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中国经济 > 正文

骗了1000亿rmb,再不抓,人要跑了….

最近魔都发生了两件事,非常“魔幻”。

第一件事是这样的,浙江台州有个富二代,是1987年生的,叫陈炫霖。

他爹叫陈勇,主要就是在台州、上海深圳这些城市开4s店,卖玛莎拉蒂、捷豹、路虎、奥迪这些车,实力还是可以的。

陈炫霖先是去英国读会计专业,但19岁就回国了,他说是看好中国股市,也可能是书读不下去了,反正2006年回国后他从父母那借了一大笔钱投资股市,2007年赶上了大牛市,据说挣了很多钱。

有多少不清楚,直到2017年,他在上海成立了自己的投资公司广微控股,一算股权的价值,得出他的身价大概172亿,非常可观。

2017年对他来说是个转折点。

他先是在st狮头这只股票上亏了1.1亿,然后他也没客气,从香港一个小贷公司撸了2亿,也不还了,是个狠人。

这一年,他开始投资汽车,先是花了6个亿,成了万象汽车的实控人,主要搞新能源公交车、环保车。

他还入股了爱驰汽车,开始只是个小股东,投资方里更有名的是宁德时代和滴滴,但造车太烧钱了,爱驰汽车2020年和2021年都只卖出去两三千辆车,每年亏损16亿左右,到了2021年底,公司负债33.6亿,现金只剩下5400万。

找不到钱就得破产。

这时候,陈炫霖像天使一样降临了,对爱驰汽车增资25亿,他也成了爱驰汽车的董事长。

资料图:陈炫霖

大家觉得他有钱,投25亿不是难事,根本没有人认真想过,他的钱到底怎么来的?

怎么来的呢?

是他旗下的资产管理公司,用10%的年化收益做诱饵,从投资者手里骗来的,他总共搞到手300亿,其中130亿无法归还,这里面万象和爱驰都是不断向投资者推介的重点项目,这就是被中植玩坏的定融产品。

最后一查,拿不回来的130亿里,广微控股拿走45亿,万象汽车拿走63亿,爱驰汽车拿走15亿。但这里的大多数,应该落入了陈炫霖的口袋。

这个项目最后被认定是“非吸”,30多个管理层被抓,案件正在审理,而始作俑者陈炫霖在2022年11月已经跑路了。

爱驰汽车还打算上市,这15亿,该怎么算?

第二件事发生在海银财富。

去年12月,海银暴雷了,实控人韩宏伟还开了投资者见面会,现场谈笑风生,装模作样的说4月解决问题,转眼6月都要来了,这两天,他也装不下去了。

因为爆出一个大消息,他募集的700多亿,全都是通过操纵空壳公司骗来的,是监管严查的资金池项目,就是最典型的庞氏骗局

图源:证券日报

海银是排名在中植和诺亚之后的第三大财富管理机构,它的规模是怎么堆起来的呢?

他们总共发了460多个产品,每个产品的收益在7-10%,然后通过1700多个理财师推荐给客户购买。

这460多个产品,涉及22个发行人公司,这些发行人公司你要是查注册信息,注册资本都在1亿元以上,高的10亿,看着很不错吧?

但你要细一查,实缴资本只有一家是1万,其余全是0,注册地址是假的,留的电话也是假的,他们说底层资产是应收账款,细一看,也是假的。

全TM都是假的。

这22个发行人就是傀儡公司,背后是大老板在操控,他用这些家公司搞到700多亿,然后他还设计了复杂的层层嵌套,最后,这些钱流入了他掌控的资金池。

但他们居然就能把这么假的事搞到这么大规模,直到暴雷才被人知晓,仅仅是因为投资者很贪婪吗?

就这样的人,还不采取点措施吗?等他和陈炫霖一样跑到海外悠哉悠哉享受生活吗?

其实不论陈炫霖还是韩宏伟,他们搞钱的主要时间段是2018年到2022年,此时,惨烈的p2p骗局、信托爆雷已经对投资者进行了充分的教育,但他们为什么还能动不动就能骗几百亿呢?

只能说,上帝给骗子关上一道门,骗子还能找到另一扇开着的窗。

陈炫霖、韩宏伟搞钱的路子,是通过“伪金交所”。

现在我们有六大类交易所:证券交易所、黄金交易所、期货交易所、产权交易所、金融资产交易所和碳排放交易所。

这里面的金融资产交易所,简称就是金交所。

这是怎么来的呢?

1999年银行业困难重重,平均坏账率35%,必须解决啊,于是四大资产管理公司出现了,这就是华融、信达、东方和长城。

华融后来在赖小民的带领下完全玩脱,一个不良资产处置公司成了巨大的不良资产,赖小民、白天辉被判了死刑,这是另外一个故事,改天再说。

四大花了6年时间基本解决了银行的问题,这里面涉及大量产权交易和金融资产的交易,交易所到底设在中央还是地方?博弈很多,直到2009年,上面发文,说省级可以设立金交所了。

一管就死,一放就疯,这种事很多。

地方金交所就很疯,过去15年,和监管斗志斗勇,野火不灭。

很快,有的地方金交所就不满足于金融资产交易了,林权、矿权、文化艺术品甚至贵金属石油都摆上了货架,非法集资案件屡出。

监管堵上了这些门,他们就开始“创新”,很快,不良金融资产、私募债、定融、委托债权、应收账款、小贷资产、融资租赁、商业票据等全品类就上齐了,成了全口径的“类金融机构”。

而且,借助互联网渠道,他们是“地方发牌、全国展业”。

在信托、券商资管、私募基金被一一打掉之后,这里成了非标融资最后的阵地。

他们搞出来很多新玩法——定融计划、收益分享合约、地方股权交易中心私募债、收益权份额转让等等,这些产品在售卖时,被宣传为“信托同款产品”、“政府平台融资”、“交易所注册发行”等等,再加上很多理财顾问承诺刚兑,于是销售火爆一时,成了资产配置的必备。

但监管查得非常严,文件一个接一个,很快,这些不合规的产品在正规的金交所里就看不到了。

但从2018年开始,陈炫霖、韩宏伟都盯上了“伪金交所”。

为什么加个“伪”字呢?

因为这些“交易所”其实就是一般的注册公司,根本没有纳入金融监管,

他们的名字会用“交易中心”、“登记结算”、“备案”等等字样,在大点的城市,这些字眼根本注册不了公司,这些“伪金交所”就跑到偏远的省份去注册,有的注册地址甚至是在村子里。

后来有“伪金交所”被查,问当地为什么搞这个事,原来当地把这个当成了“招商引资”项目,有的地方还专门成立了“备案产业园区”,当然效果也很显著,很多公司没几个人,但一年的收入有1000多万。

陈炫霖、韩宏伟他们的产品,就是在这种“伪金交所”备案,然后被包装成正规的、高大上的理财产品,拿去忽悠投资者。

3月份,湖南、辽宁、西安、重庆宣布,取缔辖区内所有金交所,但那些重灾区啥时候关呢?投资者的钱怎么还?主导这些事的人该负什么责任呢?

很多问题,还要等等,现在没钱的人挣钱很难,有钱的人守财很难,都很痛苦,只能说,我们还没有经历一个完整的市场化的经济周期,终有一天,你会习惯的。

责任编辑: 方寻  来源:大猫财经 转载请注明作者、出处並保持完整。

本文网址:https://www.aboluowang.com/2024/0604/2062707.html