诉会让斯大林脸红。”

他写道:“早在川普的封口费审判结束前,我就预测他的定罪已成定局——尽管针对他的案件明显存在弱点。如果起诉在其他地区提起,结果会有所不同。”

川普成为首位被判有罪的前总统,因全部34项“伪造商业记录”等罪名被定罪。德肖维茨引用斯大林克格勃头目贝利亚的对话:“让我看看这个人,我就会找到相关罪行。”德肖维茨认为,此次起诉更糟糕,地方检察官布拉格编造了罪行。他将超过诉讼时效的轻罪变为在时效期限内的重罪,声称虚假条目是为了掩盖另一项犯罪。

在整个审判过程中,布拉格并未明确说明犯罪,直到结案陈词时才告知法庭川普的“罪行”。德肖维茨指出,检方所述的罪行仍含糊不清。

法官胡安·梅尔尚在结案指示中暴露了明显的偏见,告诉陪审员他们不必就川普非法行为的具体细节达成一致,这让德肖维茨确信陪审团会判他有罪。

德肖维茨认为,这标志着司法系统党派武器化的新时代开始。地方检察官布拉格已经证明,对政治对手定罪是多么容易,最终的输家将是美国公众。

德肖维茨在《纽约邮报》评论专栏中写道,川普的刑事审判没有电视转播,阻止了公众看到法官充当“暴君”的行为,也未能对“党派报导”进行检查。

他写道:“当法官排除辩方的相关证据,同时纳入检方的不相关证据时,许多经验丰富的律师感到惊讶。”当辩方唯一的实质性证人、律师罗伯特·科斯特洛对法官的裁决表示不满时,法庭陷入疯狂。

德肖维茨写道:“法官失去冷静,露出狰狞的面孔,清除法庭上的所有人,包括媒体人。”由于某种原因,德肖维茨被允许留下,观察到明显的错误偏见。法官威胁说,如果科斯特洛再次扬起眉毛,他就会推翻科斯特洛的所有证词。

德肖维茨写道:“这违宪,因为这将剥夺被告第六修正案与证人对峙并提出辩护的权利。”即使科斯特洛的行为错误,推翻他的证词也是不适当和非法的。他的证词削弱并反驳了政府的明星证人。

德肖维茨称,川普审判中的法官是绝对的暴君,尽管他在陪审团看来是仁慈的暴君,每次自然做出对被告不利的裁决。法官的威胁令人愤慨、不道德、非法和狭隘。他对辩方和证人的蔑视显而易见。

由于案件没有电视转播,公众只能依赖党派记者的报导。德肖维茨指出,即使记者报导了法庭诉讼,报道的真实性也需保留。

德肖维茨自称自由派民主党人,在《戈尔卡现实检查》节目中表示:“这是一个丑闻,这是一种耻辱。”他因利用法律为川普辩护而遭排斥。

德肖维茨说:“令我震惊的是,布拉格办公室里有这么多优秀的律师支持这种对正义的嘲弄。”他继续说道:“我阅读的起诉书可能比任何美国律师都多,从未见过比这更弱的控诉。”他不明白被指控的罪行是什么,因为起诉书中没有列出有效的罪行。

德肖维茨的文章原文标题是:“如此扭曲的起诉会让斯大林脸红!”他揭示了他在川普审判法庭上的所见所闻,并在《纽约邮报》发表。

原文链接:

I was inside the court when the judge closed the Trump trial, and what I saw shocked me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阿波罗网王笃若翻译报道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3/2062439.html